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规模逆势下降,分红“竭泽而渔”:周兵能否挽救长盛基金?
2020年7月9日 10:24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已经不及2010年,最近几年每年盈利全都用来分红,周兵该拿什么拯救长盛基金?

文/卢一

步入7月,A股似乎嗅到牛市的味道。

根据Wind资讯,截至7月6日,在4个交易日中,上证综指(000001.SH)、深证成指(399001.SZ)的涨幅分别达到11.67%和7.92%,A股总市值增加7.25万亿元(约1.04万亿美元,按汇率1美元=7元人民币),超过印度尼西亚2019年的GDP(1.01万亿美元,位居全球第16位)。

尤其在7月6日,上证综指涨幅达到5.71%,以3332.88点报收,一举收复长达28个月的失地。

成交量方面,截至7月6日,沪深两市连续3个交易日成交金额超过1万亿元,7月6日更是达到1.56万亿元,创下最近3年的最高纪录,当日换手率为5.23%,在最近3年排在第3位。

作为成交量的主要推手之一,两融交易额连续4个交易日超过千亿,其中7月6日为1926.92亿元,是6月30日的2.15倍。北向资金买卖总额则连续3个交易日(7月1日港股休市,北向交易关闭)超过600亿元;7月6日为851.39亿元,是6月29日(6月30日北向交易关闭)的2.45倍。

截至7月6日,上证综指、深证成指2020年以来的涨幅分别为9.27%和24.07%。

不过,由于全球新冠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外部环境有所恶化,国内经济也面临诸多挑战,股市行情会如何演变仍有待观察。

尽管如此,即便是一段深度与广度并不十分理想的行情,对那些在底部入场且准备充分的投资者——尤其机构投资者——来说,仍是一场难得的盛宴。

就公募基金而言,截至6月30日,已成立的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共有3992只,较年初增加415只,增幅为10.40%;基金份额合计32034.40亿份,较年初增加6547.61亿份,增幅为25.69%;基金规模合计54181.04亿元,较年初增加9761.50亿元,增幅为21.98%。

在上述基金中,截至7月6日,2020年以来收益率超过10%的有2981只,超过20%的有2094只,超过30%的有1130只,超过40%的有465只,占比分别为74.67%、52.45%、28.31%和11.65%。若将325只偏债混合型基金剔除,则占比分别达到80.65%、57.02%、30.82%和12.68%。

不过,并非所有基金公司都是这场盛宴的积极参与者。例如,作为“老十家”之一的长盛基金,即相对缺乏进取心。

根据Wind资讯,截至6月30日,长盛基金公募规模为300.42亿元,较年初减少了17.11亿元,降幅为5.39%。而且,减少的部分主要是混合型基金,其规模减少了17.66亿元,减幅达到15.20%;股票型基金减少了0.46亿元,减幅为1.98%。

同期,全市场公募基金规模则由14.66万亿元增至17.02万亿元,增幅为16.10%。其中,混合型基金规模由年初的20873.82亿元增至25360.93亿元,增幅为17.69%;股票型基金规模由11365.05亿元增至13184.46亿元,增幅为16.01%。

需要指出的是,长盛基金的缺乏进取心并非始自2020年上半年。

根据Wind资讯,其公募规模甚至不如10年前。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长盛基金公募规模为412.24亿元,其中混合型基金56.17亿元、股票型基金328.09亿元。

也就是说,过去几近10年,长盛基金公募规模非但没有增加,反而还缩减了27.12%,其中股票型基金规模萎缩最为严重,由328.09亿元缩水至22.82亿元,缩水幅度达到93.04%,混合型基金增长了75.47%。

同期,国内公募基金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根据Wind资讯,截至2010年年底,全市场公募基金规模为24972.49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13533.20亿元,混合型基金7679.24亿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已分别增长了581.75%、-2.58%和230.25%。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在过去10年,长盛基金的发展速度大幅滞后于整个市场。

公开数据显示,长盛基金成立于1999年3月,注册地在北京,同为“老十家”之一,其成立时间仅比嘉实基金迟一天,比大成及富国基金还要早一个月。但以公募业务而论,长盛基金已远远落后于上述三位“同期生”。

在总体规模方面,截至6月30日,长盛基金排在第69位,嘉实、富国、大成则分别排在第8、第12及第28位。非货币规模方面,长盛基金以195.60亿元排在第72位,富国、嘉实、大成分别排在第7、第9和第30位。

