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宁健康的利润幻影
2018年9月21日 15:34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按照IT行业人均年薪13.3万元的标准计算,公司在职员工3613人共节省了1.6亿元的成本及费用。

本刊记者  吴新竹/文

2018年第二季度,卫宁健康(300253.SZ)收获了近两年来最好的市场表现,目前其流通市值约为170亿元,与一年前的90亿元相比近乎翻倍。

然而,Wind资讯显示,卫宁健康2018年上半年的摊薄净资产收益率为4.2%,远低于2016年上半年的19.2%;应收账款周转率自上市起逐年下跌,由2012年年中的1.23次一路下滑至2018年年中的0.52次,2017年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1.2亿元,公司的财务状况并没有优化的迹象。

如果将卫宁健康的成本与费用结构稍作分析,便可发现公司的盈利来之不易。

2016年以来,上市公司产品的毛利率下跌,只能通过挤压人力成本、严控费用产生利润,公司甚至冒着虚增利润的嫌疑大肆将研发投入资本化,导致开发支出激增。

巨额的开发支出与公司的研发力量不相匹配,而公司又未能及时将开发支出转入无形资产,避免了无形资产折旧,从而进一步导致利润虚增。

在互联网+、云概念风生水起之际,卫宁健康也渴望冲出传统医疗信息化业务的框架,为外延式发展投入了数亿元的资本,可惜未见成效。

“挤”出来的利润

卫宁健康是一家以医疗卫生领域应用软件的研究开发、销售和技术服务为主,并为医疗卫生行业信息化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的软件企业,其业务发展与医疗卫生行业的信息化进程密切相关。

根据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到2030年,中国将实现国家省市县四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互通共享、规范应用,人人拥有规范化的电子健康档案和功能完备的健康卡,远程医疗覆盖省市县乡四级医疗卫生机构;建立和完善全国健康医疗数据资源目录体系,全面深化健康医疗大数据在行业治理、临床和科研、公共卫生、教育培训等领域的应用,培育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新业态。

在这样的宏观政策背景下,卫宁健康却在上市以来出现了毛利率连年下滑的情况,2016年上半年毛利率为56.6%,2017年上半年为52%,2018年上半年为49.9%。按产品类别划分,自2016年上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卫宁健康软件销售业务的毛利率由74.1%下降至69.7%,硬件销售的毛利率由21.5%下降至13%,技术服务的毛利率由50.1%下降至44.3%。

相比之下,同样以医疗卫生信息化建设、研发及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创业软件(300451.SZ)毛利率逐年攀升,2016年上半年毛利率为44.6%,2017年上半年为45.7%,2018年上半年为49.5%。而Wind软件指数成份股的销售毛利率为51.7%,可以说卫宁健康产品的毛利率在同行业中已经不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2018年上半年甚至已经处于劣势。

在产品优势不足的情况下,2018年上半年,卫宁健康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30.1%,这与公司对费用端的把控关系密切。卫宁健康销售费用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由2016年上半年的15.8%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14.3%,管理费用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由22.7%降至20.5%,财务费用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由1.2%降至0.6%。销售期间费用率由39.7%下滑至35.3%,费用压缩十分明显。创业软件在2018年上半年的期间费用率为36.4%,高于卫宁健康。

卫宁健康曾在招股说明书中将久其软件(002279.SZ)、东软集团(600718.SH)、远光软件(002063.SZ)、东华软件(002065.SZ)、用友网络(600588.SH)、中国软件(600536.SH)等6家公司列为比较对象,如果将公司管理费用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与这6家公司做对比,可见其仅高于东华软件的16.8%。

卫宁健康在固定资产折旧方面的会计操作是其降低管理费用的另一个途径。公司在2014年变更会计政策,将房屋及建筑物的折旧年限由20年变更为20-50年,年折旧率由4.5%变为1.8%至4.5%,残值率为10%。该变更可谓“未雨绸缪”,公司年报在2016年度才出现房屋和建筑物固定资产,当年未计提折旧;2017年度,房屋和建筑物期初余额为4646万元,期末余额为3.6亿元,当年仅计提折旧603万元。卫宁健康的房屋及建筑物的残值率之高在同类公司中实属罕见,用友网络、中国软件、远光软件的该项残值率为3%,东软集团、久其软件、东华软件、创业软件的该项残值率为5%。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卫宁健康的人均工资明显低于同行。员工年度薪酬总额=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应付职工薪酬期末余额-应付职工薪酬期初余额,按该公式计算,2017年,卫宁健康母公司员工的年人均工资为7.9万元,上市公司总体的年人均工资为8.9万元。而前文提到的其他公司母公司员工的年人均工资在13.5万元至22.1万元,上市公司总体的年人均工资在11.2万元至22.5万元。

