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晶奇网络:项目未中标先开工涉嫌违法 对赌业绩未达标面临赔偿

​晶奇网络部分项目开工时间早于招投标中标时间,可能存在串标、围标和商业贿赂等违反招投标法规定的情形。报告期内,过高的业绩承诺最终换来的是对赌失败的大额现金补偿,晶奇网络未来业务的成长性及可持续性可能存在风险。

8月11日,安徽晶奇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晶奇网络”)创业板IPO成功过会,距离上市更进一步。据深交所官网披露,晶奇网络IPO申请于2020年12月17日获得受理,2021年1月15日获深交所问询。本次IPO拟募资2.16亿元,用于基于县域医共体的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医疗保障综合管理平台升级及产业化项目、智慧养老平台升级及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营销网络建设项目。

招股书显示,晶奇网络主营业务可划分为软件产品、运维及技术服务和系统集成。公司拥有的客户群体包括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以及中国石油等大型企业单位。公司以服务基层群众的民生需求为宗旨,聚焦医疗医保、民政养老领域的信息化建设,致力于提升民生服务的普惠性和公平性,主要为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等客户提供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通过不断的技术积累,公司形成了复杂异构平台构建技术和流水线数据智能技术两大类核心技术体系,能够有效满足不同领域客户复杂应用需求,提供定制软件开发等服务。

虽然目前晶奇网络已成功过会,但根据审核流程,还需证监会同意注册才能够成功上市。在审议会议中,上市委对公司招投标行为的法律风险、逾期应收账款收回以及对赌协议补偿等问题予以问询。这些问题将会是证监会注册审核的重要参考,也是决定晶奇网络IPO能否成功的关键。

多项目开工时间早于中标时间

招股书显示,公司客户群体主要包括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等,与这类客户达成合作,一般需要参与较为严格的招投标。然而,晶奇网络部分项目存在开工时间早于合同签订时间、开工时间早于招投标中标时间的情形。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开工时间大幅早于合同签订时间(1年以上),项目具体情况如下表:

5个项目存在开工时间大幅早于合同签订时间1 年以上。其中,濉溪县乡村医养结合 PPP 项目数字化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项目、淮南市医疗保障局医保信息化升级改造项目的产品交付时间早于合同签订时间。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项目开工时间早于招投标中标时间的情形,具体如下表:

可以看出,公司共有9个项目存在开工时间早于招投标中标时间的情形,合作客户全部为地方政府部门,开工时间与中标时间间隔最长达两年半,合同金额最高达2622万元,合计1.13亿元。截至2021年4月30日,共有6个项目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全部未完成回款,其中铜仁市智慧医疗医共体相关信息系统建设项目于2017年10月开工,合同金额1961万元,仅回款361万元,占合同金额比例不足20%。种种现象不仅令人怀疑,晶奇网络还可能存在串标、围标和商业贿赂等违反招投标法规定的情形。

公司对此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存在部分项目开工时间早于招投标时间的情形,该类项目客户主要为政府部门,项目涉及民生领域,存在启动及完成时限要求较紧,内部审批流程相对较长的情况。报告期内该类项目公司均已依法履行了相应的招投标程序,并在中标后签署业务合同。

若公司在招投标过程中未能全面有效执行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未能依据招投标法律法规严格履行招投标程序,则可能导致项目暂停执行或资金暂停拨付,进而可能导致合同被认定无效,将对公司业务和声誉造成不利影响。

逾期应收账款收回存风险

晶奇网络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与客户签订合同,约定在合同签订、验收、质保期等节点向客户收取项目款,项目收款与项目实施节点密切相关,且由于公司客户主要为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该等客户执行严格预算管理制度,其资金拨付的审批流程较长,加之受各地方的财政实力和资金计划安排影响,部分项目未完全按照合同约定的付款期限执行,存在项目收款迟于合同约定收款时点。

由于业务类型特性,晶奇网络项目支出与项目实施节点相关性较弱。因此,公司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因项目未达到收款节点或达到收款节点尚未收到项目款而出现资金流入与资金流出不匹配的情形,从而形成垫资。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余额、1年以上应收账款余额、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及长期应收款余额不断攀升。

2018-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628.71万元、11011.64万元和15024.98万元,账龄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856.29万元、3904.15万元和5246.98万元,占各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17.46%、35.45%和34.92%;公司长期应收款余额分别为1524.45万元、3166.65万元和3547.08万元,其中1年内到期的长期应收款余额分别为871.11万元、1526.22万元和1929.45万元。

晶奇网络的客户主要为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等,该等客户严格执行预算管理制度,受财政资金安排、付款审批流程等影响,付款周期一般较长,因此,公司应收账款中存在逾期的情形。2018-2020年,公司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7417.77万元、6888.26万元和 8470.25万元,其中逾期账龄2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97.63万元、904.88万元和2336.35万元,占逾期应收账款金额比例分别为4.01%、13.14%和27.58%。

截至2020年末,晶奇网络逾期应收账款前十大客户逾期账款金额合计达3179.12万元,其中单一主要客户应收账款1226.95万元,逾期2年以上达1223.56 万元。然而,晶奇网络却未对其计提单项坏账准备,公司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充足性存疑。

对赌业绩未达标面临赔偿

2017年10月,晶奇网络股东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与安元基金、磐磬投资、紫煦投资和兴泰光电签署了《股份认购协议之补充协议》,协议中约定了晶奇网络的经营指标、上市计划等对赌条款,对赌条款包括:2017年度和2018年度经审计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6500万元,若经营业绩未达到5850万元则视为未完成经营指标,需进行现金补偿。

然而,由于公司跟踪的意向性订单受政府机构改革及财政预算安排的影响,客户的信息化建设有所延缓,使得经营业绩未达到管理层预期。2017年和2018年,晶奇网络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976.59万元、2109.65万元,未能完成与外部投资者协商确定的经营目标。过高的业绩承诺最终换来的是对赌失败的大额现金补偿,反映出晶奇网络管理层及实控人对自身经营的判断出现严重失误。这不禁令人怀疑,公司在招股书中对于细分行业市场空间的预测偏乐观,未来业务的成长性及可持续性可能存在风险。

根据晶奇网络股东签署的对赌协议,冷浩等人需向机构投资者补偿现金1491.75万元,其中2021年6月30日前需支付补偿总金额的30%。在上市委会议中,上市委要求发行人代表说明阶段性履约情况,以及后续履约是否存在潜在风险。

晶奇网络表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未按约定支付第二笔补偿款,但2021年7月和8月,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已及时向机构投资者支付第二笔补偿金共计447.52万元。同时机构投资者均出具了确认函,不就延迟支付第二笔补偿金的有关事宜向补偿义务人主张任何违约责任。

冷浩、卢栋梁和刘全华已出具承诺:本人为履行补偿义务而筹措资金时将优先通过使用工资薪酬所得、家庭积累或房产抵押借款、出售房产等方式,其次考虑建议公司实施现金分红,但不会采取股份质押等可能导致本人持股数量发生变动的方式,以确保晶奇网络股权结构稳定。

下一篇:川网传媒:毛利率持续走低 成本信披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