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爆炒东方通信 演绎“造富”神话
2019年1月11日 15:25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压抑许久的资本开始有恃无恐的享受新年,东方通信般的资本狂欢是否会持续上演?  

本刊记者  王东岳/文

沉寂三年的东方通信(600776.SH)在岁末年初再次迎来资本“临幸”。1月7日,东方通信收获新年的第三个涨停板。

自2018年11月26日起,东方通信身携“5G总龙头”光环,股票价格“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尽管上市公司连发三份风险提示公告,明确表示参与5G通信网络建设尚存在不确定性,却依然无法阻止二级市场的“投机”热情。

与2018年同期屡遭“特停”的其他公司相比,包括东方通信在内的一众公司似乎在新年里得到了更多的“包容”。颇受市场关心的是,如东方通信般的资本“狂欢”是否会引来监管控制?一旦热度消逝,缺少基本面支撑的东方通信又将如何收场?

股价频繁异动 

作为一家老牌上市公司,东方通信早在1996年就已经登陆资本市场。上市之初,东方通信主要从事包括GSM、CDMA在内的各类移动通信终端产品的研发与销售业务。

由于受到移动通信设备行业的激烈竞争和技术迭代因素影响,2002-2005年的四年间,东方通信有3年出现巨额亏损,累计亏损金额超过17亿元。

2006年,东方通信开始逐步调整业务结构,公司逐渐形成了以专网通信为基础的企业网及信息安全产业、以金融电子为基础的智能自助设备产业和以信息通信技术为基础的综合服务产业三大核心业务。

重新划分业务布局后,东方通信的营业收入开始不断缩减。

2006-2017年,东方通信营业收入由峰值的195.99亿元逐渐下滑至2017年的24.37亿元。同期,公司市值伴随净利润波动历经几度轮回,最终由2007年的125亿元峰值降至2018年的46.47亿元低点。

Wind显示,自2013年以来,市场上便鲜有机构前往东方通信调研,券商关于公司的研究报告也是寥寥无几。

但近两个月,股价的频繁异动开始将东方通信重新拉进公众的视野。

交易数据显示,2018年11月26日,东方通信尾盘涨停,公司由此进入“连板”状态。截至2019年1月9日,东方通信股票价格由4.46元/股升至16.29元/股,区间累计涨幅265.25%,位列两市股票价格区间涨幅首位,被市场冠以“5G总龙头”名号。

与很多自抬身价、主动“贴金”的公司不同,东方通信并不接受这样的市场“冠名”。

1月10日,东方通信第六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主要为企业网和信息安全产业、智能自助设备产业、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和其他产业。2017年,公司企业网与信息安全产业实现的销售收入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约为13%,目前该产业主要产品为PDT与TETRA制式专网通信产品,与5G通信网络建设关联性不大;公司信息通信技术服务与运营产业销售收入占同期营业收入占比重约为22%,目前国内5G网络建设尚未正式启动,具体发展进程尚未明确,该产业参与5G通信网络的建设及参与份额尚存在不确定性。

同时,公司还表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生产经营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亦不存在影响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异常波动的重大事宜及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非经营性盈利“依赖症”

在风险提示公告中,东方通信表示,截至2019年1月9日,本公司静态市盈率为173.09倍,明显高于公司所处行业市盈率水平。

按照目前广泛流行的投资逻辑,一家上市公司的价值约等于公司未来经营可实现的全部现金流量的贴现值。这意味着,持续稳定的营业利润和真实的自由现金流是构成公司价值的基石。

就上述定义而言,东方通信无疑是被“高估”的。

根据交易数据,截至2019年1月9日,东方通信的A股市值约为204.6亿元。财务数据则显示,2017年,东方通信实现营业收入金额约为24.37亿元,净利润金额约为1.18亿元。

