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保险资金入场对国债期货市场的影响
2020年3月17日 16:20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2月21日,中国国债期货市场迎来两大重要参与者。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财政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联合公告,允许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分批推进参与中金所国债期货交易。

中粮期货机构服务部 黄少艺

2月21日,中国国债期货市场迎来两大重要参与者。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财政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布联合公告,允许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在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分批推进参与中金所国债期货交易。第一批试点机构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这标志着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历经多年准备终于能够参与国债期货交易,也是中国国债期货市场的重要里程碑事件。

此前,中国债市中的两大重要参与主体——银行、保险尚不能参与进入国债期货市场,两者持有的债券约占银行间市场托管总量的70%,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对参与国债期货交易进行利率风险管理有着迫切的需求。现阶段,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的市场条件逐步成熟。一方面,商业银行及保险机构均深度参与了利率互换市场,具备了丰富的衍生品风险管理经验和严格的风控制度;另一方面,中国国债期货市场历经多年发展也已经基本具备了承载能力。

“昙花一现”的试点交易

国债期货的历史由来已久,上世纪70年代,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和石油危机爆发的背景下,利率波动大幅加剧,投资者面临严重的利率风险,市场迫切需要一种便捷、有效的利率风险管理工具。1976年1月,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推出了90天期短期国库券期货,标志着国债期货的正式诞生。历经40余年的发展,国债期货逐步成为了全球最主要的利率衍生品工具之一,其在价格发现、对冲利率风险以及资产配置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中国国债期货的交易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1992年底,中国曾进行了国债期货的试点交易,并在短短2年内迎来了发展、繁荣和火爆。但是由于现券市场规模小、期货合约设计存在漏洞以及监管缺失等问题,使得国债期货不仅无法发挥对冲风险和价格发现的作用,更存在着巨量的风险。

1995年2月,国债期货市场爆发了中国证券史上的著名风险事件——“327国债事件”,造成了恶劣的影响。随后,证监会和财政部联合颁布了《国债期货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对交易保证金、涨跌停板、持仓限额等做出要求,但受市场环境和监管技术手段所限,市场乱象仍然层出不穷。最终,国务院于1995年5月17日宣布暂停国债期货交易试点,历时两年半的国债期货交易戛然而止、昙花一现,而这一“暂停”,就是18年之久。

重启后的稳步运行

2010年以来,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发展、金融体系不断健全,国债现券的规模较上世纪90年代已有质的飞跃。而随着市场利率波动加剧,金融机构面临的利率风险更加突出,市场上对重启国债期货的呼声逐渐加大。

2013年9月6日,经过重新设计的5年期国债期货TF合约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国债期货正式重启。重启后的国债期货采用了国际通用的名义标准券及一篮子可交割国债的设计,避免了单一可交割券带来的潜在风险,为国债期货市场的稳定运行保驾护航。

2013年以来,国债期货制度不断完善、市场几经扩容。如2017年引进的DVP交割模式为现券投资者提供了熟悉、便捷、安全的交割渠道;2019年启动的做市商制度也使得市场的深度、广度进一步提升。现阶段国债期货总持仓量在12-15万手的区间内波动,较2013年上市之初的不到1万手持仓扩容十倍有余;日均总成交量约7-8万手,流动性整体较好。

国债期货市场重启后,机构参与者不断扩容。2019年9月末机构持仓占比达86%,较2013年末提高了47个百分点,是中国期货市场机构投资者持仓占比最高的品种。5年期和10年期品种投机度维持在0.5倍附近,与美国成熟市场水平相当,显示出中国的国债期货交易整体较为理性。

已上市的2年、5年、10年期合约覆盖了短中长三个关键期限,形成了完整的收益率曲线,为投资者实施套期保值、曲线交易、资产配置等多种策略提供了便捷的工具。国债期货与国债现券紧密联动,各品种合约价格与现券指数相关性均超95%,其中10年期国债期货相关性是最高的,2018年以来相关性超过99%。是长久期利率债套保的最佳工具。

银保资金对市场的影响

商业银行、保险资金的参与将使得国债期货市场迎来再度扩容,市场流动性也将进一步增加,有助于完善中国国债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促进债券期现货市场的投资者主体匹配,更好地发挥其对冲风险、价格发现及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推进国债期现货市场协调发展。

由于银行作为国债现券的主要持有者,空头套保的需求较大,叠加资金成本较低,其获得无风险收益的门槛显著低于其他非银机构。这一定程度上会造成国债期货基差中枢的抬升,压低IRR,使得短期内国债期货贴水现券的情况进一步加深,市场的套利机会将整体减少。但另一方面,中国保险机构“短资产、长负债”的结构问题一直存在,目前中国保险机构的平均久期缺口为7.43年,而10年期国债期货的平均久期约7.48年,可以较好的匹配保险机构当前的久期缺口,未来保险机构在国债期货多头配置的力量不容忽视。并且在国债期货这个相对理性的市场中,套利交易也会使得基差中枢得以稳定。因此,银保资金的入场不会对市场带来过度冲击,出现交易拥挤,形成空头一边倒的单边市。

此外,期货交割可以锁定套保策略执行时的基差损益,商业银行、保险机构作为现券持有者,参与国债期货交割的偏好相较于其他机构更高,这也将进一步提升国债期货市场的交割量及交割率,并且打破当前5年期合约交割量大于10年期合约的格局。

最后,目前中金所30年期国债期货品种已仿真交易一年有余,保险机构是中国超长期利率债的主要持有者,其参与国债期货市场或将推动超长期国债期货品种加速面世。

整体而言,商业银行和保险资金参与国债期货将进一步提高市场的深度、广度,促进国债期货市场的功能发挥,为期现券市场带来正向的传导效应。这是中国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加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一环,也将持续推动中国金融业健康发展。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