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泰恩康:口罩业务独木难支引监管问询 代理运营业务违约风险凸显

​尽管2020年营收净利高速增长,但扣除口罩业务后的经营业绩则持续下滑;代理运营业务中授权厂商违约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是否具备持续经营能力和违约救济能力已成为泰恩康经营风险的关键考量因素,这两大风险点甚至引起了监管的问询。

9月15日,在第一次创业板首发申请被否两年后,广东泰恩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恩康”)终于通过了创业板上市委的会议审核。

据招股书披露,泰恩康是一家以代理业务为基础,自产产品快速发展的综合性医药公司,其主营业务为代理运营及研发、生产、销售医药产品、医疗器械、卫生材料并提供医药技术服务与技术转让等。

2018-2020年(下称“报告期”),泰恩康实现营业收入5.14亿元、4.96亿元和7.09亿元,2019年及2020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4%和42.83%;同期,泰恩康实现净利润8025.82万元、5367.15万元和15370.29万元,2019年及2020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3.13%和186.38%。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大幅增加。

不过,研读招股书会发现,泰恩康经营业绩大幅增长背后的隐忧却不得不令人警惕。

招股书显示,泰恩康自1999年起陆续代理的产品包括和胃整肠丸、沃丽汀、保心安油及强生医疗器械等。2018-2020年,泰恩康代理运营业务销售收入分别为3.67亿元、3.89亿元和3.19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71.53%、78.32%和45.01%,2019年及2020年,代理运营业务销售收入增速分别为5.79%和-17.9%。报告期内,代理运营业务销售收入增速出现大幅下滑,尤其是2020年,代理运营业务销售收入已出现负增长。

与此同时,泰恩康自产产品的销售收入却在2020年骤增。2018-2020年,泰恩康自产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亿元、1.05亿元和3.86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3.3%、21.12%和54.4%,2019年及2020年,自产产品销售收入增速分别为-12.43%和267.87%。

关于2020年代理运营业务销售收入的下滑及自产产品销售收入的飙升,泰恩康解释称,一方面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代理运营产品销售收入均有所下降,同时,疫情爆发后,市场对口罩的需求量激增,公司的口罩收入大幅增加;另一方面,公司自主研发的两性健康用药盐酸达泊西汀片(爱廷玖)于2020年8月上市销售,2020年取得销售收入5697.42万元,成为公司新的业绩增长点。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泰恩康口罩销售收入分别为1654.6万元、1258.11万元和23934.56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3.22%、2.53%和33.76%;同期,泰恩康口罩业务贡献的毛利额分别为765.14万元、528.17万元和17149.25万元,在主营业务毛利额中的占比分别为3.33%、2.5%和44.12%。

那么,如果不考虑口罩业务,泰恩康的经营业绩又如何呢?

报告期内,泰恩康扣除口罩业务后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7亿元、4.84亿元和4.7亿元,2019年及2020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2.72%和-2.93%;同期,泰恩康扣除口罩业务后的净利润分别为7777.71万元、5196.52万元和4097.48万元,2019年及2020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1.15%和-33.19%。报告期内,泰恩康扣除口罩业务后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下滑。

可见,2020年,口罩业务成为泰恩康经营业绩大幅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

进入2021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及市场上口罩供应的逐渐增加,泰恩康的口罩销售收入已出现明显下滑。2021年1-6月,泰恩康口罩销售收入为2862.82万元,不足2020年同期19030.6万元的五分之一,销售价格为0.24元/只,比2020年上半年1.06元/只的平均销售价格下滑77.36%。

显然,创业板发审委也注意到泰恩康口罩业务对其经营业绩影响的重要性,在审核问询中提出:请发行人结合口罩业务的可持续性、报告期内扣除口罩业务后业绩下滑的原因,说明发行人的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并结合上述因素在招股书中进一步提示发行人扣除口罩业务前后业绩差异较大、扣除口罩业务后发行人业绩呈下滑趋势的风险。

其次,代理运营业务中授权厂商违约带来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招股书显示,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是泰恩康代理运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2018-2020年,泰恩康和胃整肠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9亿元、1.43亿元和0.95亿元,在代理运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34.99%、36.89%和29.84%,沃丽汀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9亿元、1.83亿元和1.7亿元,在代理运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5.97%、47.2%和23.16%。因此,泰恩康八成以上的代理运营收入来自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

泰恩康是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的中国唯一总代理,和胃整肠丸的授权厂商为泰国李万山药厂(钓鱼商标)两合公司(下称“泰国李万山”),沃丽汀的授权厂商为日本第一药品产业株式会社(下称“日本第一药品”),尽管泰恩康与授权厂商签订了代理协议书,但如果授权厂商违约,必然对泰恩康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创业板上市委在发审会上提出:如授权厂商违约,是否存在不能得到充分救济的风险。

除此之外,泰恩康信披方面也有令人不解之处。

泰恩康是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的中国唯一总代理,这意味着泰恩康对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的采购额应与对泰国李万山和日本第一药品是一致的,但2018年,这两组采购额却是各说各话。

招股书“主要供应商情况”显示,2018年,泰恩康对日本第一药品的采购额为10159.65万元,对泰国李万山的采购额为2541.45万元。

但招股书“代理运营产品采购情况”中却显示,2018年,泰恩康沃丽汀的采购额为10236.42万元,和胃整肠丸的采购额为2553.59万元,分别比对日本第一药品及泰国李万山的采购额多了76.77万元和12.14万元。

莫非泰恩康在2018年还有除泰国李万山及日本第一药品之外的和胃整肠丸和沃丽汀采购渠道?

下一篇:泽宇智能:多项数据出现前后矛盾 信息披露质量存在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