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财富启示录
2019年5月10日 16:12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研究财富的保值增值,最好的方式是纵观世界各国股市的长期走势。研究发现,幸运国的股市长期回报率最好。  

本刊特约作者  明辉/文

圣经启示录里说,灾难的四骑士是战争、饥荒、瘟疫和死亡。纵观整个20世纪,四骑士出现了两次,分别对应两次世界大战;其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持续时间更久,空前的杀戮、占领、饥荒和瘟疫,对财富的毁灭程度更大。

艺术品:在战争中风险大

虽然艺术品可以藏匿,但需要苛刻的存储环境,在战火纷飞的条件下,人心惶惶不可终日,遇到到处劫掠的人更是危险。最重要的是,战争伴随着毁灭和饥荒,收藏者也会怀疑这些艺术品能否变现以换取食物。特别是在被占领的国家,艺术品的保存更是难上加难,绝不是保存财富的好方式。

当时,纳粹空军元帅戈林钟爱艺术品,贪婪地从各国掠走无数珍品。另外,占领军也偷走数千件艺术品,很多就此一去不复返,战后即便要追回也是千辛万苦。如巴黎的伯汉兄弟,经营高级艺廊。德军一来,他们马上把莫奈、雷诺瓦、毕加索、塞尚等画作分成两份:一兄弟运到摩纳哥,逃过一劫;另一兄弟却错判形势,藏在自己的豪宅中,结果德军搜查发现,全部抢走;最令人痛惜的是,两兄弟把最好的名画藏匿于法国崎岖偏远的城堡中,他们认为德军永远不会到那里,结果因为城堡仿白宫的造型激怒了德军,被纵火焚烧,藏匿其中的无价名画毁于大火。

波兰三大富豪选择将珍宝埋在地下,不幸的是,他们都遭到告密者出卖(当人们挨饿受冻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全部被德军没收。二战结束后,仅华沙地区就有1.35万件艺术品申报遗失。当然一些艺术品逃过纳粹的魔掌,如巴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豪宅在战时被德国征用为空军指挥部,但是戈林没想到在书架的背后还有一间密室,里面藏满了罗斯柴尔德收藏的最佳画作。

黄金珠宝:各有千秋

1942年,日军占领香港时,当地人发现他们的金钱和山顶别墅一文不值。在那种极端困境中,珠宝反而是最好的财富保值工具,可以轻易拿去换取粮食和药物等生活必需品,因为日本军官想用珠宝去讨女人欢心。

但在欧洲等被占领国家,流传着很多故事:有人拿着价值不菲的珠宝去黑市交易,只能以低价脱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逃到英美两国后,也靠变卖珠宝生活及东山再起。

在伦敦空袭期间,英国犯罪率急剧上升,尤其城市,被炸房屋遭洗劫,盗窃谋杀陡增。富人损失惨重:众多私藏的无价传家宝不翼而飞,有钱人必须亲自看管贵重物品。一位英国老太太透露,她有四年时间是跟珠宝睡,而不是跟丈夫睡。珠宝是最容易携带和变现,也是最容易保护的财产形式。

在战争时期,几乎每个参战国都发生了恶性通胀,尤其是被占领国和战败国,这对财富保值来说是毁灭性的。历史显示,在二战期间被占领的欧洲,黄金是最好藏匿、保值及维持部分流动性的资产。

法国的富豪家族世世代代都囤积黄金。根据瑞士的私人银行家记载,1939年法国多数富豪家族的财产中,约有20%是金条,都放在瑞士或埋在自家别墅的后花园里(遗憾的是,他们几乎没有投资美国股市)。恶性通胀发生时,法郎兑美元一路狂贬,但以法郎计价的黄金价格跟着飙涨。黄金的实际价格,比房产和实业的飙涨还要快,具体高出多少,现在很难知道。

