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泰慕士:业绩增长疲态已现 平均薪酬信披“任性”

​报告期内,泰慕士营业收入增速持续下滑乃至负增长,净利润增速则持续两年告负,且幅度不断加大;在销售费用率及管理费用率远低于同业平均水平的同时,泰慕士前后两版招股书为销售及管理人员平均薪酬提供了两种不同的结果,如此任性的信披令人惊诧。

10月21日,第十八届发审委2021年第113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在深交所主板申请首发的江苏泰慕士针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慕士”)通过会议审核。

据招股书披露,泰慕士主营业务为针织面料与针织服装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为迪卡侬、森马服饰、Quiksilver、Kappa、佐丹奴、全棉时代等知名服装品牌提供贴牌加工服务,公司主要产品可以分为运动服装、休闲服装及儿童服装。

此次在深交所主板申请首发,泰慕士拟募资6亿元,其中3.6亿元用于六安英瑞针织服装有限公司搬迁改造项目、1.4亿元用于英瑞针织服装二期项目、1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

业绩增长疲态已现

数据显示,2017-2020年(下称“报告期”),泰慕士营业收入分别为6.51亿元、7.55亿元、7.91亿元和6.94亿元,2018-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5.93%、4.85%和-12.36%。同期,泰慕士净利润分别为0.83亿元、1.1亿元、1.06亿元和0.95亿元,2018-2020年,净利增幅分别为32.68%、-3.25%和-10.36%。

报告期内,泰慕士业绩增幅持续下滑,营业收入在2020年出现负增长,净利润则在2019年即出现负增长。

营业收入的减少很大程度上源自主要客户采购额的降低。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泰慕士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86.25%、91.81%、92.12%和92.22%,其中,对迪卡侬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24%、56.05%、58.90%和53.84%。这意味着,泰慕士九成以上收入来自前五大客户,而仅迪卡侬一家就为泰慕士贡献了“半壁江山”。

较高的客户集中度意味着主要客户采购额的不利变动,将对泰慕士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2018-2020年,泰慕士营业收入的变动额分别为10368.54万元、3663.98万元和-9784.85万元,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的变动额分别为13133.55万元、3613.17万元和-8947.79万元,相当于营业收入变动额的126.67%、98.61%和91.45%。

此外,与同业相比,泰慕士的费用控制能力也相当“优异”。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泰慕士销售费用率分别为0.91%、0.66%、0.73%和0.45%,同业可比公司申洲国际、晶苑国际、聚杰微纤、棒杰股份和健盛集团的销售费用率均值分别为3.35%、3.34%、2.57%和2.19%。同期,泰慕士管理费用率分别为4.36%、3.92%、4.17%和4.83%,同业可比公司管理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7.81%、7.92%、7.68%和9.21%。

由上可见,报告期内,泰慕士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远低于同业平均水平。

销售及管理人员平均薪酬信披“任性”

泰慕士不仅管理费用率和销售费用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而且管理费用及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的信披内容也存在疑问。

发审委在发审会上就销售费用率偏低的问题曾提出:请发行人代表结合发行人及子公司近六年的销售人员数量变化情况,说明销售人员数量及人均创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存在显著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结合销售人员层级及销售提成等激励机制,说明报告期平均薪酬变动趋势,平均薪酬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是否合理。

从招股书所披露内容来看,前后两版招股书关于泰慕士销售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平均薪酬却有不同的说法。

据招股书披露,2017-2020年,泰慕士销售人员期末数量分别为14人、14人、17人和18人,销售人员薪酬分别为134.35万元、147.6万元、170.82万元和171.81万元;管理人员期末数量分别为184人、203人、213人和210人,管理人员薪酬分别为1772.13万元、2097.15万元、2426.27万元和2338.62万元。平均薪酬计算口径为平均薪酬=职工薪酬/平均人数,平均人数=(期末人数+期初人数)/2。

根据上述信息可得出,2018年和2019年,泰慕士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0.54万元和11.02万元。但招股书(预披露版)显示,2018年和2019年,泰慕士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0.54万元和10.05万元,招股书(预披露更新版)显示,2018年和2019年,泰慕士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2.22万元和11.02万元。

因此,2018年,招股书(预披露版)披露的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和计算结果相同,均为10.54万元,而招股书(预披露更新版)披露的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却为12.22万元,比计算结果高1.68万元;2019年,招股书(预披露更新版)披露的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和计算结果相同,均为11.02万元,而招股书(预披露版)披露的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却为10.05万元,比计算结果低0.97万元。

同理可计算出,2018年和2019年,泰慕士管理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0.84万元和11.66万元,计算结果与招股书(预披露更新版)披露的管理人员平均薪酬一致。但招股书(预披露版)却显示,2018年和2019年,泰慕士管理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0.33万元和11.39万元,比计算结果分别低0.51万元和0.27万元。


综上来看,泰慕士关于管理人员和销售人员在2018年及2019年的平均薪酬,两版招股书分别提供了不同的信息,而且和计算结果还不完全一致。不知泰慕士及其相关中介机构会对上述信披疑问给出怎样的解释呢?

下一篇:盈建科:研发投入和研发成果无优势 知识产权诉讼风险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