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银行投资类资产高占比风险
2019年8月9日 16:17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工行、信达、长城入股锦州银行背后,是锦州银行近年来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资本充足率下降,加上投资类资产占比自2015年后一直高居80%以上,而2018年年报的推迟只是导火索而已。  

本刊特约作者 刘链/文

继包商银行发生流动性危机之后,又一城商行锦州银行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7月28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包括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在内的部分股东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及指导下,已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信达投资有限公司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且相关方已就该等转让签署有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截至公告日期,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本行内资股分别占本行已发行总普通股股份的10.82%和6.49%。

同一天,工商银行、中国信达相继发布了相应的公告,宣布锦州银行股份转让的事宜。工商银行发布公告称,经董事会审议并一致同意批准,工商银行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工银投资)出资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工银投资近日与相关股份出让方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截至公告发布日,工银投资受让的股份数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相关股份转让尚待满足协议约定的有关条件方可交割。

中国信达也发布公告称,全资附属公司信达投资近日与相关股份出让方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信达投资受让的股份数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由于其各项适用百分比率均不超过5%,因此不构成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下本公司的须予披露交易。

中国长城资产表示,近日与锦州银行部分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受让锦州银行部分存量内资股股份。本次投资尚需满足协议约定的相关条件(包括取得相关监管批准)方可交割。长城资产相关负责人透露,对于此次投资的具体财务收据仍在核实中。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工商银行、中国信达、中国长城资产等金融巨头战略入股锦州银行之前不久,锦州银行因迟迟未公布2018年年报而导致其H股已于2019年4月1日停牌;此外,锦州银行近年来还由于出现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资本充足率下降等一系列问题而备受市场关注。

年报迟发成导火索

表面上看,与包商银行的被接管有所不同,此次锦州银行是被金融机构战略入股,但与包商银行共同点的则是锦州银行2018年业绩报告也迟迟未公布。

4月1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2018年度的业绩报告将会迟延刊发,预期可能会延迟寄发2018年年报。由于上述延迟,董事会会议将推迟。该行的H股和境外优先股将会自2019年4月1日起停牌,以待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

随后的5月14日,锦州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及董事会会议、刊发2018年年度业绩及寄发2018年年报的估计日期。

5月31日,锦州银行又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及其审计委员会于5月31日接获安永辞任函,提出即时辞任该行核数师。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在进行锦州银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于辞任函日期,安永与锦州银行未能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因此,安永未能完成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审计程序。

仅仅过了两天,6月2日,锦州银行又一次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决定委任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为该行新任核数师。该委任已生效,国富浩华已开始对该集团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审计工作。目前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刊发2018年年度业绩。

不过,时至今日,距锦州银行正式更换审计机构由已过去两个月有余,锦州银行仍未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

根据此前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锦州银行上半年资产总额为7483.92亿元,比2017年年末增长3.5%;发放贷款和垫款2406.09亿元,比2017年年末增长15.1%;存款余额为3516.27亿元,比2017年年末增长2.7%。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锦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96.72亿元,同比增长13.4%;实现净利润43.40亿元,同比增长7.7%。不良贷款率为1.26%,比2017年年末上升0.2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42.10%,比2017年末下降26.5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1%、9.57%和7.95%,分别比2017年年末下降0.06个百分点、0.67个百分点、0.49个百分点。

根据中信证券的初步统计,问题银行(包括被接管、延迟披露年报、未延迟但信用风险数据高等情形)资产占全行业资产的比重仅为2.5%,银行业整体系统性风险无忧。中信证券认为,此次锦州银行引入战略投资者,意味着监管层对银行信用风险问题的高度关注,并采取适当措施妥善解决,继续以时间换空间。当前,上市银行整体经营状况良好,尤其是全国性银行在此环境下凸显其良好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控能力。当然,部分地方型银行扩张模式将趋于审慎,并逐渐回归主业。

实际上,近期包括战略入股等一系列动作并非监管部门第一次采取措施以解锦州银行困局,其实在6月锦州银行流动性出现问题之时,央行就出手采取过相应的增信举措。

根据相关报道,6月10日,央行对锦州银行等中小银行发行同业存单提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CRMW)提供信用增进,以支持中小银行发行同业存单。根据当天锦州银行发布的2019年度第141期同业存单发行公告,锦州银行拟发行同业存单20亿元,期限6个月,发行价格为98.4204元,起息日为6月12日,到期日为2019年12月12日,参考收益率为3.21%,期满付息。此次存单由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提供信用增进,支持工具是由人民银行再贷款提供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等多种增信方式为民营企业等提供债券融资支持的工具。中债信用增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为支持工具的受托代理机构。若在本期存单到期兑付日,锦州银行未足额兑付本期存单,中债公司将代理支持工具于兑付日的次一交易日将应补足的兑付资金划付至上海清算所。

从6月的及时缓解流动性之困,到此次锦州银行的战略入股和重组,监管层对城商行的流动性问题和信用问题非常重视,这也是继包商银行事件之后2019年以来推进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又一重要标志性事件。

金融风险扩散可能性小

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后,锦州银行的股权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由于此前锦州银行股权比较分散,且没有一家股东持股比例高于5%,经过这次战略重组后,工商银行、中国信达或将成为锦州银行第一大、第二大股东。截至7月28日,锦州银行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本行内资股分别占本行已发行总普通股股份的10.82%和6.49%,均超过5%的持股比例。

