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翔环境家当所剩不多
2019年1月11日 15:23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天翔环境看似专注于环保主业,但其业务种类开拓太快,不同业务接力式支撑公司业绩。最近更因巨额债务逾期无力归还,牵出控股股东占用巨额资金的事实。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2018年10月8日,天翔环境(300362.SZ)爆雷,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致使部分债务逾期。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3.8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21.09%。

虽然公司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并获得地方政府及当地各金融机构扶持以推动公司尽快脱困,但依然阻止不了逾期债务急剧增加。截至11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暴增至12.8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70.95%。

公司预计,截至2019年2月28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将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13.1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72.82%。

天翔环境之所以无法偿还逾期债务,是因为家底不丰厚。公司连同专业机构对占用资金进行了专项清理,目前初步清理出占用金额约为23.55亿元,日最高占用额约23.55亿元,其中经营性占用0.71亿元(主要是终止购买大股东土地、办公楼和剥离节能业务形成),非经营性占用22.84亿元。

上市短短几年,天翔环境大股东资金占用东窗事发,且大股东的股权全部质押及轮候冻结,难以自保,又拿什么来还钱?

对外担保惹火烧身

截至目前,包括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在内,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为7.2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41.45%。

公司为大庆绿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宽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分别提供了4.38亿元、9802.68万元担保。目前,两家公司已出现逾期未能偿还相关融资租赁款项的情形,债权人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关联方扶持上市

天翔环境前身为天保重装,自称是国内纯碱行业最大的分离机械及配套设备供应商。但从收入来看,公司最初的核心业务——分离设备,收入年年递减。2010年至2012年、2013年1-6月分离设备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1亿元、1.26亿元、9554.46万元、4459.0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4.37%、41.31%、28.32%、26.62%。公司把业绩下滑归因于持续紧缩的货币政策、国民经济增速放缓、行业需求下降等。

在上市的关键时期,水电设备业务异军突起,成为天翔环境的支柱产业。2010年至2012年、2013年1-6月,水电设备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76.01万元、1.33亿元、1.83亿元、8163.6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5.38%、43.48%、54.35%、48.75%。

幸亏水电设备业务给力,公司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每年勉强维持增长。

而天翔环境的水电设备业务为何发展得这么好呢?因为有大力支持的关联方好客户——安德里茨集团,全球最大水电设备制造商之一。2010年至2012年及2013年1-6月,安德里茨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分别贡献营业收入为1694.22万元、7792.67万元、1.19亿元和8047.2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6.36%、25.49%、34.93%和46.13%。水电设备业务毛利率超过30%,2012年更是高达36.11%,非常可观。毕竟天翔环境是作为安德里茨集团的水电设备(包括涡轮、发电机、主要进气 阀和双方一致同意的其他部件)在中国的生产基地。

值得注意的是,安德里茨集团下属企业安德里茨(中国)是天翔环境的第二大股东。

由于付款非常积极,天翔环境每年都可以预收不少货款。2010年末,安德里茨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预付货款2387.8万元,占天翔环境预收款项的53.54%;到了2013年6月末增加至6202.59 万元,比例提升至73.18%。安德里茨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在为天翔环境贡献大量利润的情况下并没有拖欠货款,这样天翔环境就可以计提一些坏账准备,让净利润迈过3000万元的IPO净利润红线, 公司2010年至2012年净利润分别为2983万元、3072万元、3271万元,每年保持一点点的增长。对于IPO而言,已经足够。

2009年11月,天保重装和安德里茨集团下属企业安德里茨水电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在水电设备生产、投标、技术指导、人员培训等方面展开战略合作。同年12月,安德里茨(中国)通过向天保重装增资和受让天保重装控股股东邓亲华持有的天保重装股权共取得7703158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2011 年 3 月,公司和安德里茨水电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修正案,对公司未来三年承接安德里茨水电全球范围内的水电订单加以计划和预测,根据该修正案,2011年至2013年,安德里茨水电将向公司提供订单金额分别为1.3亿元、2.5亿元和3亿元。

