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1月23日 星期日

豪悦护理:业绩“变脸”加速

上市前第一大客户被查,第二大客户工商登记注销,期货投资亏损数千万元,豪悦护理经营业绩正加速向下。

受益于大客户带动,豪悦护理(605009.SH)在上市前以超过120%的业绩增速迅速成长。2020年9月,豪悦护理在上交所上市。

上市后,豪悦护理经营业绩随即迎来“变脸”。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1.7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8.76%。

10月13日,豪悦护理发布《关于子公司投资期货相关事项的说明》,公司期货投资累计亏损6934万元,公司经营再遭“重创”。

期货投资亏损 业绩“变脸”加速

豪悦护理主营妇、幼、成人卫生护理用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业务,上市前业绩增势迅猛,2016-2020年营业收入年均增长53.64%,归母净利润年均增长128.29%。其中,2017-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61亿元、14.5亿元和19.53亿元,同比增长63.69%、90.48%和34.76%;净利润分别为6702万元、1.85亿元和3.15亿元,同比增长202.41%、176.19%和70.35%。

2020年,豪悦护理营业收入增至25.91亿元,同比增长32.64%;归母净利润为6.02亿元,同比增长90.9%。

2021年,上市后的豪悦护理经营业绩随即“变脸”。2021年1-6月,公司营业收入降至10.85亿元,同比下滑21.72%;归母净利润为1.92亿元,同比下滑48.76%。

10月13日,豪悦护理发布《关于子公司投资期货相关事项的说明》,截至2021年10月11日期货结算,豪悦护理下属子公司江苏豪悦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豪悦”)期货合约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6934万元。

豪悦护理表示,公司2021年期货投资风险敞口和可能面临的最大亏损额为2021年累计亏损(含浮动亏损)金额加上剩余权益,合计1.53亿元。

大客户“受挫”

根据招股书,自2016年以来,豪悦护理的客户集中度持续提升。2016年,豪悦护理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合计金额约为7746万元,占比16.66%;2017年,豪悦护理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大幅升至45.49%,其中对凯儿得乐(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下称“凯儿得乐”)的销售收入为2.67亿元,占35.06%,一跃成为第一大客户。

2016年以前,凯儿得乐未进入豪悦护理的前五大客户名单。2016年,豪悦护理对第五大客户JS UNITRADE MERCHANDISE, INC的销售收入为1139万元,即2017年豪悦护理对凯儿得乐的销售收入至少同比增长了22倍。以收入增加额计,2017年,豪悦护理营业收入增加额约为2.96亿元,公司对凯儿得乐的收入增加额至少占86.35%。

工商资料显示,凯儿得乐成立于2016年7月,初始注册资本100万元,成立一年后迅速蹿升为豪悦护理的第一大客户。

2018年和2019年,凯儿得乐继续为豪悦护理贡献收入4.83亿元和4.23亿元,连续三年稳居大客户第一名,三年内累计为豪悦护理贡献了近12亿元的营业收入。

2020年7月,凯儿得乐被湖北省荆门沙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非诉保全审查”;9月,凯儿得乐又被湖南省益阳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行政非诉财产保全”,南县人民法院依裁定冻结凯儿得乐银行账户。

根据天眼查信息,2019年年末,凯儿得乐社保缴纳人数为100人,但2020年年末已变为零人。

与凯儿得乐的情况类似。2019年,上海蓝缕实业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下称“上海蓝缕”)一举成为豪悦护理的第二大客户,为豪悦护理贡献了1.85亿元的产品销售收入,占9.49%。

2017年和2018年,上海蓝缕同样未进入豪悦护理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其中,2018年,豪悦护理对第五大客户尤妮佳生活用品(中国)有限公司的销售收入为4755万元,即2019年豪悦护理对上海蓝缕的销售收入至少增加了1.38亿元,同比至少增长290.06%,占公司当年新增收入的27.44%。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蓝缕成立于2013年,初始注册资本为50万元,2018年增至1000万元,但实缴资本金额不详。

根据天眼查,2019年,上海蓝缕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8人,2020年同样变为零人。更重要的是,2021年6月,上海蓝缕进行了工商登记注销,至此为豪悦护理“助力”近2亿元的重要客户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上海蓝缕与豪悦护理似乎有着极为“复杂”的股权“交集”。根据公开信息,上海蓝缕的实际控制人为李阔。除上海蓝缕外,李阔还持有多家公司股权,包括红杉睿辰(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红衫睿辰”)。

