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夏智慧掐点变脸
2018年12月7日 15:42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借壳上市的天夏智慧业绩承诺精准达标,迅即掐点式变脸。承诺期过后综合症,如业绩崩盘、商誉坍塌,均不出意料地呈现。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2016月4月,杭州天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夏科技”)借壳连续多年业绩不佳、在退市边缘徘徊的索芙特(000662.SZ)而上市。

上市公司也因此更名为天夏智慧,转型至智慧城市产业。转型效益立竿见影。业绩承诺完成比例106.33%。

但天夏智慧在2018年却风光不再。

一季度营业收入增长比较快,净利润没怎么增加。到了二季度,营业收入1.61亿元,同比下降近三成;净利润3731.23万元,同比下降58.94%;扣非净利润3734.33万元,同比下降3.02%。三季度营业收入2235.89万元,同比下降59.48%;净利润1058.38万元,同比下降67.42%;扣非净利润1082.79万元,同期下降 63.50%,创下重组以来新低。而且,资金回笼也出现了大问题。

尽管业绩出现崩盘迹象,但四季度还会再次出现奇迹吗?2016年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为6.22亿元及1.87亿元,全年五成的营业收入及六成净利润来自这里。2017年四季度的数据更加耀眼,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为12.17亿元及3.66亿元,贡献全年超过七成营业收入及超过六成的净利润。

业绩下滑如此厉害,天夏智慧至少应该在财报中给个解释,但是没有。

付款极大方

2018年前三季度,天夏智慧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9299.09万元,占2017年末应收账款余额13.16亿元的7.07%,而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4.28亿元,旧账未清新账又来。到了2018年9月末应收账款净额高达16.38亿元。其实,2017年前三季度也好不了多少,回款1.78亿元。回款最好的是2016年,金额为9.27亿元。为何天夏智慧的回款在重组第二年就变得如此糟糕?

不过2017年四季度回款高达12.88亿元。2018年四季度还能这样幸运吗?

据重组公告披露的付款政策,天夏智慧不应该那么晚才收回款项。到底是为了完成业绩承诺提前确认大量收入导致货款迟迟未能到账,还是其他原因?

回款缓慢的天夏智慧在付款方面倒是异常积极。

2018年前三季度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高达10.60亿元,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从2017年末的6.09亿元锐减至2.28亿元。而2018前三季度的营业成本也只不过是2.16亿元, 2018年9月末存货为3084.42万元,仅比2017年末的1801.47万元增加了1282.95万元。由于提前支付大量款项,导致2018年9月末的预付款项高达4.16亿元,比2017年末634.62万元增加了4.10亿元。

而2016年前三季度、2017年前三季度的付款分别为4.9亿元、4.66亿元,均远低于2018年前三季度。2017年末货币资金高达14.65亿元,看上去资金非常充裕,但短期借款反而从2016年末的1亿元暴增至2017年末的5.05亿元,2018年9月末继续增加至5.35亿元。

其他与营业活动有关的收支异常活跃。2016年、2017年收到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分别为11.65亿元、7.75亿元,支付的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分别为12.92亿元、6.27亿元。而2015年这两项数据分别为622万元、2430万元。即使是2015年尚未纳入合并范围的天夏科技,这两项数据也不过是5915.54万元、5303.63万元。年报显示,主要是收付单位往来款。2018年前三季度这两项数据分别为1亿元、4773万元。从两项数据来看,天夏智慧的货款回笼难道只是 “一日游”?

天夏智慧的异常付款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会不会用于拯救实际控制人或者董事长?或者成为四季度的销售回款?

公司董事长夏建统资本运作的摊子铺的太大,杠杆用的过高,早已开始变卖大量资产,即使这样,还是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夏建统曾经控制的另一个上市公司睿康股份(002692.SZ)也存在不少违规行为。

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锦州恒越”)的实际控制人梁国坚处境也不妙,锦州恒越已因股权质押事宜被太平洋证券提起诉讼。

目前锦州恒越持有公司股份的16.40%,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和冻结状态。

梁国坚持有的锦州恒越51%股权,全部被冻结,冻结期限2018年9月6日至2021年9月2日。

百亿合同、协议成空?