天翔环境通过安德里茨集团提高技术能力、管理水平和市场知名度、扩大销售,最重要的是能使业绩满足IPO的要求,而安德里茨集团通过入股,可以在开拓中国市场的同时获得巨额资本收益,双方各取所需。

2014年,天保重装在创业板上市后,分离设备业务一如既往地稳定下滑,到了2017年更是只有409万元收入。水电设备业务也急剧萎缩,到了2017年只有3229万元收入。

水电设备业务大幅下滑,是因为安德里茨集团支持力度大减,2014年至2017年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25亿元、8341.66万元、2697.91万元、3039.27万元。

节能工程业务接棒登场、退场

由于分离设备业务、水电设备业务的下滑,天翔环保马上完成挖掘出新的增长点。节能工程业务成了天翔环保增长故事中的“新主角”,2014年,节能工程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占比40.27%,而分离设备业务及水电设备业务加起来才39.67%。节能工程业务毛利率达33.40%。

公司在年报中表示,2014年,在国内经济调整增速放缓的形势下,水电设备市场竞争激烈,下游化工纯碱行业市场低迷,公司重点发展环保节能业务,转变原有经营模式。

刚一转型,大单就来了。2014年3月,公司与湖南裕华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签订金额总计为7400万元的合同。同年6月,又与金昌奔马农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昌化工”)签订合同金额为2.07亿元的订单,占公司2013年度营业总收入的58.08%。

很快,同年6月10日,公司股价涨停,市值增加了2.30亿元。

2015年,节能工程业务实现的营业收入为9816.61万元,占比19.88%,毛利率36.76%。

2016年,天翔环境突然因战略规划发展需要,不再从事化工节能板块的经营活动。公司向全资子公司成都天保节能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天保节能”)出售公司所涉及的全部化工节能业务及相关资产,随后将持有的天保节能100%的股权以1元转让给实际控制人邓亲华旗下的成都亲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亲华科技”)。同时,公司享有的天保节能因转让资产产生的债权合计19521 万元也由后者一并承担。

2014年收益增长点主要来源于纯碱行业合同能源管理节能业务。当年金昌化工给天翔环境贡献营业收入1.28亿元,占比32.04%,为第一大客户。

公告显示,2013年,金昌化工总资产已达12亿元,实现销售收入7.4亿元。看上去履约能力比较强。但天眼查显示,金昌化工2013年以来被执行人信息高达80条,从2015年以来已经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现在,金昌化工贡献的收入是否真实、货款是否可以收回等问题,随着节能工程业务的剥离而无法再探知。

环保业务又成新主角

2015年,环保业务突然成了“新主角”,贡献营业收入2.1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42.62%、毛利率47.17%;2016年环保业务贡献营业收入高达9.33亿元、占比86.89%、毛利率39.33%。

环保业务产业链很长,天翔环境从事的到底是环保业务的哪些产业?公司的业务种类发展太快,从市政水处理、污泥处理产业链延伸至油土、含油污泥、压裂返排液等石油环保领域、乡镇污水处理、有机废弃物处置,环境监测及河道、湖泊环境综合治理解决系统等多个环保战略新兴领域。

到了2017年,按产品分类收入已经不见环保业务的踪迹,市政污水处理业务成为“新主角”,贡献营业收入5.4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57.79%、毛利率44.37%;油田环保业务贡献营业收入1.14亿元、占比12.08%、毛利率44.95%;餐厨及有机废弃物处理设备业务贡献营业收入1.41亿元,占比15.03%、毛利率36.45%。

在2017年年报中,天翔环境重新划分2016年产品分类收入,油田环保业务营业收入4.94亿元,占比46.01%;市政污水处理业务营业收入2.78亿元、占比25.87%;餐厨及有机废弃物处理设备业务营业收入1.41亿元,占比15.03%。

2018年上半年,市政污水处理业务营业收入锐减至1.63亿元,下降三成,油田环保业务营业收入锐减至3094.02万元,下降近五成,两者联手贡献超过八成营业收入。餐厨及有机废弃物处理设备业务在此期间没有得到亮相机会。

分离设备、水电设备、节能工程、环保业务、油田环保、市政污水处理先后接力贡献主营收入,看上去都是环保大戏,专注于主业。此后还有什么续集?

