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会员注册 2021年2月25日 星期四

科美诊断:信披不合逻辑夹杂低级错误 带病申请注册等证监会诊断

科美诊断招股书特别离谱,直销收入总额不及五大直销客户收入、令人无语至极的仪器及配件采购信披逻辑,以及预收账款存在令人难以置信的低级错误。经历两轮问询和会议审核,层层把关竟无人发现文件带病,大家心照不宣等待证监会对注册申请的诊断。

2020年12月30日,在科创板申请IPO的科美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美诊断”)向证监会提交了注册申请。

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科美诊断的IPO申请于2020年6月8日获上交所受理,期间经历两轮问询回复后,于2020年10月26日通过科创板上市委的会议审核。

科美诊断是一家主要从事临床免疫化学发光诊断检测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产品为基于光激化学发光法的LiCA系列诊断试剂和基于酶促化学发光法的CC系列诊断试剂及仪器,主要应用于传染病(如乙肝、丙肝、艾滋病、梅毒、甲肝、戊肝等)标志物、肿瘤标志物、甲状腺激素、生殖内分泌激素、心肌标志物及炎症等的检测。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科美诊断实现营业收入3.19亿元、3.66亿元、4.55亿元和1.51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8446.14万元、8731.25万元、12591.82万元和2341.06万元。可见,2017-2019年,科美诊断经营业绩保持持续增长态势。

相比之下,科美诊断的信披质量就有点差强人意了:2018年,直销模式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超过直销收入总额;报告期内,向主要供应商采购仪器及配件的采购金额远超仪器及配件的当期采购总额,二者差额最大时高达千万元;更有甚者,预收账款前五名客户的期末预收账款余额的数量单位和数值之间竟还存在低级信披错误。如此离谱的信披出现在科美诊断用于注册申请的招股说明书中,还真是令人无言以对。

直销收入总额不及五大直销客户收入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美诊断以经销模式为主,以直销为辅。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科美诊断直销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154.51万元、1140.58万元、1698.09万元和503.78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3.62%、3.12%、3.73%和3.33%。

同时,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内直销销售模式下前五大客户情况”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科美诊断直销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额分别为1125.94万元、1149.3万元、1539.25万元和457.89万元。

按一般逻辑判断,直销模式下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一定不会超过直销模式的全部销售收入。

从上述信息来看,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这一逻辑无疑是成立的,但2018年,科美诊断直销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额为1149.3万元,但科美诊断当年的直销收入却为1140.3万元,低于直销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额。

这意味着,2018年,科美诊断关于直销销售收入的信披内容出现了与逻辑相悖的情况。

令人无语至极的仪器及配件采购信披逻辑

除直销收入之外,科美诊断仪器及配件采购额的信披逻辑也是令人无语至极。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科美诊断采购的主要物料为试剂原辅料、仪器及配件和耗材及包材,具体采购金额如下表所示:

由上表可知,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仪器及配件的采购额分别为4018.51万元、3368.67万元、4690.82万元和2373.13万元。

下面看看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内物料采购前五名供应商情况”的披露结果。

2017年,科美诊断向第一大供应商嘉兴凯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嘉兴凯实生物”)和第二大供应商Tecan Schanweiz AG的采购内容均为仪器及配件,采购金额分别为3264.05万元和833.85万元,合计采购额为4097.9万元。这比科美诊断当期的仪器及配件采购额超出79.39万元。

2018年,嘉兴凯实生物和Tecan Schanweiz AG继续为科美诊断第一和第二大供应商,采购内容仍为仪器及配件,采购金额分别为3228.04万元和541.56万元,合计采购额为3769.6万元,比科美诊断当期的仪器及配件采购额超出400.93万元。

2019年,嘉兴凯实生物仍为科美诊断第一大供应商,Tecan Schanweiz AG则为科美诊断第三大供应商,采购内容没变,仍为仪器及配件,采购金额分别为4956.01万元和745.88万元,合计采购额为5701.89万元,比科美诊断当期的仪器及配件采购额超出1011.07万元。

2020年上半年,五大供应商中只有嘉兴凯实生物为科美诊断供应仪器及配件,采购金额为2810.56万元,比科美诊断当期的仪器及配件采购额超出437.41万元。

从上述分析来看,2017-2019年,科美诊断向两个主要供应商采购的仪器及配件采购额均超出了仪器及配件的采购总额,且超出金额逐年增加,乃至2019年,超出部分已高达千万元之上。2020年上半年,五大供应商中只有一个供应商向科美诊断供应仪器及配件,但采购额仍超出科美诊断当期仪器及配件采购总额近500万元。

从上述信息谁能判断出报告期内,科美诊断的仪器及配件的采购额究竟为多少呢?

除此之外,科美诊断招股说明书上会稿和注册稿中关于预收账款的信披内容竟然还存在令人难以置信的低级错误。

招股说明书上会稿和注册稿显示,报告期各期末,科美诊断预收账款(合同负债)金额分别为643.39万元、1171.99万元、1487.07万元和1247.66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9.74%、 14.94%、12.92%和10.86%。

同时,招股说明书披露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科美诊断预收账款(合同负债)余额的前五名情况(如下图所示)。

由上表可见,2020年上半年,前五名预收账款客户的预收账款期末余额已经达到425.15亿元,这与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1247.66万元的期末预收账款余额形成了“数百亿”级别的差距。

毫无疑问,上述信披错误的出现,是因为科美诊断在将前五名预收账款客户的预收账款余额数量单位设置为“万元”的同时,并未对原来以“元”为单位的数据进行相应数值调整。

如此低级的信披错误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招股说明书上会稿和注册稿中,这还是用于IPO申请的信披文件吗?难道科美诊断IPO主要中介机构在审核相关文件不需要认真把关的吗?

根据招股书的披露,此次负责科美诊断IPO的保荐机构、法律服务机构、会计审核机构分别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下一篇:绿岛风:未抓住高新技术核心风口 又何必勉为其难自我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