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避答!高德红外的解禁尴尬
2019年5月10日 15:54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屡次拒绝正常采访,事后却于网络平台进行避重就轻的回应,高德红外董秘玩的是哪出?即便如此,这些回应也无法改变公司2018年净利润掺水的事实,由此支撑的高估值也是风险满满。  

本刊记者  许梦旖/文

《证券市场周刊》于4月19日(周五)晚间刊发了名为《高德红外高增长幻象》的报道,这篇分析高德红外(002414.SZ)经营状况的稿件,引来了个人股东避重就轻的回应与对记者人身权利的侵犯;与此同时,高德红外总经理公开表示,公司的媒体沟通渠道畅通。在记者向公司求证后,这篇网络文章随即被删除。

事实上,《证券市场周刊》记者依照正规采访流程三次联系到了上市公司,但董秘均拒绝接受采访,却异常活跃于互动易,称报道中有论据支撑的事实是“不实信息”。

对此,本刊认为,相关网络回应数处偷换概念。从其他收益、坏账冲回、开发支出资本化等会计科目分析比较,高德红外与同行的财务操作差异巨大,这是在大解禁压力下进行的盈余管理还是公司确能自圆其说?

偷换概念的回应

在《高德红外高增长幻象》发出后非常短的时间内,新浪财经通过笔名为“流星”的记者发出了一篇名为《媒体曝高德红外增长幻象 个人大股东怒怼对方不专业》的稿件。

随后,《证券市场周刊》的相关稿件被从Wind资讯高德红外的新闻公告中删除。

这篇回应报道并未能提供任何新的新闻线索与独立采访,反而是对本刊报道的分析进行了选择性地摘取,并将公司个人股东在网络平台上的回应进行了美化。

为保准确传递出双方观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将原文引述高德红外个人大股东回应,并对重点问题澄清其对本刊报道的回应。

首先,这位声称是公司个人大股东的网友在股吧内表示,“商誉,通常业绩不达标,才会计提商誉减值,汉丹机电,实际是公司用1.87亿现金和1172万股公司股份收购的,并且绑定汉丹原管理层,人家25.6元真金白银买的,持有3年了,汉丹一年将近1亿利润,公司太占便宜了。”

这项回应完全是对原文的曲解。原文中对于上市公司收购汉丹机电的报道事实均出自高德红外的法披公告,报道中亦肯定了汉丹机电给上市公司业绩带来的极高增长性。特引用《高德红外高增长幻象》的原文内容以正视听:“高德红外2015年9月以自有资金4.87亿元收购汉丹机电100%股权后,新增了传统弹药及信息化弹药业务,此笔交易也形成了2.8亿元的商誉。彼时,汉丹机电给出的业绩承诺是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累计净利润为2.16亿元。收购完成后,高德红外传统弹药及信息化弹药业务的营业收入增长迅猛,2018年,实现营收4.39亿元,较2017年增长了18.8%,占总营收的40.5%。”

对于本刊提出的补贴占净利润比重较大的问题,这位未具名的大股东旋即在第二条回应中偷换了概念,“各种补贴1.02亿,核高基当然有补贴。如果公司的研发没有成果,或者技术不够先进,政府会给你补贴,你拿个补贴试试?”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历史补贴”与“2018年补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本刊报道明确表示,上市公司的历史补贴均在2000万元左右,但在2018年骤增到1.02亿元,占1.32亿元净利润的比例为77.2%,对净利润贡献巨大。

分项看,其他收益主要包含“有关国家政策享受税收优惠”7192万元、研发投入补贴1346万元、工业强基配套资金等1010万元等,其中税收优惠2017年为零。从其他收益确认时间看,高德红外在2018年第二季度、第四季度分别确认了5844万元、4351万元,相比于2017年5844万元的净利润,其重要性显而易见,但记者却未查阅到相关公告。

净利润规模与高德红外相当的睿创微纳目前正冲刺科创板IPO,该公司2018年净利润为1.25亿元,但其他收益只有1254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只有10%左右。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未能从公告中查询到个人股东声称的“核高基的补贴”,不清楚这位个人股东是从何处得知的?难道高德红外对特定的投资者披露了这一信息?