人工成本及费用是软件、互联网企业成本及费用的主要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数据,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人均年薪为13.3万元,薪资位居行业门类之首。办公地址位于上海市静安区的卫宁健康员工人均工资之低令人咋舌,按照人均年薪13.3万元的标准计算,卫宁健康在职员工3613人共节省1.6亿元的成本及费用。2017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亿元,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1.2亿元,若没有通过成本和费用把控“挤”利润,其盈利水平恐怕要折掉大半。

资本化研发支出疑团

卫宁健康研发支出资本化比例自2017年中报起持续大于50%,2017年资本化金额为1.3亿元,研发人员数量为1384人,当年平均每人创造出9.5万元的资本化研发支出。

在可比公司中,久其软件的研发人员数量与之相近,2017年年底为1669人,但2017年该公司研发投入的资本化金额仅为1306万元。东软集团和用友网络在2017年新增的开发支出与卫宁健康相近,分别为1.2亿元和1.9亿元,然而,二者的研发支出资本化比例分别为12.9%和14.5%,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13341人和4995人。

那么,卫宁健康人均每年9.5万元的资本化研发支出显得匪夷所思。技术人员产出如此之高,公司每年要发给他们多少薪酬呢?

卫宁健康曾在招股说明书中介绍了“柔性产品化研发模式”,即结合客户“项目化开发”的需求,以建立完善的基线产品模块库为中心,公司测试部门设立了统一版本合并机制。在介绍其研发模式的同时,卫宁健康提到过委托开发的情形,但公司在上市以后未披露过委托开发的项目。在其供应商中,除了硬件供应商外,经常出现网络科技公司、大数据公司、系统工程公司等。据招股说明书,首先,公司测试部门建立统一版本基线,在新的医院客户需要实施新的项目上线时,从统一版本基线产品中获取最新版本,并按照客户的特定需求进行二次开发,增加新的功能;其次,在项目上线完成测试后,实施人员根据该项目中捕捉到的具备适用于多家医院的新增功能,提交公司测试部门并根据新的功能对统一版本进行合并,从而形成更新后的统一版本基线产品。由此可知,二次开发是卫宁健康生产软件产品的一个重要途径。

2017财年,卫宁健康从前五名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4701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11.5%,可计算出年度采购总额为4.09亿元;公司当期的存货金额增加了857万元,未计提任何跌价准备,那么,理论上2017年采购的货物中有4亿元出售掉了。公司在营业成本构成中披露,2017年硬件原材料营业成本为2.9亿元,则软件的营业成本约等于4亿元与2.9亿元之差,即1.1亿元。

另一方面,2017年年报披露软件销售的营业成本为2.2亿元,软件开发人工成本为1亿元,可计算出软件产品的其他成本为1.2亿元,与获取软件的初始成本1.1亿元很接近。由此可以确定软件产品业务的成本由初始成本和人工成本构成。

2017年年底,卫宁健康“实施、二次开发人员”共有1658人,技术员工人数为1384人,销售人员为290人,财务及行政人员为281人,上市公司总体的人均年薪为8.9万元。

综合上述信息,可以对卫宁健康技术人员年薪的上限做出估算。“实施、二次开发人员”对应1亿元的软件产品开发成本,分摊到1658人,可知每人年均收入至少为6万元;销售费用中的人员费用为5752万元,分摊到290人,可知每人年均收入为19.8万元;管理费用中的人员费用为5342万元,分摊到281人,可知每人年均收入为19万元。那么,技术人员人均年薪最多可达到8万元。而前文计算出卫宁健康的技术人员2017年人均创造出9.5万元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与人均年薪相比投入产出比可谓点石成金。

另一方面,卫宁健康开发支出的金额于2017年年末突破1亿元,2018年年中达到2亿元,占非流动资产的9%,开发支出激增后迟迟未能转入无形资产。2017年度,东软集团将7148万元的开发支出转入无形资产,2018年上半年将4035万元转入无形资产;2017年度,用友网络将1.3亿元转入无形资产,将2711万元转入当期损益,2018年上半年将2912万元转入无形资产。2017年度,卫宁健康却仅将7722万元的开发支出转入无形资产,2018年上半年开发支出未有结转。