油田环保业务的营业收入在2016年暴增至4.94亿元,2017年锐减至1.14亿元,大起大落。虽然市政污水处理业务非常给力,但2017年,天翔环境的营业收入还是下降了12.47%,这是2008年以来首次下降。2017年,天翔环境净利润锐减至6533万元,几乎腰斩。

2018年第一季度,天翔环境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69%,净利润同比增长28.07%,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9.06%。在季报中天翔环境表示,公司整体业绩保持良好的发展趋势。没多久,同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4.16%,巨亏1.27亿元。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9.87%,巨亏2.43亿元,更大的亏损是不是还在后头?

油田环保业务语焉不详

油田环保业务是天翔环境2016年第一大收入来源,2017年第三大收入来源,但天翔环境从来没有披露该业务的重大合同、中标情况。要知道,2016年以来,油田环保业务已经贡献了近7亿元的收入。

从2016年年报得到的信息是,当年,公司油气田环保完善热洗、热解、压裂液回注、回用、外排的技术整合和研发,加大科研投入在保证技术处理 达标的基础上提高单位设备的产能、降低处理成本,优化监测控制以期保持行业的技术领先;组建专业的运营团队和设立专业化成都天盛华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大庆海啸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成都西石大油田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主要设备以及存货、知识产权。在满足现有的市场业务的技术研发的基础上开始涉及油田土壤污染修复、泥浆不落地等环保项目,以及提供油田清洁生产和油田污染物综合防控治理的系统解决方案,报告期内,公司完成在大庆、辽河、华北、大港、新疆等地的油田含油污泥等处理业务布局,业务实现快速增长。

此外,并无该业务开展时具体的项目名称和合同金额。

但其他业务均披露了重大的签约项目名称和金额。

国际化买买买

2014年,天翔环境的全资子公司天保重装国际贸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保国际”)投资CNP公司,天保国际对其出资4.5万欧元,占45%股权;因欧洲圣骑士购买Airprex 污泥除磷技术及PCS合作协议需支付100万欧元,公司按持股比例,向其支付45万欧元,总计投资49.5万欧元。

2015年8月,天翔环境以5.42亿元收购成都圣骑士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圣骑士环保”)100%股权。为了本次收购,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将用于收购美国圣骑士公司 80%股权及圣骑士房地产公司100%股权、专项偿还银行贷款和融资租赁款、补充流动资金等。2015年,成都圣骑士环保贡献营业收入1.22亿元及净利润3052.42万元,占天翔环境营业收入的24.64%、净利润的64.38%。

2016年,天翔环境启动收购Aqseptence Group GmbH(欧盛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德国AS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为17亿元,这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工业过滤和分离、水处理设备与系统解决方案的综合供应商。

天翔环境表示,国际化并购整合是公司全面实施向环保领域转型发展战略的重要一步。

2018年6月,收购德国AS公司获得证监会批复。

然而,关键时刻掉链子。公司实际控制人邓亲华及其一致行动人邓翔因债务纠纷, 亲华科技持有的成都中德天翔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德天翔”)20.59% 股份被冻结,导致中德天翔股权无法过户。因此,公司收购中德天翔 100%股权存在不确定性的风险。而中德天翔间接持有德国AS公司100%股权。

大股东占用资金是因为“爱得太深”?

