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上市后首份行政监管函落地 容百科技2亿元应收款如期暴雷
2020年2月25日 20:17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随着容百科技发布科创板首份风险预警公告,其也成为科创板首家收到行政监管函的上市公司。在应收款项暴雷早有预兆、风险信息披露遭到质疑、对坏账的后续处理备受争议的情况下,容百科技应收账款发生暴雷事件只是时间问题。  

本刊记者 吴加伦

容百科技应收款项暴雷事件仍在发酵。2月24日晚,容百科技对上交所的问询函予以回复。此前,容百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和比克电池于2019年11月初签署应收款项付款协议,约定至2020年2月15日比克电池将向公司支付第四期还款,累计计划还款金额约1.40亿元。截至2020年2月15日,公司本期对比克电池销售正极材料产品14.8万元,收到银行承兑汇票15万元,前四期累计收到银行承兑汇票815万元、融信凭证350万元。

鉴于比克电池未能按约向公司支付还款,容百科技决定将子公司容百贸易对比克电池的应付采购款5600万元与公司对比克电池的等额应收账款进行相互抵销,并按照70%比例对抵减后应收账款约1.45亿元及350万元融信凭证合计约1.48亿元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此外,相关应付账款虽已抵销公司对比克电池的等额应收账款,但尚未形成实际资金流入,存在受最新市场状况影响而发生跌价损失的风险。

公告一经发出,便遭到监管层质疑。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要求容百科技就容百贸易向比克电池采购上述5600万元产品的采购协议的具体内容,采购的锂电池产品存在的变现难度和跌价风险,对比克电池剩余应收账款回收存在的风险和坏账准备计提充分性以及在比克电池前期还款困难的情况下仍持续向其销售产品的原因等信息予以核实并补充披露。上交所一连串的犀利提问令容百科技应接不暇,其想要平息这场坏账风波没那么简单。

应收暴雷有预兆

容百科技与比克电池在应收款项问题上恩怨已久。2019年11月6日,容百科技突发一纸风险提示公告,揭开了这场坏账风波的序幕。公告显示,容百科技及公司全资子公司湖北容百收到比克动力的商业承兑汇票共计7002.84 万元,到期日为2019年10月29日,目前已到期但未能实现兑付。包括前述到期汇票在内,容百科技对比克动力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已有2.08亿元,其中,逾期账款及已到期未兑付汇票合计2.06亿元,存在无法回收的风险。

这也是科创板公司发布的首份风险预警公告,公告的发布更是牵出多家公司“连环债”。据悉,比克动力之所以无力清偿欠款,皆因深市主板上市公司众泰汽车牵连。据比克动力10月14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众泰汽车拖欠其货款高达6.21亿元。随后,容百科技公告收到宁波证监局下发的四份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同日,上交所也对公司下发监管关注函,容百科技成为科创板首家收到行政监管函的企业。

事实上,容百科技此次应收款项暴雷早有预兆。“天下公司”早在2019年8月19日发表的文章《容百科技上市前后问题依旧》,对容百科技应收款项问题进行预警。文中表示,容百科技有接近一半的资产都是别人打的“欠条”,其营业收入质量、资产质量十分糟糕。2018年,公司的第一大应收客户比克动力还款能力令人担忧。比克动力曾在2017年因业绩未达标而向长信科技支付了价值 2.38亿元的股份业绩补偿。2018年度,比克动力的净利润更是同比大幅下滑了84.53%,仅有7775.71万元,长信科技也对此计提了2.62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由此可见,比克动力近两年的经营状况显然不及预期,在此情况下,又需对长信科技作出高额业绩补偿,其对容百科技高额应收款的还款能力不得不令人怀疑。上述文章强调,容百科技应收款项过多的问题,未来有造成大额坏账损失的可能,这一点值得投资者特别注意,防范应收款项暴雷风险。