锦州银行资产端投资资产占比较高: 从锦州银行资产端的配置情况来看,截至2018年 6月30日,锦州银行贷款及垫款总额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3.2%,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占本行总资产的比例为56.1%。锦州银行投资资产的主要投向是受益权转让计划,其规模占总投资资产规模的80%。从历史数据来看,锦州银行2014年该项业务占投资资产比例为67%,2015年上升了13个百分点,此后一直保持在 80%以上的水平。也就是说,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锦州银行投资类资产的占比一直高达80%以上,这一水平已远超银行业的平均水平,资产风险已初现端倪。

根据万联证券的分析,与包商银行被接管相比,锦州银行此次引入战略投资人的处置方式更加市场化,预计在对价方面也将按照市场化的方式继续推进,而且,两家资产管理公司在问题资产的处理上又具有较强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降低市场的担忧。工商银行公告称,由本行子公司工银投资出资入股,不纳入本行的并表范围。但是,预计未来在整个银行业的并购重组过程中,国有大行将承担较多的责任,因此,从短期来看,国有大行的比较优势有所下降,但是随着行业集中度的提升,国有大行的优势又将逐步显现。

具体来看,入股锦州银行对工商银行的影响有利有弊。工商银行计划以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买入10.82%的锦州银行已发行普通股,对应市账率为0.47倍,比锦州银行停牌前最后的价格折让34%,这一较低的入股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反映了锦州银行潜在的信用风险。不过,入股锦州银行对工商银行的财务影响比较有限,投资额仅占其2019年预测净资产的0.1%。值得注意的是,锦州银行的贷款集中度较高,超过60%的贷款投放于制造业及批发零售行业,而其同业负债(含同业存单)占总负债的比例达到了41%。作为股东,工商银行将有可能负责为锦州银行补充资本金或偿还债务。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战略投资入股使得市场担忧大型国有银行或需承担更多“国家责任”。

招银国际认为,与包商银行事件不同的是,此次监管层对锦州银行的救助更具市场化特征。国有大行及资产管理公司成为其主要股东,将有助于锦州银行改善公司治理能力及风控能力。锦州银行的股权结构相对分散,透过股权投资也更容易获取公司的控制权。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银行间市场的风险偏好及资金拆出意愿大幅降低,大型及小型银行间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出现明显分层,给区域性银行获取负债带来较大的压力。此次大型国有银行入主锦州银行,将有助于增强债务人的信心,稳定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情绪。

现在的问题是,未来是否会出现更多的包商银行和锦州银行呢?招银国际认为,在宏观经济下行和企业盈利能力下滑的大背景下,由于个别机构自身的盲目扩张和薄弱风控,更多金融机构出现违约甚至“破产”的情况不可避免。对于问题的修正及随之而来的行业格局洗牌通常对大型的、合规度较高的参与者有利。

既然仍会有金融机构暴露风险,那么,金融风险是否会出现进一步的扩散?

对此,招银国际认为,出现大规模金融风险扩散的可能性较低,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目前存在的金融风险主要是区域性的而非全国性的,涉及的多是小型机构而非大型机构;第二,通常而言,化解风险的方式(而非风险本身)对未来形势的走向更具决定性作用。透过观察可以发现,中国的监管机构在应对金融风险时越来越谨慎,更重要的是,它们手上还有充足的政策工具来维持金融系统的稳定。而且,一直以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中国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底线,未来监管部门将推出一系列新政策来保障合理的流动性水平及维护市场信心。

同业市场信用分层初现

从锦州银行发布股权出售的公告以后,除了个别同业存单利率畸高外,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基本保持平稳,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市场交易情绪并未受到锦州银行事件的不利影响,但从包商银行被接管到锦州银行战略重组,向市场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即未来银行也可能会破产甚至倒闭,随着银行刚兑信仰的变化,市场机制的作用议会越发凸显,这会使得银行分层、流动性分层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根据市场人士的观点,锦州银行事件对市场情绪的影响不大,既然已经有工商银行、中国信达等国内有实力的大股东入股,此次锦州银行的经营危机基本已经过去,随着市场信心的逐步恢复,预计未来整体同业存单的发行利率会逐步下降。尽管当前个别银行的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处于较高水平,可能有受锦州银行事件影响导致的短期情绪的释放,但总体来看风险不是很大。

在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的第二天,7月29日,隔夜和7天期银行间质押回购利率DR001、DR007加权平均利率较上一日小幅攀升0.17BP、2.15BP至2.6272%、2.6604%,R001、R007国债逆回购加权平均利率皆下行0.43BP、3.02BP至2.6363%、2.7426%,资金面整体保持平稳,并未出现较大的波动。

同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因临近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与政府债券发行缴款、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对冲后,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故公开市场当日未有逆回购操作。而在7月22日至7月28日那一周,央行进行了两次公开市场操作,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7月缴税对流动性的冲击,资金面已经有所宽松,货币利率反而出现小幅回落。

对锦州银行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一事,我们不能单纯从风险的角度去看,它其实也有好的一面。通过引入工商银行等国内一流银行,对锦州银行而言,能进一步提高该行的管理水平,并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有助于稳定市场参与者的信心,而且,对于目前中小银行融资难的问题也会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从包商银行到锦州银行,频频发生的中小银行流动性问题,使得银行同业存单刚兑被打破逐渐提上日程,这对金融市场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刻。随着中小银行流动性问题的暴露,其同业融资必然越发艰难,唯一可以采取的措施就是开始出售高流动性资产,由此又会引发非银机构和低评级债券融资的困难,低评级债券收益率显著上升,市场出现回购违约。正是由于中小银行同业存单发行困难,其发行利率上升是货币流动性分层的重要标志。随着风险偏好高的中小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开始同业去杠杆,收缩负债是大势所趋,对低资质信用债的需求和对民企小微的融资都出现收缩倾向,信用分层的影响只会更加明显。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