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涛涛车业:营收过度依赖境外风险凸显 股权资金来源屡遭问询

​2021年,在营收增速继续攀升的前提下,净利润增速由2020年几近翻两倍急速下滑至不及20%,涛涛车业境外销售占比畸高风险凸显;绝大部分股权出资直接或间接源自涛涛集团,且与涛涛集团关联交易频繁,涛涛车业独立性令人怀疑。

10月22日召开的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63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涛涛车业”)暂缓审议。据深交所披露,涛涛车业的首发申请于2020年7月24日获深交所受理,期间因财务资料有效期问题曾中止审核三次。

涛涛车业被暂缓审议背后,是其经营中存在的诸多隐患:外销占比超98%,且多来自美国,过度依赖境外致使公司在2021年营收增速继续攀升的前提下,净利润增速由2020年几近翻两倍急速下滑至不及20%,公司业绩稳定性令人担忧;背后家族企业持续“输血”,不仅涉及绝大部分股权出资,还涉及日常经营活动,涛涛车业的独立性令人怀疑。

营收和净利润增速背离

涛涛车业是一家专注于户外休闲娱乐兼具短途交通代步功能的汽动车、电动车及其配件、用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汽动车主要包括50cc~300cc排量段的全地形车和50cc~250cc排量段的摩托车;电动车主要包括电动滑板车、电动平衡车、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等。

2018-2020年,涛涛车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16亿元、7.52亿元和13.86亿元,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1.93%,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4.33%。同期,涛涛车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905.96万元、7188.67万元和21125.71万元,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长84.04%,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93.88%。

但值得警惕的是,在进入2021年后,涛涛车业原本同步向上增长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长趋势出现严重分化。2021年上半年,涛涛车业实现营业收入9.26亿元,同比增长91.37%。营收增速持续增加,但净利润增速却急速下滑。2021年上半年,涛涛车业实现净利润9890.26万元,同比仅增长16.2%。2020年,涛涛车业净利润几近翻两倍;但进入2021年,涛涛车业在营收增速继续攀升的状况下,净利润增速却出现断崖式下滑——这使涛涛车业未来的业绩稳定性蒙上一层不确定性。

对于净利润增速的急速下滑,涛涛车业解释称,主要是2021年初美国政府恢复加征关税使得税金及附加大幅增长,以及海运费不断上涨致使销售费用增加等原因所致。

外销占比畸高且区域结构单一

涛涛车业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在2021年出现分化,主要源自其对境外销售的过度依赖。

据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涛涛车业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6.03亿元、7.37亿元、13.65亿元和9.16亿元,其中,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5.98亿元、7.32亿元、13.57亿元和9.16亿元,境外销售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99.13%、99.34%、99.41%和98.8%。

与同业公司相比,涛涛车业的境外销售占比要远高于同业平均水平。报告期内,同业可比公司春风动力、北极星、九号机器人、隆鑫通用、力帆股份、钱江摩托的外销占比均值分别为57.9%、57.87%、59.92%和62.6%。

从客户分布来看,涛涛车业客户主要分布在北美、欧洲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区域,其中北美地区以美国为主,另有加拿大和墨西哥客户;在欧洲地区,业务主要分布在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乌克兰、波兰等国家。

涛涛车业境外销售中,又以美国销售收入占比较高。报告期各期,涛涛车业在美国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67亿元、5.09亿元、9.52亿元和5.52亿元,在境外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78.2%、69.58%、70.17%和61%。

但值得关注的是,涛涛车业境外销售主要由美国及加拿大子(孙)公司完成,因此相对于境内销售或境内外贸部门出口销售,高比例的境外销售意味着涛涛车业要负担更多的海运费、港杂费、关税及仓储费等。正是源于此,2021年,销售区域结构的“一边倒”让涛涛车业尝到了“苦果”。2021年1月1日起,美国政府恢复对涛涛车业全地形车、卡丁车、50cc排量摩托车、电动滑板车及电动平衡车产品加征25%的关税,再叠加海运费上涨,从而导致涛涛车业在2021年上半年营收增速持续上升的情况下,净利润增速却急速下滑。

对此,创业板上市委在审议会议上也提出,报告期内,发行人外销收入占比均在99%以上。请发行人结合行业特征、产品特性和销售模式,说明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影响的具体措施;涉及外销收入确认的内控制度的制定及执行情况。这一问询表明监管对涛涛车业销售结构及业绩稳定性的担忧。

股权资金来源屡遭问询

在审议会议上,涛涛车业被问询的另一个问题是关于涛涛车业错综复杂的股权资金来源及归属问题。

2015年9月24日,曹马涛和涛涛集团发起设立涛涛车业,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曹马涛出资2850万元,涛涛集团出资150万元。其中,曹马涛2850万元来源为其祖父曹桂成对其的赠与,曹桂成为涛涛集团实控人曹跃进的父亲。再深究资金来源则发现,曹桂成赠与曹马涛的2760万元资金由涛涛集团银行账户转入。也就是说,绕来绕去,涛涛车业最初的注册资本均来源于涛涛集团。

2017年7月7日,涛涛集团与曹侠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涛涛集团将其持有涛涛车业的150万股股份转让给曹侠淑(曹马涛的妹妹),转让价格为192.58万元。曹侠淑用于出资的192.58万元直接由曹桂成账户转入,而曹桂成银行账户与涛涛集团及黄辅新账户有密切往来。也就是说,曹侠淑用于出资的192.58万元绕来绕去可能又是涛涛集团自己买了自己的“单”。

2017年5月22日,涛涛车业召开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议案》,涛涛车业新增股份4500万股,全部由中涛投资认购,新增股份认购价格为每股1.00元。曹马涛直接持有中涛投资100.00%的股权,中涛投资用于增资的4500万元全部直接来自于曹马涛个人账户。而曹马涛用于增资的4500万元中,3800万元为涛涛集团偿还所欠曹马涛家族债务,700万元则来源于向涛涛集团的借款。

2018年10月,涛涛车业新增460万股,每股8元,曹侠淑通过众邦投资、众久投资合计出资3091.92万元,全部源自向涛涛集团的借款。

此外,涛涛车业日常经营中,还存在着诸多与涛涛集团间的交易,诸如向涛涛集团租用厂房及办公用房、向涛涛集团借款、闲置设备向涛涛集团出售、涛涛集团为其代付货款及费用等情况等。

凡此种种,不得不令人对涛涛车业的独立性表示怀疑。对此,监管也屡次问询:涛涛集团对曹马涛、曹侠淑收到其祖父曹桂成赠与款项实际来源于涛涛集团的情况是否知悉;曹马涛、曹侠淑接受涛涛集团赠与款项是否合法合规;将涛涛集团与曹马涛及曹侠淑的部分资金往来认定为曹桂成对其二人赠予的依据是否充分;涛涛集团直接或间接将资金转给曹马涛、曹侠淑兄妹,同时将部分资产及业务转给涛涛车业,是否具有逃避债务或担保责任的意图,涛涛车业是否因涛涛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相关债务及担保纠纷受到影响等。

下一篇:港创建材:应收助推业绩高增长埋隐患 反馈意见选择性回复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