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蜂助手:经营数据异常受监管质疑 业务与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

除了通用流量业务毛利率远高于关联公司和流量业务及视频权益交易数据异常遭深交所质疑外,公司经营数据未能完整、准确记录各项业务的收入与成本,与财务数据不能保持一致,蜂助手收入和成本确认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7月2日,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蜂助手”)创业板IPO成功过会,距正式上市仅一步之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蜂助手IPO申请于2020年10月28日获得受理,11月25日获深交所问询。此次IPO拟募资4.54亿元,用于数字化虚拟产品综合服务云平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智慧停车管理系统开发及应用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蜂助手是一家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服务提供商,主要为移动互联网相关场景客户提供移动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聚合运营、融合运营、分发运营等综合运营服务,为物联网相关场景提供物联网流量接入、硬件方案、场景应用等综合解决方案,并根据客户需求提供定制化的运营支撑服务及技术服务。商品资源涵盖运营商产品、视频会员权益、电商购物、生活卡券、在线教育、旅游出行、车主服务、音乐会员、阅读会员、社交会员、便民服务等数百种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

2018-2020年,蜂助手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91亿元、4.23亿元、5.04亿元,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129.87万元、6096.83万元、8477.59万元。两项指标呈上升趋势,经营十分稳健。但阅读招股书后发现,蜂助手毛利率走势存在异常,经营数据的合理性受到质疑,且公司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存在差异,值得关注。

经营数据合理性受到质疑

信披文件显示,蜂助手关联企业广州流量圈、广州宇杰、广州磊鑫、蜂云验证码报告期内的通用流量业务毛利率均在8%以下,并呈下降趋势。这主要是因为上述公司所经营的流量业务主要以向同行业企业分销为主,在“提速降费”等行业背景的影响下,上述企业的流量业务均处于逐渐萎缩状态,因此毛利率呈下降趋势。

然而,2017-2020年,蜂助手的通用流量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1.33%、25.69%、19.94%、21.74%,大幅高于上述关联企业。同时,2018年在“提速降费”的背景下,公司通用流量业务毛利率反而大幅上升,并维持高位。2020年,广州流量圈、广州宇杰、广州磊鑫、蜂云验证码通用流量业务均出现下滑,但蜂助手通用流量业务毛利率则较2019年上升。公司毛利率水平及走势均出现异常。

除毛利率外,蜂助手流量业务交易数据趋势也存在反常现象,公司经营数据的合理性受到深交所质疑。根据流量业务月交易数据趋势分析,2017年1月、2017年8月和2018年3月,公司订单量大于手机数较多,2018年10-11月、2019年充值金额较多,变动趋势与手机和订单量不一致。

对此,蜂助手解释称,消费者进行通用流量充值时,当出现同一个手机号码多次充值时则会产生订单量大于手机号码数的情形。2017年8月、2018年3月复购率较高主要系OPPO手机渠道及腾讯用户复购率较高所致,从而导致2017年8月、2018年3月订单数量大于手机数较多。

而2018年10-11月、2019年充值金额较多,变动趋势与手机和订单量不一致是由于受客户/渠道的大流量包订单影响。公司通用流量充值金额与手机号码数、订单量变动趋势偏离程度主要与通用流量充值的流量包型有关,一般来说,大流量包单价较高,因此会导致单次充值金额与充值次数之间的偏差更大。

除流量业务交易数据趋势反常外,蜂助手视频权益交易数据也存在问题。影视会员月交易数据趋势分析显示,2020年1月、2月订单数量及金额较多,原因为蜂助手进行了芒果TV会员产品促销活动。视频权益月交易数据趋势分析显示,2020年1月充值金额达到峰值,但公司采购成本下降,变动趋势出现不一致。

蜂助手表示,2020年1月视频权益充值金额和采购成本变动不一致主要系2020年1月公司收到优酷返还的免费会员资源所致。根据公司与优酷达成的返利规则,对于连续包月用户所返还的资源,优酷需要在用户实际连续订阅两个月以上后才会进行确认。2020年1月,根据判断,需确认24.16万个优酷免费会员,从而导致信息系统中24.16万个优酷官方月卡会员成本金额标识为0元,进而导致信息系统中视频权益充值金额和采购成本趋势出现偏差。

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存在差异

根据立信出具的IT审计报告,蜂助手影视会员业务收入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存在差异。2017年,业务系统中14.84万元“组合业务支撑”等渠道订单金额未在财务系统中确认,财务系统中439.99万元阳江移动线下采购未在业务系统中记录;2018年,业务系统中275.21万元 “组合业务支撑”等渠道订单金额未在财务系统中确认,财务系统中62.78万元线下采购未在业务系统中记录。

2019年,业务系统中668万元免费推广产品金额未在财务系统中确认,财务系统中48.61万元线下影视会员销售收入未在业务系统中记录、业务系统中分类为视频权益的收入296.67万元;2020年1-6月,业务系统调整扣减金额为蜂助手拼多多商城、蜂助手安卓版渠道结算与暂估差异135.44万元,财务系统调整扣减金额包含分类为视频权益的收入214.39万元,和不计入业务系统的盒子影视会员收入6.34万元。扣除上述调整值,报告期内差异金额总额为81.13万元,差异率为1.89%。

不仅如此,公司融合运营业务收入业务数据与财务数据同样存在差异。2018年,业务系统中合作单位分成金额379.07万元、免结算业务金额71.07万元、未完成销售的广东移动视频卡订单408.40万元和免费活动组合产品金额37.24万元未在财务系统中确认,财务系统中1120.51万元业务系统外确认的分成收入未在业务系统中记录。

2019年,业务系统中合作单位分成金额679.04万元、免结算业务金额1127.74万元、万能副卡差异金额425.42万元、业务系统内资源置换记录金额104.94万元和免费活动组合产品金额103.34万元未在财务系统中确认,财务系统中3430.13万元业务系统外确认的分成收入未在业务系统中记录,向浙江广腾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东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非运营商销售影视会员取得收入应分类至影视会员,而系统中业务分类为视频权益,导致分类差异296.67万元。

2020年1-6月,业务系统中需要调整扣减的金额包含免结算单金额1077.59万元、深圳电信、福建电信、内蒙古移动的结算对账差异102.45万元,财务系统调整金额包含增加向南京屏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非运营商销售影视会员收入分类调整214.43万元、营销活动收入重分类14.66万元,扣减业务系统外确认的分成收入1052.29万元、对账差异166.45万元。扣除上述调整值,报告期内,差异金额总额为73.07万元,差异率为-0.27%。

上述各项差异可能表明蜂助手经营数据未能完整、准确记录各项业务的收入与成本,与财务数据不能保持一致,公司的收入、成本确认是否真实、准确、完整令人怀疑。

下一篇:维海德:销售收入准确性存疑 主要产品单位成本信披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