风险信披遭质疑

尽管提前预警,但此次容百科技应收账款暴雷依旧给投资者造成了不小的损失。风险公告发布后,容百科技股价遭到了接二连三的暴击,一度跌破发行价。受到计提大额坏账损失准备的影响,公司业绩较上一年大幅下滑,这也引起了大量投资者的不满,纷纷对容百科技风险信息披露提出质疑。

宁波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9月末,容百科技对比克动力(包括郑州比克电池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中分别有84.19%、96.05%处于逾期状态,且在7月1日至10月29日三季报披露前,比克动力还款额均仅占6月末、9月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0.90%,公司对其授信额度自7月1日起下调为0。

然而,在7月16日签署的招股书中,容百科技对比克动力应收账款存在重大风险并未提及,在9月底之后应收账款逾期超95%仍未透露相关信息。容百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2019年年初至2019年6月30日,比克动力通过电汇与票据方式对公司的合计回款金额为1.06亿元,回款比例接近50%,同时称比克动力“保持盈利状态”、“经营状况正常”。事实上,容百科技此时应收账款中已有84.19%处于逾期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描述中,比克动力通过电汇与票据方式对公司的合计回款金额为1.06亿元,回款比例已接近50%。看似应收账款在陆续收回,但其实只是将7002.84万元的应收款项从应收账款科目转到了应收票据科目,营造出正常还款的假象。这里面还存在一个精巧文字游戏,2019年4月,容百科技收到的7000余万元的票据是商业承兑汇票,并非银行承兑票据。

银行承兑汇票是银行开具的,到期后由银行无条件兑付;而商业承兑汇票是企业开具的,到期是由企业承兑,两者坏账的风险存在本质区别。但容百科技没有在招股说明书中将“票据”直接指明是商业承兑汇票,这导致大量投资者误以为是无风险的银行承兑汇票,低估了坏账风险。最终,这些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无法承兑,形成巨额坏账。对此,容百科技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投资者个人理解的偏差,公司也没有办法避免。

坏账处置惹争议

不仅如此,在应收账款暴雷后,容百科技对于坏账的后续处理也备受质疑。公告显示,容百科技和比克电池于2019年11月初签署应收款项付款协议。容百科技表示,根据公司与比克动力达成的还款安排,公司预计将于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6月15日期间陆续收回比克动力相关款项。

然而,从协议签订至今,容百科技先后于2019年11月16日、2019年12月16日、2020年1月16日及2020年2月18日分别披露了第一期至第四期应收款项回款进展公告,无一期按约定回款,整整四期全部违约。剩余应收款项的坏账准备单项计提比例一提再提,从35%提高到70%,单项计提坏账准备金额也从7086.07万元一路增长至10369.38万元。对于如此挤牙膏似的处理方式,有资本市场人士质疑,鉴于比克电池的资金情况,应该对该笔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而如此处理,可能是公司为了让2019年度的业绩更好看一些。而此次将应收款项与子公司应付账款抵消,以物抵债的还款方式更是引发争议,受到上交所的重点问询,该方案能否成功实施尚不可知。

回顾容百科技应收款项暴雷事件始末,令笔者联想到曾经臭名昭著的澄星股份财务造假案。澄星股份2011年通过不真实票据交易将高达2.98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在抵销2亿元应付票据的同时,将余下0.98亿元应收款变成了应收票据。按照会计准则,其他应收款是需要计提坏账准备的,而应收票据则无需计提。上市公司通过票据背书施展了“移形换影”大法,原本需要计提的金额神奇地变成了利润。2011年年末应收票据虚增0.98亿元,应付票据虚减2亿元,其他应收款虚减2.98亿元。由此可见,应收和应付款项两个科目可操纵空间巨大,是财务造假的温床。

从应收账款暴雷发生,到后续坏账处置,不仅给容百科技本身予以重创,也伤害了投资者。尽管控股股东及高管纷纷承诺延长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锁定期6个月,但目前容百科技的首要任务仍是处置坏账。日前,容百科技已对上交所问询函做出回复,不知此次回应能否令监管层和投资者满意。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