卫宁健康“堰塞湖”式的开发支出避免了因转入无形资产带来的摊销,其高比例的资本化研发支出直接拉低了当期费用,均存在虚增利润的嫌疑。

“双轮”战略坎途

卫宁健康在2015年年报中对公司所处的市场环境描述道:在大健康行业,随着国家政策的引导,更多如互联网公司、地产公司、保险公司等非传统医疗信息行业的企业也纷纷加入到市场竞争当中,行业竞争愈演愈烈,因此,公司采用双轮驱动策略,从传统的医疗卫生信息化业务向外延伸,布局互联网+健康服务业务,具体模式为云医、云康、云险、云药+创新服务平台。

彼时正值“互联网+”概念席卷各行各业,卫宁健康提出的这一发展方向似乎也令投资者耳目一新。

2015年9月,卫宁健康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江苏金仕达卫宁软件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6180万元取得了天津津微首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津微首佳”)60%的股权;2016年6月,该子公司以6500万元收购转让方持有的津微首佳40%股权。转让方及标的公司承诺,津微首佳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83万元、1300万元、1560万元。公开信息显示,津微首佳2014年度的净利润为549万元,2015年度为72万元,经营范围涵盖软件技术及销售、计算机及外围设备、电信工程、电子工程承包、货物及技术进出口等业务。

标的公司承诺的净利润与之前的业绩相比几乎翻倍,是否兑现了呢?对此卫宁健康至今未予披露。2017年7月,津微首佳更名为天津卫宁软件有限公司,2018年半年报中尚存首次收购时产生的5571万元商誉,该金额从未计提过减值。

此外,卫宁健康收购的北京宇信网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宇信网景”)则上演了业绩变脸。2014年,卫宁健康以超募资金3600万元收购宇信网景60%股权并对其增资,并与交易对方约定根据标的公司的后续业绩情况实施进一步收购。标的公司的业绩承诺为,2014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750万元,2015年不低于1026万元。

最终,宇信网景完成了业绩承诺,卫宁健康在2016年2月份以1000万元购买少数股东持有的标的公司20%股权,在2016年7月以2800万元购买少数股东持有的标的公司20%股权,至此宇信网景成为卫宁健康的全资子公司。

连闯两关“嫁入”上市公司的宇信网景在2016年成为卫宁健康全资子公司之后立即发生业绩变脸,当年净利润仅为803万元,从此以后上市公司再未披露其业绩状况。

2018年半年报中,卫宁健康尚存首次收购时产生的2012万元商誉,该金额从未计提过减值。

卫宁健康在2016年使用自有资金2亿元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卫宁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互联网公司”)则开启了“烧钱”模式。互联网公司成立后不久以自有资金1亿元对浙江纳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纳里健康”)增资,而上市公司已于2015年以自有资金3000万元增资纳里健康并获得20%的股权,通过互联网公司的增资,公司及互联网公司合计持有纳里健康70%的股权。公告显示,2014年度,纳里健康的净利润为-134万元,2015年度的净利润为41万元,2016年度公司对纳里健康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637万元,此后盈利状况不详。2018年半年报中,卫宁健康尚存第二次增资时产生的4301万元商誉,该金额从未计提过减值。

卫宁健康的2018年半年报介绍道,“纳里健康”平台已服务24个省市自治区,对接医疗机构超过1800家,注册医生超过20万名,服务患者突破1亿人次;“身边医生”平台已在上海、深圳、北京、江苏、武汉、天津、南宁等地覆盖基层卫生机构超过1200家,月服务居民10万余次。

事实上,纳里健康主导的“云医”业务并不乐观,《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在手机应用宝里看到,纳里医生有1.4万次下载量,孕萌、纳里健康、武汉医生、南宁智慧医生App的下载量均在76次至721次之间,身边医生App有1817次下载量。

作为上述平台的控股母公司,互联网公司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619万元,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109万元。

卫宁健康的“云药”业务运营主体为上海钥世圈云健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钥世圈”),目前公司对其持股34.6%。2016年度,钥世圈的净利润为-980万元,2017年度为-1337万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对其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为-111万元,而公司的“云康”和“云险”业务尚在起步阶段,能否打破僵局需拭目以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