但在那可怕的岁月里,黄金避险有三个问题:(1)若要变现,你必须找到买家或黑市交易者,两者都存在危险,在当时充满告密和背叛的野蛮社会,任何事都会发生,你可能会被当场谋杀抢劫或被人盯上、引祸家中。(2)即便找到交易方,也是买方市场,金价会大打折扣,你只能被迫接受;身临其境的人讲到,当时暖和的衣物和食物是大家最想得到的东西,拿黄金出来就真的能换到食物吗?人首先要得到温饱,才会贪图财富。(3)你必须自己亲手藏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过,整体来说,卖几块金条比卖房产或实业的危险性和代价要小得多。

不动产的保值增值具有普适性

1940年的法国富豪世家,经历二战,到1950年依然富有,主要因为他们拥有农场、地产。期间还经历了恶性通胀,但他们拥有的不动产在名义值上也大幅升值,实质上从1940年增值了20%。换句话说,不动产是对抗通胀的绝佳方法。无独有偶,意大利的情况也是如此,约20个意大利富豪世家也是靠持有不动产,在墨索里尼时期、德国占领期、盟军入侵期,保住了财富。

1914-1950年,德国是一个几乎无法让财富保值和增值的地方:输掉两次世界大战,巨额赔款、恶性通胀、独裁专政,遭遇占领、轰炸。如果你是一名非犹太裔德国人,应该怎么办?应该说,这是数千年来有钱人都面临的问题,包括美国南北内战:小说《飘》里,当联邦军逼近,南方乡间处处陷入火海时,斯嘉丽的父亲临终时交代,一定要想尽办法保住塔拉庄园的地产,“只有土地才是真真切切重要的。”二战历史大致佐证了这样的观点,更别说作为长期幸运的战胜国(如美国等)不动产。

房产下面的土地永远都在,即便遭到轰炸,地契被毁,当地人也知道那块地是谁的。有时,如果原来的地主讨人厌,当地人就会顺势忘掉所属权(积德更重要)。总体而言,土地可以保值,无论是农地、林地或建设用地。

德国和日本一样,盟军占领比较温和文明,人民的财产权获得了尊重(原东德除外)。不过,柏林墙倒塌后,东德的地产价值也恢复了。在遭到轰炸的城市,被毁的住宅或地产都得不到赔偿,但所有权得到保留。

1940年,如果你在日本的财产都是土地,那就保住了财富,尤其是在东京和大阪的工商、住宅用地。即便土地上的建筑物经历二战被完全炸毁,还是要死守土地,相信日本终究会浴火重生、重新崛起;战后繁荣期一来,地价开始狂飙,你就成了大富翁。战后日本的商业、住宅用地是很好的投资标的。1950-1990年,日本的名义收入翻了50倍,土地价格翻了330倍。1990年泡沫破灭后,地价大幅下滑,但近年又再度攀升。长期而言,日本的股票和土地都是不错的财富保值和升值工具。

当然,战时土地的流动性很差,当家人饥寒交迫时,你空有一堆地产却无法产粮也一样没用。不动产、实业、股票,只有在投资期拉得足够长时才有用。

股票仍是长期回报最佳

研究财富的保值增值,最好的方式是纵观世界各国股市的长期走势。研究发现,幸运国的股市长期回报率最好。所谓幸运,是指没有战败、未遭占领、整体稳定、未受恶性通胀的国家。研究显示,幸运国在1900-2000年的实质报酬率(经通胀调整后),以本国货币计算是6.5%,以美元计价是6.2%,这个数据包含了再投资收益的总回报率。

在这100年里,美国股市的实际报酬率是6.9%。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以标普500指数和CPI指数计算,结果是20世纪的实际报酬率为7%,几乎一样。长期7%的实际报酬率其实相当优异,这表示股市的资金每10.6年购买力就翻两倍,每20年就翻四倍,相当惊人!

