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双飞轴承:关联关系隐匿 利益输送有嫌 数据真实性暗雷隐现
2019年12月12日 15:59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关联关系是否存在隐匿;超盛五金的客户和供应商双重身份,以及其实际控制人和双飞轴承实际控制人间的表亲关系,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之嫌;曾被质疑的核心财务指标趋势前后反转是否真实--二次闯关成功的双飞轴承或仍有暗雷。  

鹤鸣九皋/文

两次闯关IPO,一否一过,浙江双飞无油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双飞轴承”)这次真的合格了吗?

或许未必。关联交易隐瞒史屡被质疑,如今是否合规全数披露?存在表亲关系的关联方每年过半营收来自双飞轴承,是否有利益输送之嫌?此前被证监会发审委质疑异常的部分核心财务指标,如今是否回归正常?真实业绩背后,一路下滑的风险,又能否有效控制?

重重疑问仍待解。

一问:老毛病难改?关联关系是否仍有隐匿?

信披真实是IPO顺利推进的一条红线。

2016年,证监会开展专项执法行动,对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查处持续保持高压态势。监管坚定表态,杜绝造假。然而,隐瞒掩盖、心存侥幸、意图博弈过关的企业仍不断出现。

双飞轴承的首次闯关,便正中枪口。

2016年2月,双飞轴承首次提交招股说明书,正式开始排队申请。一年后,2017年3月27日,双飞轴承更新招股说明书后再次报送。然而,出师未捷,证监会发审委直指双飞轴承存在遗漏关联方和多项关联交易披露等情况。

证监会发审委在《浙江双飞无油轴承有限公司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点名供应商嘉善超盛五金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超盛五金”)及嘉善飞扬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飞扬贸易”),其中,超盛五金位列双飞轴承前5大供应商。在招股说明书中,双飞轴承曾信誓旦旦,“经核查,发行人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与供应商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但实际情况是,超盛五金控股股东姚雨明为双飞轴承实际控制人周引春的表哥。

明显的隐匿关系,双飞轴承在发审会上“碰了钉子”。被否后,2018年12月12日,双飞轴承再次冲击IPO。此时,招股说明书明确表示,飞扬贸易已于2017年11月18日完成工商注销程序。而超盛五金则仍列前5大供应商,但此次招股说明书明确表示,超盛五金为关联方,双飞轴承看似“坦诚相见”,但实际上,第二次闯关的双飞轴承是否吸取教训,真正做到无所隐藏呢?疑问或仍然存在。

在第二次发审会上,关联关系依然是证监会发审委的关注重点。发审会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嘉善松盛精密轴承有限公司(下称“松盛精密轴承”) 、嘉善县圣杰滚针轴承厂(下称“圣杰滚针轴承”)与发行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还存在其他未按规定披露的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同业竞争情况。”

Wind数据显示,松盛精密轴承的法人、100%持股人为顾华娟,有报道称其与双飞轴承实际控制人之一的顾美娟为姐妹关系,该公司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轴承、模具、机械零配件等;圣杰滚针轴承的法人、100%持股人则显示为顾美娟,与双飞轴承实际控制人之一同名,该公司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滚针轴承、五金塑料配件加工。两家公司在业务上与双飞轴承有一定程度的重合。

如此看来,谜团仍需层层拨开,若存在关联关系,那么,看似“洗心革面”、“重头再来”的双飞轴承,再一次犯了“隐瞒掩盖、心存侥幸、意图博弈过关”的“老毛病”。

二问:撑起超盛五金业务的“半壁江山”,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重罚之下,为何仍存侥幸?隐瞒背后,或是一条利益输送链。

回到双飞轴承的关联方超盛五金。从先后披露的四份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出,超盛五金一直位列双飞轴承的前5大供应商,且从大趋势上看,双飞轴承在该公司的采购额呈上涨趋势。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2-2018年,双飞轴承向超盛五金的采购额分别为1139.4万元、1189.36万元、1132.33万元、1118.95万元、1605.18万元、1987.06万元和2341.95万元,整体呈现上升趋势。

再来看超盛五金披露的历年营业收入。Wind数据显示了超盛五金2013-2017年年报,年报中披露了其当年的营业收入金额。2013年,超盛五金的营业收入为2220.5万元,其中,双飞轴承就为其贡献了营业收入的53.56%;2014年和2015年,这一比例下滑至46%左右;2016年,这一比例又回升至52.23%;随后,经历了2017年49.94%的小幅回落后,在2018年,这一比例达到最高点,为60.16%。

由此可见,数年来,双飞轴承的采购撑起了超盛五金营业收入的“半壁江山”。

此外,超盛五金还是双飞轴承的客户之一。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2018年,双飞轴承向超盛五金销售废铜的金额分别为204.63万元、282.12万元、286.71万元。

客户和供应商的双重身份,加上超盛五金的实际控制人姚雨明与双飞轴承实际控制人周引春间的表亲关系,难免让人产生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疑问。

对此,证监会发审委同样发出质疑,发审会上要求双飞轴承做出解释:一是与超盛五金持续发生交易且交易金额较大的原因及必要性;二是报告期内从超盛五金采购铜套的单价与同期从其他非关联方供应商采购同类产品单价是否存在显著差异及原因,超盛五金是否存在为发行人分担成本、费用等利益输送的情形。

三问:用力过猛改趋势,核心财务数据是否真实?

财务数据是否真实是考量信披真实性的核心指标之一。

近几年来,证监会加强对在审企业的现场检查工作,做好“把关人”,牢守入口门槛的信号不断增强。揪出财务造假的IPO企业,让真正好的、高质量发展的企业登上资本市场的舞台。

初心之下,“带病者”无处遁形。双飞轴承首次闯关失败,其中就有着核心财务数据被质疑的因素。首次过会时,证监会发审委就对双飞轴承的毛利率水平、应收账款、净利润、现金流、库存、主营业务收入等核心财务数据提出疑问。

二次闯关,双飞轴承的财务数据“去伪存真”了吗?

先来看毛利率数据。2014-2016年,双飞轴承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76%、33.29%、36.29%,逐年上涨。首次过会时,证监会发审委要求双飞轴承解释其毛利率水平远高于同业的原因。二次闯关时,双飞轴承综合毛利率则开始掉头一路向下,2016-2018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00%、34.33%、30.86%。很明显,综合毛利率前后变化趋势迥异一览无遗。

其次是同样被质疑的应收账款数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2016年,双飞轴承应收账款余额在当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0.92%、24.02%、24.60%,持续上升趋势明显;到二次闯关时,这一趋势同样发生了反转。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8年,双飞轴承应收账款余额在当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24.57%、23.71%、19.88%,“令人诧异”地持续下降。

看似一切在按监管要求的调整趋势,但市场却认为是“用力过猛”。

除此之外,证监会发审委也在发审会上提出:“2019年1-9月,双飞轴承经营业绩同比下滑,请发行人代表:……(2)说明发行人2019年9月起整体订单企稳回升的合理性与持续性,新增订单与下游客户的产销情况是否匹配,是否存在下游客户配合发行人业绩管理提交订单的情形……”。

双飞轴承前三个季度经营业绩同比下滑,但临近闯关,9月起整体订单却企稳回升,是市场合理回升,还是下游客户配合双飞轴承业绩管理提交订单?双飞轴承业绩企稳能否可持续?

由此看来,故事仍未完,疑团仍待解。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