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哈焊华通:IPO前夕密集分红 大额投资项目莫名隐身

​在2018-2020年高比例现金分红的同时,期末贷款余额和经营性负债不断增加导致公司主要偿债指标持续弱化,哈焊华通密集分红有增加公司偿债风险之嫌。招股书对2020年公司启动的30亿元投资项目只字未提,哈焊华通IPO信披存重大遗漏风险。

据深交所官网披露,哈焊所华通(常州)焊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焊华通”)于10月20日通过创业板上市委审核。

哈焊华通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类熔焊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国家发改委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第四批试点单位,目前主要产品包括各类碳钢焊丝、低合金钢焊丝、不锈钢焊丝、铝合金焊丝、镍基焊丝、药芯焊丝、特种焊条、焊剂、焊带等各系列上百个品种。

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哈焊华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78亿元、11.91亿元、13.63亿元和8.1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713.03万元、6965.48万元、7933.26万元和4193.82万元。报告期内,哈焊华通经营业绩稳步增长。

IPO前期密集分红 有举债分红之嫌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哈焊华通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568.14万元、3409万元和8386.14万元,分别相当于当期归母净利润的23.36%、48.94%和105.71%。2018-2020年,现金分红比例逐年增加,2020年更是超过100%。

然而,伴随高比例现金分红的却是哈焊华通期末贷款余额和经营性负债的不断增加以及主要偿债指标的持续弱化。

2018-2020年各期末,哈焊华通短期借款分别为1.1亿元、1.12亿元、1.56亿元,无长期借款。进入2021年,哈焊华通不仅增加了长期借款,短期借款规模也再次增加,截至2021年6月末,哈焊华通长期借款为2407.35万元,短期借款为2.16亿元。

经营负债方面,2018-2020年,哈焊华通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1.77亿元、2.19亿元和3.88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增长明显。

随着贷款及经营负债的快速增加,哈焊华通主要偿债指标开始逐步弱化。

2018-2020年,哈焊华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6.05%、48.15%和60.11%,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同期,同业可比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则分别为48.04%、52.35%和41.82%,资产负债率均值先升后降。可见,2018年及2019年,哈焊华通的资产负债率均略低于行业均值,但由于哈焊华通资产负债率走势不同于行业均值,到2020年,哈焊华通资产负债率竟比行业均值超出近20个百分点。

同时,哈焊华通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持续下降。2018-2020年,哈焊华通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73倍、1.5倍、1.2倍,速动比率分别为1.34倍、1.13倍和0.93倍。相比之下,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行业均值则持续上升。2018-2020年,同业可比公司的流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64倍、1.65倍、2.16倍,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13倍、1.16倍和1.52倍。

而且,从数值对比来看,哈焊华通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仅在2018年稍高于行业均值,2019年及2020年,哈焊华通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远低于行业均值。

这一系列数据不得不令人怀疑,哈焊华通在IPO前夕的密集分红,是否以增加公司偿债风险为代价?

30亿元项目莫名隐身 内部管理问题频出

据招股书披露,此次在创业板申请首发,哈焊华通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545.34万股新股,计划募资56284万元,其中,41284万元用于高品质焊丝智能生产线建设项目,10000万元用于特种高合金焊丝制备项目,5000万元用于工程技术中心建设项目。

但值得关注的是,哈焊华通在2020年刚开工的一个总投资额达30亿元的项目,招股书中竟然没有提供任何信息。

据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政府官网显示,2020年6月22日,哈焊所华通高端焊材智能化工厂项目在遥观镇开工;该项目总投资30亿元,被列为2020年省重点项目,也是工业重镇遥观工业史上一次性投资最大的项目。据悉,该新项目主要瞄准海工装备的高端焊材,其中一期投资10.71亿元,用地约140亩,规划建设智能化车间、办公楼和辅助用房等8万平方米,新增多条自动化焊丝生产线及配套生产装备约1612台(套),2022年全部建成投运。达产后可形成年产25万吨高性能焊接材料,为轨道交通、船舶及海洋工程、石化、军工、核电等行业提供高纯、高性能焊接材料,可实现高端焊接材料替代进口50%的目标,预计实现年营业收入16亿元、税收4500万元。

上述新闻通稿中还提到,哈焊所华通(常州)焊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全法表示,中国焊接材料产量达世界总产量一半以上,但高端产品仍主要依赖进口或者国外企业在中国生产,新项目的实施将改变海洋工程高端焊接材料国外垄断的现状。

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招股书中却并未发现诸如“高端焊材智能化工厂项目”、“总投资30亿元”、“一期投资10.7亿元”等关键词乃至相关信息。对于一个总投资额达30亿元的项目,哈焊华通却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这一项目缘何被“隐身”?该投资项目和哈焊华通此次IPO募投项目间的关系又如何?

此外,哈焊华通的内部管理也存在诸多不规范现象。

据招股书披露,为应对银行贷款发放时间与实际用款时间不匹配问题,哈焊华通存在通过子公司全通特材及常州宋剑湖华睿商贸有限公司进行转贷情形,银行贷款资金通过受托支付先转账给转贷方,然后转贷方短时间内一次性或分批将相关资金转回至公司,取得贷款用于公司日常生产经营。2018年及2019年,哈焊华通通过转贷方进行贷款的发生额分别为1.27亿元和1.1亿元。

哈焊华通还存在为客户提供贷款资金走账通道的情况。2018年,哈焊华通子公司全通特材通过这种方式为客户九通焊材提供1000万元的贷款。国家税务总局常州市税务局稽查局于2021年8月7日作出常税稽处[2021]59号《税务处理决定书》,决定对哈焊华通追缴少申报缴纳的税款216401.19元并加收滞纳金。

由此可见,哈焊华通的内控风险也不容忽视。


下一篇:盈建科(二):客户数量披露存在矛盾 募资失败耽误关键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