天眼查显示,红山睿辰的一位股东名为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下称“嘉道功程”),其对外参股了南京云周创业投资中心的有限合伙企业(下称“云周创业”),云周创业为云启资本的关联公司。2021年2月,云启资本为东经易网提供了近亿元的B轮融资,而东经易网是浙江东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经科技”)旗下的包装产业互联网平台。根据天眼查信息,薛青锋是东经科技的7名董事之一。

9月15日,豪悦科技发布了《关于持股5%以上大股东及部分董监高减持股份计划公告》,温州瓯泰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温州瓯泰”)计划减持不超过635.75万股股份,公司董事薛青锋计划减持不超过8万股,分别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和0.05%。Wind数据显示,温州瓯泰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兆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疑似实际控制人恰巧名为薛青锋。

产能释放临“大考”

2021年6月末,豪悦护理的在建工程为2.93亿元,占资产总额的8.07%。其中,公司年产12亿片吸收性卫生用品智能制造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下称“12亿片制造项目”)在建工程账面余额约为1.75亿元,占比59.73%。

招股书显示,12亿片制造项目为豪悦护理IPO的核心募投项目,项目计划总投资金额为9.02亿元。项目达产后,预计将新增成人拉拉裤产能2.15亿片、经期裤产能2.6亿片、婴儿拉拉裤产能1.05亿片以及婴儿纸尿裤产能6.2亿片。

2019年,豪悦护理拥有的婴儿纸尿裤(含拉拉裤)产能约为15.78亿片,成人纸尿裤和卫生巾产能分别为1.49亿片和9.63亿片。2020年,豪悦护理年产6亿片吸收性卫生用品智能制造技改项目基本完工,公司新增经期裤产能6500万片、婴儿拉拉裤产能5.35亿片。

以上述数据计,截至2020年年末,豪悦护理拥有婴儿纸尿裤(含拉拉裤)产能21.13亿片。募投项目完成后,公司婴儿纸尿裤产能将再度增加34.31%。

作为主打婴儿产品的卫生用品生产企业,新生婴儿的数量对国内婴儿卫生用品市场规模的增长速度和前景无疑至关重要。由于受新生婴儿数量下滑因素影响,近年来,国内婴儿纸尿裤行业萎缩态势明显。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为1465万人,比2018年减少58万人;2020年,中国新生儿数量约为1200万人,较2019年减少265万人。

中国造纸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国内吸收性卫生用品的市场规模(市场销售总额)合计约为1165.3亿元。其中,婴儿尿布/裤占吸收性卫生用品市场的总规模的42.8%,约为498.75亿元。2020年,国内婴儿纸尿裤市场规模较2019年下降2.6%,约为485.78亿元。

具体到公司,2020年,豪悦护理的婴儿卫生用品产量为19.89亿片,同比增长10.83%;销量为20.1亿片,同比增长14.78%。与2016-2019年相比,公司销售增速已明显下滑。

事实上,由于受新冠疫情因素影响,2020年,豪悦护理的防疫产品出现了爆发式增长,极大带动了公司的业绩增长。

2020年,豪悦护理其他产品共实现销售收入2.62亿元,较上年增加2.27亿元,同比增长662.49%;毛利率较上年增加了40.61个百分点至62.67%。以毛利计,2020年,豪悦护理因销售防疫产品带来的毛利润增长超过1.57亿元,占公司当年毛利润增长额的43.13%。在扣除上述因素影响后,公司实际的销售收入增速约为19.03%,毛利润增速约为35.32%,为近五年来的最低值。

按照规划,12亿片制造项目的计划建设周期为三年,2023年将完全建成投产。根据半年报,2021年上半年,豪悦护理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1.7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8.76%。

面对持续萎缩的市场需求,豪悦护理的新增产能能否完全释放?

针对文中所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豪悦护理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得到公司回复。

推荐阅读

52周新高的股票

股票名称收盘涨跌幅日期
亿纬锂能56.036.6620191216
深高速12.041.6920191216
久立特材9.340.1120191216
聚飞光电5.4810.0420191216
完美世界40.096.6220191216
北京君正90.13-2.7420191216
宏大爆破17.142.1520191216
星星科技7.284.0020191216
水晶光电18.164.6720191216
华测检测15.322.4720191216

52周新低的股票

股票名称收盘涨跌幅日期
如意集团7.650.6620191216
东旭光电3.22-1.2320191216
京汉股份4.531.5720191216
中国动力19.672.2920191216
翰宇药业5.532.2220191216
天广中茂1.420.7120191216
*ST神城0.250.0020191216
华业资本0.62-10.14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