据天翔环境的问询回复,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形成原因以及相关内控失效的原因主要是,控股股东负债参与收购与上市公司产业相关的德国AS公司和ALBA欧绿保项目,而相关资产长期不能注入上市公司(AS 公司从境外股权交割到获取批文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导致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水平不断下移,同时控股股东长期背负较高利息的资金成本,资金负担不断累积并加大,再加之受市场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大股东融资能力下降,大股东负债负担不断恶化所致。 自上市以来,控股股东积极支持上市公司相关产业发展。2016年,为支持上市公司环保战略转型聚焦主业发展,控股股东收购从上市公司剥离的化工节能业务,以及为上市公司筹划研发中心先行购买成都天府新区兴隆湖办公楼及土地。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实施的股权激励,控股股东又为员工承担了部分本金及全部融资利息,同时还为上市公司孵化有稳定现金流的产业项目;此期间控股股东实施增持计划,稳定市场信心。控股股东严格遵守减持承诺,从上市至今从未减持上市公司股票用于偿债。

但是,自2017年以来,国内金融环境发生较大变化,融资渠道收紧和融资成本不断上升,造成控股股东资金链紧张。而上市公司大多数融资均有控股股东担保,如果控股股东的个人征信出现问题,上市公司也将面临着提前还贷、债务违约、融资受限等问题,进而影响征信及生产经营。在此背景下,控股股 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用于归还上述部分负债本息,控股股东及相关人员没有严格 按照内控制度的相关规定履行程序审核审批,致使货币资金管理会计系统控制和内部监督失效,导致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相关内控失效。

按照这样的解释,控股股东为上市公司做了这么多事情,有些还是默默进行的。那么,钱从哪里来?而大股东从上市公司占用了22.8亿元。这笔钱只能帮大股东偿还部分本息,那么,大股东窟窿到底有多大?

质押股份是控股股东资金主要来源之一。2014年6月6日,邓亲华共持有公司34.03%的股份;累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 99.13%,占公司总股本的 33.73%。从这一天开始,邓亲华股份质押比例基本上都在98%以上。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开始,邓亲华已经很难再从质押获得巨额资金。

2018年11月20日,邓亲华持有公司股份30.43%,本次触及平仓线的为先前质押的股份81512946股,至此已累计质押股份130320793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7.99%,占公司总股本的29.82%。

天翔环境提供的数据显示,大股东2018年1月份开始占用资金,这一个月提款17.41亿元,还款3.36亿元,2月至6月合计提款15.62亿元,还款6.83亿元。

但大股东真的在2018年之前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毕竟,2014年中期,控股股东几乎全部质押了股票,后来的资金需求越来越大,大股东是怎么解决资金需求的?

从天翔环境的货币资金来看,2015年年末,货币资金余额较年初增加13.71亿元,主要是受到非公开发行股票定向增发款项约9.76亿元以及收购美国圣骑士公司及圣骑士房地产形成非同一控制合并增加所致。之后,货币资金金额非常稳定。2016年13.01亿元、2017年15.17亿元,2018年占用资金事件东窗事发,大幅下降。

2018年6月末,货币资金由票据保证金、保函保证金构成,其他货币资金期末余额8.27亿元,其中,票据保证金5000万元,保函保证金3.46亿元,定期存单4.3亿元。使用受限制的金额为8.27亿元。

上市公司往往利用闲置资金买一些理财产品增加收益,但天翔环境2015年至2017年三年年末货币资金都比较稳定,且都没有进行委托理财。

一方面,货币资金看上去基本不动,另一方面,有息债务却暴增,从2014年年末的5.63亿元暴增至2017年年末的23.59亿元。2018年6月末的其他应付款中有6.67亿元为借款。

为了充分发挥天翔环境的借款能力,关联方提供大量担保。2018年半年报披露,关联方提供的尚未履行完毕的担保金额为16.85亿元。

2018年9月末,其他应收款21.13亿元,主要是大股东资金占用情况,对于该部分款项,公司表示将全力追收,故暂未计提坏账准备。一旦计提坏账准备,天翔环境还有多少底气?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