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2年5月19日 星期四

供给端严监管影响,城投债融资规模同比下降

轮城投严监管尚未出现明显逆转,监管措施仍采取分类监管、有保有压的主基调,一季度被终止审核的项目数量同比大幅增加,导致城投债融资规模不及去年同期。

2022年1-4月,城投债发行数量、发行规模和净融资规模均下降。1-4月,城投债共发行2,707只,同比下降8.21%;募集资金19,379.22亿元,同比下降10.87%;1-4月城投债实现净融资7,448.97亿元,同比下降22.36%。从原因来看,供给端严监管是制约城投债放量的主要因素。今年以来,市场资金面边际宽松,城投债需求端有所改善,但从发行人角度看,本轮城投严监管尚未出现明显逆转,监管措施仍采取分类监管、有保有压的主基调,一季度被终止审核的项目数量同比大幅增加,导致城投债融资规模不及去年同期。

具体来看,区域分布方面,城投债区域集中度有所回落,但各区域的分化格局仍持续显现。2022年1-4月,城投债发行区域主要集中于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四川省和湖南省等区域,前五大发债区域的城投债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占比分别为57.78%和53.39%,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6.07个百分点和6.10个百分点,区域集中度小幅下降。具体来看,江苏省和浙江省的城投债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远超其他区域,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呈现出快速回落走势,其中江苏省的降幅分别达到16.53%和19.09%,浙江省分别达到23.85%和34.29%,高于城投债的整体下降幅度,因此上述两个区域新发行城投债所占比重较去年同期也有所降低。从净融资规模看,江苏省和浙江省城投债净融资规模仍居于首位,但较去年同期分别大幅下降56.70%和51.32%,扩容速度明显放缓。同时,江西省城投债降幅也较为显著,发行数量和规模较分别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4.09%和36.22%,净融资规模的降幅亦达到63.02%。但另一方面,天津市和河南省的城投债发行情况有所回暖,发行数量分别同比大幅增长83.02%和225.64%,发行规模分别同比大幅增长77.53%和187.32%,净融资规模也均由负转正、实现净流入,城投债融资有所改善。此外,云南省、甘肃省、吉林省、辽宁省、内蒙古、青海省、黑龙江省等区域的城投债发行规模仍处于较低水平,净融资规模继续呈现出净流出态势。

级别分布方面,信用资质较弱的城投主体发债规模显著下降。2022年1-4月,信用资质较强的发债主体的融资环境持续向好,而弱资质城投主体的发债数量、规模和净融资额均呈下降趋势,且随着信用等级的降低,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的降幅越显著。从数据来看,1-4月,AAA级城投的发债数量和规模一升一降,分别同比上升2.35%和下降5.99%,净融资规模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16.68%;AA+级城投主体的发债数量和规模分别同比下降4.28%和8.08%,净融资额同比大幅下降26.48%;AA级城投主体的发债数量和规模分别同比下降17.30%和18.08%,净融资额同比下降44.47%,降幅显著;AA-级城投主体的发债数量和规模分别同比下降38.46%和51.58%,净融资规模仍为负,且净流出规模较去年同期进一步扩大。