接着,个人股东代替公司董事长黄立做出了这样的回答,“存贷双高,危险,质押更危险,有没有生活常识。房产抵押贷款,中国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吧,存款也有吧,有更高的投资收益,为何要还贷款,傻呀,质押了不到持有股数20%的股份,何险之有,我们买股票还可以超过家庭资产的20%,不融资怎么快速发展。”

那么,难道融资了就能快速发展?事实上,高德红外2010年IPO时募集到19.5亿元资金,此后的2016年又进行了定向增发,募集了6.21亿元,合计超过25亿元。

但这些资金的使用效率如何?上市前的2009年,高德红外的营业收入为3.53亿元,净利润为1.38亿元,上市之后只在2010年净利润达到了1.4亿元,此后再也没能创出新高,其中耗资4.87亿元购买的汉单机电在2018年贡献了8033万元的净利润,此外尚剩余2亿元募集资金,目前来看,其他募集资金使用效率并不高。

另外,在本刊文章刊登后,董事长黄立继续对股权进行了质押与解除质押的操作,但用途却改为了“个人用途融资”,在报道发出之前,公告中用途一栏仅为“融资”,这位股东好像又一次揣摩错了董事长的心思。

对于高德红外的坏账冲回操作,公司董秘与个人股东统一了口径。个人股东声称,“110万坏账和21万坏账,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89673万,这两个加起来131万,不到万分之十五,何险之有,前两年的股票单向交易费率是千分之二,大家短线一样活跃啊。”公司董秘同样表示,“公司报表中110万元对应的类别为单项金额虽不重大但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因此对公司生产经营无重大影响。”

需要强调的是,本刊文章中从未提及过个人股东与董秘所说的“110万坏账”,报道原文为“报告期间,高德红外确认的各种补贴为1.02亿元,2017年同期为2785万元,即便是扣非净利润,也是靠着-3153万元的资产减值冲回获得,而2017年同期则为6255万元的计提,不考虑这一因素,扣非净利润基本没什么增长。这样的故事如何支撑目前二级市场超过160亿元的估值?”此外,高德红外的行业对标公司大立科技(002214.SZ)在同期并未进行坏账冲回处理,而高德红外则依靠2017年过低的业绩支撑了2018年的业绩增长,公司的真实基本面远不如表象那么光鲜。

而且,个人大股东的长篇回应中遗漏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即高德红外异常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2014年,公司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为59.3%,资本化金额9772万元,而当年的归母净利润却只有6795万元!高德红外靠着研发投入资本化美化了报表。但奇怪的是,在2014年年报中,高德红外当年的研发投入金额不过6711万元,何以在2014年年报中仅资本化金额就高达9772万元?不过,公司2015年年报显示研发投入为16483万元。2017年,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再一次解了高德红外的“燃眉之急”,该年度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高达6390万元,公司当年归母净利润却只有5844万元。再到2018年,高德红外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为6771万元,资本化率达25.3%,同期公司的归母净利润为1.32亿元。

而大立科技历年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都为零,同行的睿创微纳也基本上是把研发费用全部费用化处理。高德红外异于同行对研发投入进行了如此高的资本化,客观上对业绩有美化作用。

解禁下的压力

高德红外在2019年一季报中预告上半年净利润为1.23亿-1.64亿元,同比增加20%-60%。

实际情况有待半年报的披露,不过靓丽的半年报却有利于相关方的解禁减持。

2016年9月,高德红外的大股东关联方及员工持股计划分别斥资3亿元和3288万元参与定增,锁定期为三年,到2019年9月底解禁,增发价格为25.60元/股,期间高德红外仅进行了少量的送转和分红,5月9日高德红外收于16.44元/股,参与方目前被套。

最后,该股东以个人身份避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释放出不用担责的所谓利好:“军工,好多不方便披露,会有惊喜的。”可是,个人股东又如何知道这些利好?

真实情况是,高德红外的估值高企。截至2019年5月9日收盘,高德红外的市盈率高达百倍以上,而其所属的申万三级行业“其他电子III”平均市盈率仅43倍。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