根据证监会官网数据,长盛基金的创始股东是中信证券有限公司、湖北证券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长江证券有限公司)、天津北方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及安徽省信托投资公司,持股比例皆为25%。

2004年9月,长盛基金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动。国元证券有限公司(注册地安徽,2008年借壳上市,证券代码000728.SZ)受让了安徽省信托投资公司所持长盛基金全部股权,同时又与安徽省创新投资公司、安徽省投资集团一起,受让了中信证券、长江证券、天津北方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所持股权。

股权转让后,长盛基金各股东出资比例为:国元证券49%,安徽省创新投资公司26%,安徽省投资集团25%。

2007年4月,经证监会批准,长盛基金上述三大股东分别将部分股权转让给新加坡星展资产管理公司。其后,公司股权结构为:国元证券41%,星展资产管理公司33%,安徽省创新投资公司及安徽省投资集团各占13%。

2008年,长盛基金增资扩股,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1.50亿元,上述四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不变。2011年8月,经证监会批准,星展资产管理公司将所持全部股权转让给新加坡星展银行有限公司,公司股权结构不变。

2014年及2019年,长盛基金的注册资本先后增至1.89亿元和2.06亿元,但股权结构不变。

相较于股权结构的变化,长盛基金高管团队的变动同样值得一提。

根据公开资料,长盛基金的第一任董事长是王其华,第一任总经理是张佑君,分别来自天津北方国际信托公司和中信证券。

2004年,国元证券成为公司大股东之后,其董事长凤良志亲任长盛基金董事长。2007年,凤良志任期届满,国元证券副总裁陈平接任董事长一职。2010年,陈平任期届满,凤良志再度担任董事长,直至2014年因“年龄原因”卸任,继任者是国元证券副总裁高新。

2017年3月,高新任期届满,董事长一职由总经理周兵接任。从履历上看,周兵未有在国元证券任职的经历。

2004年10月,周兵加入长盛基金,担任副总经理一职。在此之前,他在广发证券北京业务总部担任高管。2011年3月,总经理陈礼华因“个人健康原因”离任,周兵“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同年5月,经证监会核准,周兵正式担任总经理一职。

也就是说,在其于2017年担任董事长之前,周兵已经在总经理职位上待了6年时间。

周兵就任董事长之后,副总经理林培富升任总经理。后者曾在国元证券任职,加入长盛基金的时间是2005年1月,历任总经理助理、人力资源部总监,2015年4月任职副总经理。

前面提到长盛基金公募业务历经10年不进反退。在某种程度上,这与其股利分配政策不无关系。

从国元证券披露的定期报告来看,长盛基金的分红比例非常高。例如,2019年,长盛基金净利润为5427.84万元,再加上其他综合收益37.40万元,综合收益总额为5465.24万元,国元证券分到的股利为2624万元,为综合收益总额的48.01%,甚至超过其对长盛基金的持股比例(41%)。换句话说,长盛基金2019年实现的收益全部被当做股利分配给了各股东。

2018年,长盛基金综合收益总额为8179.70万元,国元证券收到的股利为3521.90万元,占比为43.06%,超过其持股比例。这意味着2018年的收益也全部分给了各股东。

这种几近竭泽而渔的股利分配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正是长盛基金缺乏进取心的表现。

而其之所以实行这种股利分配政策,或许是因为来自长盛基金的分红,对国元证券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具有重要意义。正如其2014年年报所示:“(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同比下降53.55%,为收到长盛基金分红减少所致。”

根据国元证券定期报告,2016年至2019年,国元证券每年从长盛基金分得的股利分别为3099.60万元、1886万元、3521.90万元及2624万元,4年合计11131.50万元;同期,长盛基金净资产由2016年年底10.33亿元增至11.26亿元,3年只增加0.93亿元,增幅仅为9%。

那么,同行情况如何?

以Wind资讯有列示最近4年财务数据的62家基金公司为例。截至2019年年底,这62家基金公司的净资产合计1375.87亿元,比2016年年底增加了572.96亿元,增幅达到71.36%,平均每家净资产超过22.2亿元。

与之相应,该62家基金公司公募规模也大幅增长,由2016年年底的72796.49亿元增至2020年上半年末的127662.49亿元,增幅达到75.37%;同期,长盛基金公募规模则由730.53亿元降至300.42亿元,缩水幅度达到58.86%。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