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4月18日 星期日

凯淳实业:信披错误不合常理竟过会 中介和监管双审不保险

​基于销售收入和毛利率得到的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与其销售出库金额及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无法彼此印证;2018年,凯淳实业对欧莱雅主要品牌的采购额竟超过对欧莱雅的采购总额,显然不合常理。如此信披竟能过会,中介和监管的审核水平难以服众。

2月22日,在创业板申请IPO的上海凯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淳实业”)向证监会提交了注册申请。

据深交所官网显示,凯淳实业IPO申请于2020年7月6日获受理,在经历两轮问询后,于2020年11月24日通过创业板上市委的会议审核。

凯淳实业是一家立足全渠道服务,围绕品牌方从品牌营销到产品销售到客户关系管理的综合性服务商,报告期内,其业务内容包括品牌线上销售服务、品牌线上运营服务以及客户关系管理服务,各业务具体收入情况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报告期内,品牌线上销售服务是凯淳实业的主要收入来源。可是,在研读品牌线上销售服务相关信息中发现,凯淳实品牌线上销售服务前五大品牌之一的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前后无法彼此印证,对欧莱雅的采购额也存在不合常理之处。

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成谜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旧街场白咖啡一直为凯淳实业品牌线上销售服务的前五大品牌之一,销售收入分别为3038.16万元、3736.48万元、3726.99万元和2524.68万元。其中,零售模式下,白咖啡销售收入分别为2028万元、2510.26万元、2475.07万元和1608.23万元,毛利率分别为34.42%、26.27%、25.80%和32.32%;分销模式下,白咖啡销售收入分别为1010.16万元、1226.22万元、1251.91万元和916.85万元,毛利率分别为18.81%、21.78%、19.26%和15.78%。

由此可推断出,报告期各期,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分别为2150.11万元、2809.96万元、2847.29万元和1860.28万元。

另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品牌线上销售服务主要通过采购商品并向消费者或分销客户销售从而赚取购销差价,因此,品牌线上销售服务成本主要为商品采购,相关的仓配物流费及电商平台服务费等均确认为期间费用。

这意味着,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构成中只有商品成本,即旧街场白咖啡的销售出库金额。

招股说明书“主要品牌购销存情况”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旧街场白咖啡的销售出库金额分别为2641.36万元、3370.59万元、3102.09万元和2007.13万元。

显然,报告期各期,旧街场白咖啡的销售出库金额要高于其理论业务成本,差值分别为491.25万元、560.63万元、254.8万元和146.85万元。

研读招股说明书发现,品牌方返利和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也会对品牌线上销售服务的业务成本产生影响。促销折扣的影响方式为: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体现为品牌方自身销售收入的折让,也即凯淳实业相应成本的减少;品牌方返利的影响方式为:若品牌方返利金额对应的采购商品在资产负债表日未实现销售,则对应返利金额冲减期末存货余额,反之,则冲减当期主营业务成本。

招股说明书“促销折扣情况”显示,报告期各期,旧街场白咖啡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费用分别为593.37万元、563.47万元、520.69万元和289.22万元。

招股说明书“销售及服务模式”则显示,报告期各期,凯淳实业销售的旧街场白咖啡仅在2018年获得品牌方返利,返利金额为34.64万元。

由于无法判定2018年收到的34.64万元的品牌方返利所对应的产品是否已经实现销售,且金额不大,暂不考虑品牌方返利对旧街场白咖啡业务成本的影响。因此,由旧街场白咖啡销售出库金额和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可计算出,旧街场白咖啡的业务成本应为2047.99万元、2807.12万元、2581.4万元和1717.91万元。

可是这一计算结果却又低于基于旧街场白咖啡销售收入与毛利率计算的业务成本结果,差值分别为102.12万元、2.84万元、265.89万元和142.37万元。

难道旧街场白咖啡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中有部分金额未予以抵减业务成本,亦或是旧街场白咖啡品牌方承担的促销折扣、销售出库金额、销售收入和毛利率中某一项或某几项的信披出现错误?最终答案恐怕只能由凯淳实业及其中介机构予以揭晓了。

对欧莱雅采购额信披不合常理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凯淳实业采购的主要内容为品牌方商品,而欧莱雅一直是凯淳实业品牌商品的五大供应商之一。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凯淳实业对欧莱雅的商品采购额分别为1.08亿元、1.73亿元、1.58亿元和0.9亿元,在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35.02%、36.05%、31.16%和22.77%。

但奇怪的是,在相隔一页的“主要品牌各大类产品采购数据和销售数据”中却显示,2018年,凯淳实业向欧莱雅采购的主要品牌采购额竟然超过了对欧莱雅的采购总额。

招股说明书“主要品牌各大类产品采购数据和销售数据”显示,2018年,凯淳实业向欧莱雅采购的主要产品为小美盒和卡诗,其中小美盒的采购金额为7288.72万元,卡诗的采购金额为1.01亿元,合计采购金额为1.74亿元,这一金额比凯淳实业对欧莱雅的当期采购总额超了39.55万元。

而且,招股说明书还强调“上表统计口径为主要供应商对公司主要品牌的商品供应情况”,因此,即便2018年凯淳实业向欧莱雅仅采购了卡诗和小美盒这两个品牌,采购额已经超出了凯淳实业对欧莱雅的采购总额,如果还有其他采购内容,这一超出部分将会更大。

如此看来,2018年,凯淳实业对欧莱雅1.73亿元的商品采购额是否真实可靠就需要画个问号了。

下一篇:读客文化:注册申请提交半年未果 信披数据多次打架露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