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赛维时代:毛利率水平和变化趋势异于同业 产品供销存关系不成立

报告期内,赛维时代毛利率高于行业均值,变化趋势与行业均值背道而驰;服饰配饰类、百货家居类、运动娱乐类和数码汽摩类产品的供销存关系均不成立,尤其是百货家居类,采购大幅增加而销量和期末库存数量却未同向而动,大量采购的百货家居类产品去哪儿了?

根据深交所官网的披露,9月30日,在创业板申请首发的赛维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维时代”)再次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而中止审核。赛维时代首发申请的受理时间为2020年12月18日。2021年1月18日,创业板审核委向其发出首轮问询,可惜,直到6月29日,赛维时代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而首次中止审核时,其首轮问询仍未回复。8月20日提交首轮问询回复后一个月,赛维时代就再次因“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而中止审核。

据招股书披露,成立于2012年的赛维时代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出口跨境品牌电商,公司通过Amazon、Wish、eBay、Walmart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和SHESHOW、Retro Stage等垂直品类自营网站向全球消费者销售高品质、个性化的时尚生活产品,包括服饰配饰、运动娱乐、百货家居、数码汽摩等。同时,公司还基于其完善的跨境仓储物流体系向第三方提供物流服务。

此次在创业板申请首发,赛维时代拟募集资金6.22亿元,其中1.65亿元用于时尚产业供应链及运营中心系统建设项目、0.9亿元用于物流仓储升级建设项目、0.88亿元用于品牌建设与渠道推广项目、2.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毛利率水平及变化趋势均异于同业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下称“报告期”),赛维时代实现营业收入22.45亿元、28.79亿元和52.53亿元,实现净利润-663.3万元、5410.8万元和45088.09万元。不难看出,报告期内,赛维时代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均保持持续快速增长,尤其是净利润,报告期内不仅扭亏为盈,而且在2020年还实现733.3%的同比增长。如此优异的业绩表现显然与持续增长的主营业务高毛利率息息相关。

2018-2020年,赛维时代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5.7%、66.21%和66.81%,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九成的商品销售业务毛利率分别为66.57%、68.2%和70.11%。

与此同时,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安克创新、晨北科技、傲基科技、星徽股份和跨境通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7.75%、46.62%和42.66%。

相比之下,报告期内,赛维时代主营业务毛利率比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分别超出17.95%、19.59%和24.15%。由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呈递减之势,而赛维时代主营业务毛利率呈递增之势,其结果必然是二者间的差距逐渐加大。

对此,赛维时代表示,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系不同公司的品类结构、品牌溢价和运营能力、平台布局等差异因素导致。

不过,赛维时代的分产品毛利率仍高于同业,且变化趋势也不甚相同。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赛维时代服饰配饰类产品毛利率分别为70.88%、72.68%和75.22%,运动娱乐类产品毛利率分别为55.25%、58.82%和64.56%。不过,赛维时代并未对这两类产品提供同业比较,而且赛维时代在招股书表示只有服饰配饰类产品同行业无可比公司,那么运动娱乐类产品的同业比较去哪儿了呢?

报告期内,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产品毛利率分别为64.67%、67.72%和69.7%,同业可比公司晨北科技和傲基科技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51.18%、52.13%和43.68%,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产品毛利率比行业均值分别超出13.57%、15.59%和26.02%,且二者的变化趋势相背而行。

报告期内,赛维时代数码汽摩类产品毛利率分别为58.93%、56.8%和52.53%,同业可比公司安克创新、傲基科技和星徽股份的毛利率均值分别为51.18%、52.13%和43.68%,尽管赛维时代数码汽摩类产品毛利率的变化趋势与行业均值基本一致,但在规模上仍比行业均值分别超出8.48%、4.73%和10.38%。

不可思议的是,对于超过行业均值10%、甚至20%的毛利率差距,赛维时代仍给出了差距“均在合理范围之内的”结论。

产品供销存关系异常

据招股书披露,赛维时代产品以成品采购模式为主,仅服饰配饰类中的家居服及女装产品涉及自主生产及委托加工。可是梳理数据发现,赛维时代服饰配饰类、百货家居类、运动娱乐类和数码汽摩类产品的供销存关系均无法成立。

首先看服饰配饰类。报告期内,服饰配饰类成品采购数量分别为1975.68万件、1828.22万件和2381.97万件,家居服及女装产品自主生产入库数量分别为31.6万件、41.68万件和79.06万件,委托加工入库数量分别为30.23万件、76.82万件和260.95万件;服饰配饰类销量分别为1915.83万件、1750.31万件和2079.84万件。由此可知,2019年和2020年,赛维时代服饰配饰类的库存净增加量分别为196.41万件和642.14万件。

但根据库存情况来看,2018-2020年各期末,赛维时代服饰配饰类库存数量(包括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和在途物资)分别为1016.61万件、1032.86万件和1225.41万件,由此计算出,2019年和2020年,赛维时代服饰配饰类库存净增加量分别为16.25万件和192.55万件。

也就是说,2019年和2020年,基于库存情况得到的服饰配饰类库存净增加量比基于供销情况得到的结果分别少了180.16万件和449.59万件。

其次看百货家居类。报告期内,百货家居类成品采购数量分别为5020.92万件、6893.66万件和13573.45万件,销量分别为1152.57万件、929.96万件和1024.55万件。由此可知,2019年和2020年,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库存净增加量分别为5963.7万件和12548.9万件。

但库存数据显示,2018-2020年各期末,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库存数量(包括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和在途物资)分别为2178.02万件、2382.52万件和2810.02万件。由此得知,2019年和2020年,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库存净增加量分别为204.5万件和427.5万件。

因此,2019年和2020年,基于库存情况得到的百货家居类库存净增加量比基于供销情况得到的结果分别少了5759.2万件和12121.4万件。

以此类推,2019年和2020年,基于库存情况得到的运动娱乐类库存净增加量比基于供销情况得到的结果分别少了0.89万件和1.82万件;基于库存情况得到的数码汽摩类库存净增加量比基于供销情况得到的结果分别少了1.23万件和1.19万件。

这意味着,赛维时代四大类产品的供销存逻辑关系不能得以合理构建。尤其是百货家居类,2018-2020年,百货家居类销售数量分别为当期采购数量的22.95%、13.49%和7.5%,库存数量仅为当期采购数量的43.37%、34.56%和20.7%。赛维时代百货家居类产品在大量采购的同时,销量和期末库存数量均未出现大幅增加,这些大量采购的百货家居类产品都去哪儿了?

下一篇:鼎阳科技:技术劣势短期难弥补 产品中低端化凸显研发能力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