天夏科技之所以天价卖给上市公司,除了业绩奇迹般爆发,还向外界展现其后劲发展不可估量。

2014年5月至2015年8月,天夏科技签订的八份合同和框架协议(截至2015年6月30日项目未完结的主要项目),金额合计高达119.75亿元。连负责审核重组的监管部门都要求中介机构鉴定这些合同和框架协议是否用来忽悠的。保荐机构经核查认为,有关合同、框架协议的履行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

2014年5月,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成都市分公司签订了框架协议(订单),金额为7.95亿元。

同年11月,公司史上最大单出炉了。与泸州市高新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四川省泸州市智慧城市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金额为42亿元。

同年12月,与中国移动集团四川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订单),金额为10亿元。同一期间,还与江西城市云信息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智慧城市项目合同,金额为8.64亿元。与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南充市分公司签订2015中国联通四川南充12345公共呼叫中心平台新建工程,金额为2675.38万元。

2015年3月,与重庆锴泽置业有限公司签订的重庆锴泽智慧社区建设合同书,金额为1.39亿元。

同年6月,与四川浪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关于德阳市智慧城市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金额为30亿元。

同年8月,与贵州城云信息有限公司签订安顺市西秀区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合同,金额为19.49亿元。

如果这些框架协议得以履行的话,哪怕只是一部分,那么可能除了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南充市分公司外,其他几家都应该出现在2014年至2016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4年至2016年天夏科技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3.12万元、4037.74万元、3018.87万元,门槛很低。

但是上述这些合同大单的客户,均没有在2014年至2016年前五大客户名单出现。

笔者在网上搜索一下四川省泸州市智慧城市项目。四川省政府官网2018年7月17日发表名为《泸州市“智慧城市”建设取得显著成果》的文章,文中称:泸州市获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和省级智慧城市示范城市、“宽带中国”示范城市、“互联网”制造试点城市、国家电子商务试验基地、省电子商务示范城市,并被省政府规划为川南大数据区域中心。泸州市政府对投资20亿元的华为四川大数据中心(一期)高度评价。

而泸州市的智慧城市项目不应该包含天夏科技42亿元的战略合作?

再看看另一个项目,德阳市智能城市项目也进展不错。当地媒体《四川日报》称,6月10日,德阳市政府与浪潮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浪潮集团将在5年内投资5亿元共建德阳云计算中心。这些数字也出现在德阳市政府官网上。

对照一下天夏科技该项目的主要内容:四川省德阳市智慧城市项目建设,包括云计算产品、大数据开发产品、智慧城市行业应用项目等。合同履约期限为5年,其中施工期限为2-5年,合同履约地点为德阳市,履约方式为现场建设。合同金额为30亿元。

为何浪潮集团计划5年投入5亿元,而天夏科技与浪潮集团旗下的公司签下了高达30亿元的框架协议?

这些框架协议是天夏科技提高估值的高明手段?

现金充沛,却交不起税款?

2018年9月末,天夏智慧的应交税费高达4.23亿元。前三季度支付的各项税费仅仅3445.88万元,而上年同期为2.94亿元。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4.28亿元,即使按17%最高税率计算,测算出增值税(销项税)7276万元,所得税费用约4042.50万元,不考虑进项税的情况下,两者合计也只不过上亿元。说明天夏智慧欠了大量以前年度的税费。

看看2018年半年报。2017年末应交税费3.45亿元,其中增值税2.05亿元,企业所得税1.08亿元,城市维护建设税1816.68万元,最大的三大税种合计3.32亿元。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截止日为5月30日,其他税种一般次月缴清,也就是说在2018年5月份之前,2017年末所欠的税费应该全部清缴,为何2018年上半年支付的各项税费只有1980.19万元?2018年6月末,应交税费增加至4.29亿元,其中增值税2.87亿元、企业所得税1.10亿元、城市维护建设税费1816.68万元。

欠税的后果很严重。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规定,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万分之五的滞纳金。且一旦申报上去,税务系统自动计算滞纳金。以天夏智慧2017年末欠税金额计算,每天的滞纳金约17.26万元,以上半年180天计算,滞纳金超过3000万元。2018年半年报,营业外支出还真的有滞纳金,180.11万元,相当于每天滞纳金1万元,对应的欠税金额大概2000万元,与2017年末欠税金额相差3.25亿元。