幸运国比不幸国每年的股市回报率高230个基点,而且波动性更小(20.4% VS 24.6%)。一年多出230个基点,再以复利计算100年,那是相当惊人的数字。不幸国的政府公债很多是负报酬,其通胀率几乎是幸运国的两倍。战败国及遭到占领的国家,为它们的不幸和罪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其股票报酬率很低就是证明。日本和德国在战后都专心重建经济,所以重新创造了财富。伊拉克等大部分国家则相反。

历史资料清晰显示,战胜国的金融资产都有很好的报酬,股票的长期表现最好。英美股市都有惊人的预测性,在长期的战争中,它们都精准察觉到局势的转折点。但在这跌宕起伏的过程中,需要投资人必须有耐心和毅力。

今天,这些幸运国依然是比较强大、成熟的经济体,但普遍面临着人口减少的挑战。未来高成长的经济体将会是发展中国家或新兴市场,它们有迅速成长的劳动力和生产力,这些都成为最佳股市的条件。但是它们的实质收益和购买力很难持续高增长,换句话说,高成长国家一直在不断的更换。

资产配置之道

犹太人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他们有根深蒂固的难民思维,永远保有忧患意识。1920年代纳粹崛起之前,犹太人早就是德国社会与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犹太人的祖先早在中世纪末期就在法兰克福生活,他们在日耳曼帝国里受到尊重。1930年代初期,德国上流社会的犹太人觉得自己就是德国人,身家相当安全。他们知道社会里的反犹情结,但他们自认为在德国的地位已经稳固并完全融入德国社会。

到1935年底,已有10万名犹太人离开德国,还有45万名犹太人仍在观望。然而时间拖得越久,犹太人移民的成本越高。德国顶尖犹太银行家麦克斯·华宝在1938年底不得不出售银行事业。华宝家族离开德国时,1160万马克的资产账面值,经过70%折扣、54%所得税、90%外汇税之后,只剩15.5万马克,所谓财富征收,莫过如此。至少他们安然逃离了。

拥有财富的人应该永远要牢记一件事:启示录里的四骑士,总是会再次现身。从远古以来,财富拥有者就一直面临着各种威胁。财富令人眼红,也令富者得意忘形。多元化投资是必要的,分散在股票、私募股权,以及能够创造现金流的实业;股市在重大转折点有惊人的直觉反应,随时注意投资大众的集体智慧。就如华尔街的俗语:大事即将降临时,它的影子总是先投射到纽交所上。

尼采曾说,忽视过去,如瞎一眼;沉迷过去,如同失明。我们无法预测灾难的“黑天鹅”何时出现,千万不要沉迷于“黑天鹅”事件。预测的太早,其实和错误没什么两样。还是尼采说得好:盯着深渊太久,你也成了深渊。

考虑到流动性,股票仍是保存财富最好的方法。即便在20世纪的百年间,德、意、日等国经历了长期梦魇,股票还是提高了资本的实质购买力。《对冲基金风云录》和《战争、财富与智慧》的作者巴顿·比格斯认为,家族应该把75%的财富投资在股票上(注:投资需谨慎,仅供参考)。20世纪的历史证明:股票应该作为主要投资,而不是唯一的投资。耶鲁大学基金掌舵者大卫·斯文森喜欢说,在这个容易出现通胀的世界里,你应该成为权益的拥有者,而不是放款人;你的多数投资应该放在全球性的股市里,别想抓住股市短期波动的时机,应该注重股市长期的实质复利购买力。

同时,在容易出现战争和混乱的地方,土地和房产是最安全的财富保障。不起眼的农场,而非豪宅,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实体建筑可能会被炸毁,但土地永远都在,无法被掠夺到其他地方。如:在法国和意大利,拥有及经营葡萄园是很好的财富保值方式;而在1940年代的日本,最好的财富保值方式是创业思维、拥有工业用地和日后可能壮大的事业。

最后,综上所述,品味古老的东方文化,更是充满长期智慧。立功、立德、立言,或许是最好的财富传承。

作者为君茂资本合伙人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