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债券占比超8成,业绩同类垫底:华安科创基金名不副实

作为一只名为“科创”的基金,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的股票持仓占比却长时间低于5%,不免让人唏嘘。

文/易强

7月24日,上证科创板50成分指数(000688.SH,简称“科创50”)以7.02%的跌幅报收,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因为这一日,是科创50发布的第二日。

而对在此之前,截至7月23日,科创50在2020年以来的涨幅已经达到49.41%,虽然略低于创业板指(399006.SZ)的55.70%,却遥遥领先于两大蓝筹指数即上证50(000016.SH)和沪深300(000300.SH),后两者同期涨幅分别为7.21%和15.03%,亦大幅领先于上证指数(000001.SH)、深证成指(399001.SZ)和中小板指(399005.SZ),后三者分别为9.02%、30.97%和36.77%。

7月24日科创50的大跌,以及之前累计的涨幅,充分说明了在股票市场中机会与风险并存的事实。

另一个事实是,在同一个市场中,因为捕捉机会与规避风险的能力各不相同,投资者的收益率也相去较远。

以有披露2020年二季报的38只科创板概念基金为例,截至7月27日,2020年以来收益率超过40%的有11只,但低于10%的也有4只。

若将样本范围进一步缩小——比如考虑到基金成立后有几个月建仓期,以成立时间在2020年以前的19只科创板概念基金为例,则截至7月27日,2020年以来收益率超过30%的有18只,仅剩的那只基金则只有6.84%。

这只表现迥异的基金是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基金名称中的“3年”,是3年封闭运作期的简称。

这只基金成立于2019年6月11日,属于第二批科创板概念基金,同期获批的同类基金还有鹏华科创主题3年(501076.OF)、万家科创主题3年(501075.OF)、广发科创主题3年(501078.OF)及富国科创主题3年(501077.OF)4只。

这5只基金的获批时间都是2019年5月27日,成立时间在同年6月10日至6月12日,发行规模在9.60亿元至9.99亿元,都是可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有3年封闭运作期的灵活配置型基金。

但是,随着运作时间的推移,上述5只基金的表现差异越来越大。

Wind资讯显示,截至7月27日,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2020年以来的回报率为6.84%,广发科创主题3年(501078.OF)、富国科创主题3年(501077.OF)、鹏华科创主题3年(501076.OF)及万家科创主题3年(501075.OF)则分别为61.65%、46.07%、34.20%和30.84%。

至于成立以来的回报率,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为9.85%,后4只则分别为82.08%、78.81%、46.45%和48.21%。

显然,无论放在哪个时间维度(是2020年以来,还是自成立以来)之中,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的表现都大大逊色于其余4只同类基金。

此外,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在上述两个时间维度中都大幅跑输业绩基准,另外4只同类基金则都大幅跑赢基准。

那么,何以如此?

在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发布的定期报告中,投资者可以找到部分答案。

比如,在其于2020年4月11日报送的《2019年年度报告》中,投资者可以看到,基金管理人对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及行业走势的未来展望持比较悲观的态度:“未来一段时间内,科技周期推动的盈利改善仍然是形成市场做多的积极因素,但也应防范中美贸易战的反复和全球肺炎疫情对总量的冲击,未来通胀上行对流动性宽松预期仍然存在制约,因此我们对2020年高估值行业并不盲目乐观。”

基金管理人的消极态度是可以理解的。

在其报送上述报告的前一日,即4月10日,A股发生较大幅度调整,上证指数、深证成指、中小板指和创业板指的跌幅分别为1.04%、1.57%、2.14%和2.36%。科创50(其发布日期是7月23日,基日为2019年12月31日)当日跌幅为3.89%。截至4月10日,科创50在2020年以来的涨幅为5.84%,与2月18日实现的年内累计涨幅(39.94%)相比,出现了大幅回撤。

正因为对宏观经济及“高估值行业”的未来持悲观态度,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的股票仓位极低。定期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其股票持仓市值占基金总资产的比重只有5.17%,债券持仓市值所占比重则高达81.42%。

不过,从定期报告所示投资组合报告来看,基金管理人对宏观经济及“高估值行业”的悲观态度,并非始自二季度,而是自该基金成立以来即是如此。

根据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发布的第一份定期报告,即2019年三季报,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股票持仓市值占基金总资产的比重仅有2.48%,债券市值所占比重为89.46%。

截至2019年年底,其股票持仓市值所占比重为2.14%,债券持仓市值占比为92.67%。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其股票持仓市值所占比重为2.90%,债券持仓市值占比为92.02%。

正因为如此,与其说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是一只可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的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还不如说它是一只偏债混合型基金。

招募书显示,在封闭运作期内,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的业绩比较基准是“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成分指数收益率*40%+中债综合指数收益率*60%”。

而基金管理人决定其股票仓位的依据,主要是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成分指数的市净率即PB,若其PB处于历史的前25%分位,则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在0-50%之间,若PB处于历史的后10%分位,则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在50%-100%。

根据招募书的定义,所谓“历史的前25%分位”,是指将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成份指数历史市净率PB从大到小进行排序,排位在该数列的前25%;所谓“历史的后10%分位”,是指将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成份指数历史市净率PB从大到小进行排序,排位在该数列的后10%。

不过,当指数更趋于逐渐抬升、而非上下波动的状态运行时,上述建仓理论的践行结果就是错过一段行情。根据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发布的二季报,自成立以来,这只基金在过去的4个季度都跑输业绩基准。

定期报告显示,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自成立以来,即同时配备了5位基金经理,即贺涛、李欣、胡宜斌、郑如熙及谢昌旭。

其中,贺涛排在首位。根据公开资料,贺涛有22年的证券从业经验,在华安基金当过债券研究员、债券投资风险管理员、固定收益投资经理、债券基金基金经理等职务,目前是固定收益部总监。

显然,贺涛的职业经验也是导致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更像一只偏债混合型基金而非权益类基金的原因之一。

不过,有意思的是,根据Wind资讯,在华安基金旗下有披露二季度末持仓数据的29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截至上半年末,股票持仓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重低于30%的有15只,超过一半。

在某种程度上,这或许可以说明,在华安基金内部,除了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的基金经理贺涛等人,对宏观经济及行业未来持悲观态度的投研人员不在少数。

数据同时显示,在股票持仓市值占比低于30%的15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截至7月27日,其回报率跑输业绩基准的有8只,也是超过一半。

由于华安科创主题3年(501073.OF)仍在封闭期,且封闭期长达3年,因此,对其表现不宜早下定论,而应进行更长时间的考察。尽管基金持有者可能对此有颇多微词,但是,世易时移,当越来越多的科创板上市企业发布减持公告,市场上开始陆续出现明星基金叫停申购的现象时,那些资产配置偏保守的基金未必不能挽回一局。

下一篇:超高清视频产业将超4万亿,高科技LED空间远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