从政策层面来看,近期城投融资监管政策频出,整体呈现出有保有压姿态。第一,“23条”合理保障城投融资需求。4月18日,央行、外管局联合发布“23条”,提出“要在风险可控、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按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不得盲目抽贷、压贷或停贷,保障在建项目顺利实施”。第二,在遏制隐债问题上仍保持高压态势。4月14日,玉溪市政府网发布《关于玉溪市违法违规举债融资等问题的问责情况》,指出玉溪市政府和当地城投企业违法违规举债情况,一是建设东风中路改扩建项目违法违规举债0.27亿元,二是为疫情防控保障融资项目违法违规举债5.96亿元,三是玉溪高新区管委会化债不实4.33亿元,四是玉溪市红塔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红塔国资”)化债不实4.97亿元,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被问责。4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召开,指出“要压实地方各级政府风险防控责任,完善防范化解隐性债务风险长效机制,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从严查处违法违规举债融资行为;要严肃财经纪律,维护财经秩序,健全财会监督机制”,隐性债务管控依然从严。第三,城投海外发债窗口指导意见收紧。根据最新发改委窗口指导意见,代建及土地整理收入占比、募集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比例、近三年平均净利润对利息的覆盖情况、项目收益对成本的覆盖情况等条件均具有严格限制,城投海外发债条件有所收紧。事实上,今年以来发改委持续强化城投外债管控:2月,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金贤东在发布会上表示,发改委将按照“控制总量、优化结构、服务实体、防范风险”的原则,“继续鼓励和支持优质企业在科技创新、先进制造、绿色发展、新型基础设施等重点领域合理利用中长期外债,积极引导企业优化外债利率和期限结构,坚决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有效防范外债风险”。3月,发改委发布《关于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指出“要优化企业外债分类管理,完善对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低信用企业的外债调控,持续防范外债风险”。后市来看,需要关注城投企业到期中资美元债的滚续问题。从存续规模来看,江苏、浙江、云南等区域的存续中资美元债规模较高;从2022年的到期偿还压力来看,江苏、四川、辽宁等区域城投待偿还的中资美元债规模相对较高,需要重点关注;此外,部分城投代建及土地整理收入占比较高,叠加境内融资受到分档管理,债务滚续可能面临一定压力。

此外,重庆能投提出预重整申请引发市场热议,关注城投转型为经营性国企的风险。4月11日,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能投”)、重庆能投资产运营有限公司、重庆永荣矿业有限公司等16家企业以已具备破产原因但具有重整价值及可行性为由,分别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并同时提出预重整申请。重庆能投的前身为城投企业,后转型开始多元化发展,成为重庆唯一的省级能源领域投资、建设、运营平台,主营业务范围涵盖电力、燃气、煤炭、商贸物流、建材生产、铝业等众多板块。虽然重庆能投在提出重整之前已偿还全部债券,但仍在债券市场引起热议,关注点主要聚焦以下三个方面:一是重庆能投能否成功重整。近年来,我国国企改革步伐提速,一方面伴随着全球产业链重构和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国有企业身先士卒淘汰落后产能,产业布局发生深刻调整;另一方面,在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的背景下,国有企业降杠杆、化解债务风险也得到进一步强化。在这个过程中,破产重整亦已成为国企转型化债的常用手段之一,多数企业能够按照市场化原则采用现金清偿和债转股方式重组债务,并可能引入战投。目前债券市场已有数十家地方国企受困于经营不善、债务负担过重等原因走上破产重整之路,这其中东特钢等国有企业成功引入战投完成重整,债务负担明显改善,但也存在桂有色等国有企业重整失败最后宣告破产。二是重庆能投破产重整的外溢效应。重庆能投提出破产重整映射出重庆区域内国有企业的整体偿债压力较大,再融资空间有限。但近年来国企破产重整已屡见不鲜,并且重庆能投不存在逃废债行为,因此对重庆的信用环境恶化风险整体可控。从收益率的实际走势来看,自4月11日重庆能投曝出重整消息后,无论是产业债收益率还是城投债收益率均快速下探,降幅超过了全市场信用债的整体下行幅度,而且其中重庆城投债的下行幅度比产业债更大。由此可见,投资者对重庆能投破产重整早有预期,重庆能投选择足额偿还公开市场债券后再破产重整,反而彰显出政府力保国企债券公开市场不违约、不逃废债的决心,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一部分市场忧虑,起到稳定债券投资者信心的作用。不过,此次事件的长期影响仍取决于重庆能投的转型方案的实施和实际落地效果,需要持续关注。三是城投转型为经营性国企的风险。市场关注城投转型风险主要是由于在城投转型为经营性国企的过程中,城投的公益性业务降低、与政府的债务边界也逐渐清晰,城投信仰光环将有所淡化,可能会影响地方政府的救助意愿。


下一篇:如何解决信贷需求不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