难道税务部门批准天夏智慧缓交税费?按相关规定,符合条件确实可以缓交,但是最长不得超过三个月。

截至2017年末,天夏智慧的货币资金高达14.65亿元,委托信托理财产品金额4.99亿元,不存在特殊困难的情况,所以获得缓交的可能性不大。

看着每天暴增的滞纳金,天夏智慧不着急?税务部门也如此淡定,不催收?如果在催收的情况下还不缴纳,税务部门可以申请强制执行。但至少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消息。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钱不交税,税务局也不催收。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一种可能性是,天夏智慧并没有如实在税务系统申报相关税费,财报上的数据只不过是其对外披露的数据。天夏科技之所以卖出41.13亿元的天价,需要三年12.61亿元的业绩对赌,为了完成业绩承诺,天夏科技只能拼命做业绩,而现金流跟不上,一旦在税务系统申报了就要缴纳巨额税款, 2017年年末货币资金高达14.65亿元,很可能只是为了配合走账的。但2017年的数据不是经过审计了吗?当然,会计师失手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另一种可能性是,天夏科技如实申报税费,但现金流跟不上。如前所述,2017年末货币资金很可能只是配合走账的,并且这一年也是业绩承诺最后一年,超额完成的业绩奖励也已经到手了,走账的钱终究还是不能用于交税,至于滞纳金的事情,那是上市公司的事情了,与天夏智慧的原股东没有关系。即使日后东窗事发,估计也很难去追讨了。但如果天夏科技如实申报了,为何税务部门不追讨?

天夏智慧2017年也有滞纳金177.34万元,而2016年高达579.67万元,2015年没有滞纳金,怎么重组之后就有了如此之多的滞纳金?2016年年报解释本期新增子公司的罚款滞纳金支出较大所致。该子公司就是天夏科技。

查看了天夏科技的审计报告,发现其非常精明,重组之前的审计报告根本就不存在滞纳金,在重组之后的2015年审计报告中才首次出现滞纳金,金额为186.41万元。难道天夏科技2015年或者更早前就资金紧张?

高度集中的客户

从2013年不到1亿元营业收入及略超3000万元净利润,到2017年营业收入15.88亿元及净利润5.38亿元,只不过短短四年时间。天夏科技精准完成业绩承诺,原股东全身而退,奇迹又是怎样产生的?

下面看看被几位大客户“包养”的天夏科技如何包装出神奇的业绩。

全资孙公司西藏智天夏与西藏润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20日签署合同,西藏智天夏担任拉萨市堆龙德庆区智慧政务项目集成商,最终合同总价8.24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项目实现营业收入4.33亿元,累计收款1.77亿元。

全资孙公司重庆天夏聚盈与成都市广中影视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15日签署合同,重庆天夏聚盈担任大邑影视基地大数据中心项目集成商,最终合同总价14.46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项目实现营业收入4.23 亿元,累计收款2.03亿元。

天夏科技及其子公司具有迅速确认收入的神奇本领。西藏智天夏不到一个半月确认收入4.33亿元,重庆天夏聚盈半个月就可以确认收入4.23亿元,2017年第一大客户、第二大客户就是从这里诞生,接近一半的收入靠这两位大客户。回款速度也够快的。

以前年度莫不如此。

2014年第一大客户江西城市云信息投资有限公司贡献收入5.22亿元,2015年贡献收入1.54亿元,为第二大客户,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27日。天夏科技2014年超过九成的营业收入来自这位客户。

2015年第一大客户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贡献收入6.48亿元,2016年贡献收入3.67亿元,为第二大客户,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28日。该公司与江西城市云信息投资有限公司在2015年联手给天夏科技贡献超过八成营业收入。

2016年第一大客户重庆市永川区天禾智慧商圈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贡献收入7亿元。2017年天夏智慧没有披露该数据,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1日。该公司与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在2016年联手贡献了八成营业收入。

2014年至2016年,天夏科技八成以上的营业收入是来自这个三个大客户。

2014年第一大客户江西城市云信息投资有限公司与2016年第一大客户重庆市永川区天禾智慧商圈运营管理有限公司都是四川静谧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公司,法人代表姓名显示都是黄自强,非常低调,难寻踪迹。2017年第二大客户成都市广中影视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四川静谧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公司。

2014年第一大客户安顺智慧城市信息有限公司和2017年第一大客户西藏润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都是北京千河聚业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公司。

那么,天夏智慧客户为何如此集中?

2018年9月末,天夏智慧的商誉高达34.22亿元,一半身家都在商誉上,在业绩崩盘的情况下,商誉的塌陷还远吗?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