2018年1-9月,东方通信实现营业收入15.62亿元,同比下滑2.16%;实现净利润7670万元,同比增长11.14%,公司业绩增幅并不明显。

更为重要的是,2000年至今,投资收益和营业外收入始终是东方通信的业绩支柱。在已上市的22年里,东方通信有14个年份的投资收益占营业利润的比重超过50%。

2018年1-9月,东方通信共实现投资收益6143万元,同比增长146.85%,占同期营业利润的比重约为64.9%。

2015-2017年,东方通信实现的投资收益分别为4609万元和5631万元、5970万元,分别占同期营业利润的33.31%、68.27%和49.05%。

根据年报,东方通信的投资收益主要包括委托贷款取得的投资收益和权益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收益。其中,委托贷款取得的投资收益占比相对较高。

根据年报数据,2010年,东方通信通过委托贷款业务实现投资收益2434万元,约占同期营业利润的81.57%;2015年和2016年,东方通信委托贷款业务取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3441万元和4403万元,占比分别为24.87%和53.39%。

2017年,东方通信委托贷款业务实现的投资收益下降至9万元。但同期,公司新增其他投资收益3117万元,约占同期营业利润的25.61%。

此外,理财收入和政府补贴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厚了东方通信的业绩。

2015年和2016年,东方通信因购买理财产品实现的利息收入分别约为1691万元和683万元,分别占同期营业利润的12.22%和8.28%;同期,公司获得的政府补贴分别为5538万元和4327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28.87%和35.49%。

或是受此影响,近年来,东方通信的经营现金流表现与净利润始终背离。

2015-2017年,东方通信实现的净利润金额分别约为1.7亿元、9163万元和1.18亿元。但同期,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1万元、-5857万元和-6862万元。

以此计算,2015-2017年,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同期净利润分别存有-1.81亿元、-1.52亿元和-1.87亿元的差距。

资本“造富”神话何时休?

外部经营环境无明显变化,内部经营状况也没有大幅改善,东方通信股价暴涨难免被市场解读为又是一次“游资”炒作行为。

从公开数据来看,有多家券商营业部频繁出现在东方通信的买卖席位。

数据显示,2019年1月7日至1月9日,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买入东方通信6915万元,卖出6048万元,累计交易1.33亿元;平安证券银川凤凰北街证券营业部买入5721万元,卖出5604万元,累计交易1.13亿元;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买入4959万元,卖出5268万元,累计交易1.02亿元。

此外,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营业部单向买入东方通信8620万元,位列买入第一位;中天证券台州市府大道营业部单向卖出8142万元,位列卖出排名第一位。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营业部并非第一次同时出现在股价暴涨的上市公司交易席位中。

稍早之前,恒立实业(000622.SZ)因17个交易日内取得14个涨停板被冠以“妖王”称号。根据龙虎榜交易数据,在2018年10月23日至11月16日间,除平安证券银川凤凰北街证券营业部以外,前述其余4家营业部均曾出现在恒立实业交易席位名单中。

更巧合的是,在近期涨幅较多的上市公司中,几乎同样能看到前述营业部的身影。

Wind显示,自2018年11月至今,股票价格累计涨幅排名前五位的公司分别为东方通信、新疆交建(002941.SZ)、通产丽星(002243.SZ)、东信和平(002017.SZ)、风范股份(601700.SH)。其中,东信和平与东方通信第一大股东均为普天东方通信集团有限公司。

一段时间以来,“游资”利用资金优势炒作上市公司股价的案例屡见不鲜。为扼制上述行为,有关部门也曾着力监管公司股价暴涨诱因。2018年年初,包括万兴科技(300624.SZ)、韩建河山(603616.SH)、易见股份(600093.SH)等在内的诸多公司都曾因连续涨停被要求“特停”自查。

进入2019年,上市公司获得了更为宽松的运作环境,却也由此引发出目前的一系列资本“狂欢”。

或许,正如某上市公司高管所言,“监管部门想通过并购重组政策激活市场,给处于经营困难的企业一个做好企业的机会。但监管层的政策可能被别有用心的资金利用了。”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