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国泰君安:为何当前“经济弱、用电强”

高技术制造、三产与居民构成当前用电支撑。向后看,电力需求年内仍有韧性。但当前限电可能会对电力消费带来短期扰动,除了双控目标约束外,电力供需缺口弥合恰恰也是背后隐含因素。若冷冬来临,我们预判12月电力缺口大概率仍然大于7月,这可能导致的结果是电价上涨或限电进一步加强。

高技术制造、三产与居民构成当前用电支撑。向后看,电力需求年内仍有韧性。但当前限电可能会对电力消费带来短期扰动,除了双控目标约束外,电力供需缺口弥合恰恰也是背后隐含因素。若冷冬来临,我们预判12月电力缺口大概率仍然大于7月,这可能导致的结果是电价上涨或限电进一步加强。

“经济弱、用电强”以及8月用电大幅下行都存在一定的短期扰动:

高温天气和基数效应对2021年用电增速存在短期扰动。第一,以2020年为参考的用电增速实际上包含了高温扰动;第二,疫情影响了2020全年用电节奏,导致2021年用电走势存在基数效应;在工业增加值逐步下行的背景下,2021年的用电数据依然具有韧性。上半年工业生产与用电不存在明显背离,表现相对较好。剔除高温和基数效应,两年平均增速维持在7~8%的增速中枢;8月的用电增速主受温度和疫情所致的基数效应扰动,即便在限电进行的情况下,实际增速可能较7月依然差异不大,需求较强。

排除短期扰动因素,当前电力需求的韧性源自何处?

二产用电虽然随工增缓步回落,但高技术制造业是核心支撑。此外,三产和居民用电贡献构成了当前经济下行之中电力需求边际的支撑点;新能源车、5G基站渗透率提升带动三产用电高增。三产用电年初以来,一直维持在6~14%的高增速区间,7月累计同比达到了10.5%,由于三产用电占比相对较高(16.1%),其中核心是新能源车、5G基站等新兴行业的发展带动服务业用电高增(贡献三产用电增速的3.6%);低电价叠加疫后居民生活方式变化,居民用电边际贡献逐步提升。居民用电增速从年初的2.6%大幅提升至7月的16.2%。一方面受疫后居民生活方式变迁以及消费升级的支撑,另一方面在近几年电价持续下降的背景下,居民用电增速中枢维持在高位。

经济下行背景之中,电力需求韧性可否持续?

年内第二个紧张时点位于12月,冷冬背景下供需矛盾将加剧。2021年12月电力需求有望超8000亿千瓦时,如果冷冬落地,那么将比7月的电力供需缺口更加严峻;三产和居民用电支撑下,全年用电增速依然有韧性。排除气温因素,2021年我国电力需求依然具备较强韧性,我们预计全年增速中枢维持在6.8%(两年平均);需要重点注意的是,9月份多数省份再次出台大规模的限电政策,大概率会对用电量再次带来影响,这一方面是由于能耗“双控”的约束,同时我们认为隐含的原因也与年内电力供需缺口不断提升相关。为避免冬季再次出现大规模的电荒,弥合电力供需是当务之急,这对于电力需求的近月走势会存在一定扰动,但整体来说,冷冬之中的电力供需依然是再次趋紧的方向。

下一篇:华泰证券:如何看待“房”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