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环保百亿合同之谜
2017年5月26日 18:30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部分重大合同背后的客户实力存疑,部分合同执行进度与披露信息不符,一些客户的高管名字屡屡与三聚环保相关人员名字重合……

本刊记者  王亮  孙旭龙/文

在转型为清洁能源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后,三聚环保(300072.SZ)上市六年间,收入暴增41倍,净利润暴增28倍,股价实现了5年30倍的涨幅。

业绩与股价暴涨的背后推力,是三聚环保频频签订的重大合同,客户遍布东北三省、内蒙古、河南、湖北等省市。截至2016年年底,三聚环保尚未完成项目合同总额为197亿元,待执行金额为129亿元,而公司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175亿元。

但是,三聚环保在年报及公告中对重大合同进展却少有详述,外界对项目真实情况知之甚少。为了解详情,《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历时大半个月,长途跋涉3000多公里路程,调查发现,三聚环保部分重大合同背后的客户实力存疑,部分合同执行进度与披露的信息不符,一些客户的高管名字屡屡与三聚环保相关人员名字重合……

隆鹏公司:70亿元合同背后

七台河市位于黑龙江省东部,人口不足百万,2016年GDP为215亿元,是东北最大的优质焦煤和焦炭生产基地,黑龙江省唯一的无烟煤生产基地。煤炭保有储量18亿吨,远景储量42亿吨。

2013-2016年,三聚环保与七台河市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隆鹏公司”)及其子公司累计签订了近70亿元的重大合同。

年报披露的“公司已签订的重大销售合同”显示,2013年,三聚环保与隆鹏公司签订了“七台河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节能技术改造利用焦炉煤气制LNG项目建设”合同,待执行金额为2.5亿元,为当年三聚环保待执行金额第二大项目。

2015年,隆鹏公司与三聚环保签订了“七台河市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焦化升级改造生产清洁化学品项目二期”(下称“隆鹏二期项目”)合同,金额为9.6亿元,截至当年底,待执行金额为9.6亿元,即该项目在2015年还未动工。

2016年,三聚环保更是与隆鹏公司签订了三个合同。其中,最大的为“七台河市隆鹏煤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焦化升级改造生产清洁化学品项目三期”(下称“隆鹏三期项目”),项目金额高达28亿元,截至当年底,待执行金额为23.27亿元。另外两个分别为“污水熄焦造气项目”和“电厂安全、环保改造工程项目”,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5000万元,截至当年底待,执行金额分别为2亿元、1746万元。

不仅如此,2015-2016年,三聚环保还与七台河勃盛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勃盛公司”)、七台河泓泰兴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泓泰兴公司”)合计签署了26.94亿元的重大合同。工商资料显示,勃盛公司与泓泰兴公司均为隆鹏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其中,2015年,三聚环保与勃盛公司签订了“焦化升级改造生产化工产品项目”(下称“勃盛项目”),合同金额达11亿元,待执行金额为10.4亿元。

至2016年,该项目合同金额升至15.3亿元,待执行金额为4.9亿元。另外,三聚环保当年还与勃盛公司签订了“焦化煤气环保净化设施改造项目”,合同金额为6400万元,截至年末,待执行金额为4617万元。

除此之外,三聚环保2015年还与泓泰兴公司签订了“焦化升级改造生产化工产品项目”,项目金额为11亿元,当年待执行金额为10.75亿元。截至2016年年末,该项目待执行金额为7.62亿元。

同时,2016年年报显示,隆鹏公司为三聚环保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期末余额达13.8亿元,占比为19.84%。

工商资料显示,勃盛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12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注册地址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东岗村东岗工业园区1号,勃盛项目施工地点也在该工业园区内。

据三聚环保财报披露,截至2016年年末,勃盛项目待执行金额为4.9亿元,以此计算(合同总额15.3亿元-待执行金额4.9亿元-2015年执行金额6000万元),2016年,三聚环保对该项目执行金额约为9.8亿元。若按完工百分比法计算,该项目截至2016年年末完工进度约为67.95%。

在勃盛项目现场,一位标段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表示,“勃盛公司焦化升级项目是在2016年6月份开始施工的,到2016年年底项目进度在50%左右,截至目前(2017年4月中旬),项目整体进度约在50%-60%,估计年底全部完工投产。”该负责人透露的施工进度与据三聚环保披露数据计算出的施工进度存在差异。

而在七台河政府网站于2016年12月20日刊发的一篇名为“七台河市勃利县招商引资开创新局面”文章中却称,勃盛公司由七台河鲁龙矿业焦化公司(查无此公司,或为七台河市鲁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鲁龙矿业”)与三聚环保合资成立,焦化改造升级生产化工产品项目计划建设年产18万吨合成氨、30万吨尿素,总投资约12亿元,项目于6月29日动工,预计当年完成投资可达8亿元。

2017年1月20日,在勃利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县长王峰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总投资12亿元的勃盛“18·30”化肥项目2016年完成投资7亿元。

此外,勃利县政府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出示的一份名为“2016年勃利县新开工项目情况表”显示,勃利县2016年第一大投资项目就是“勃盛公司18万吨合成氨、30万吨尿素项目”,投资总额为16.5亿元,2016年完成投资额8亿元。

综上,勃盛项目不论是7亿元还是8亿元的投资额,均低于据三聚环保披露数据计算出的9.8亿元项目执行金额。

对此,三聚环保表示,勃盛项目待执行合同金额是以双方签订的商务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并依据财务统计口径向投资者进行披露的,而当地政府部门披露的数据并非由三聚环保提供,两者之间存在差异的原因公司不清楚,公司对经深圳证券交易所披露的信息负责。

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勃盛公司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净资产分别为9.39亿元、9.40亿元、-93万元,当年销售额为0,净利润为-93万元。

从2016年年报看,勃盛公司实力并不算强,履行合同有没有风险呢?

三聚环保表示,公司与勃盛公司合作的项目经公司评估,项目实施完成后将形成较好的盈利能力,加之社会资本及政府的支持,将促使三聚环保回款得到有效落实。目前,合同的执行情况良好。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多位受访人均提到,“勃盛公司是鲁龙矿业和三聚环保合作投资的化肥厂”,勃盛项目指挥中心亦在鲁龙矿业内部办公。那么,鲁龙矿业又是什么身份呢?

工商资料显示,鲁龙矿业注册资本为1亿元,隆鹏公司于2016年5月23日受让了鲁龙矿业100%股权。截至2016年年末,鲁龙矿业净资产、负债总额分别为7388万元、6146万元,2016年销售总额、净利润分别为2023万元和-1581万元。

工商资料“动产抵押登记信息”一栏显示,鲁龙矿业自2015年6月26日至2017年3月22日共有三笔状态处于“有效”的动产抵押,被担保债权数额合计为1.62亿元。

隆鹏公司在受让鲁龙矿业股权后,于2016年7月4日将后者股权质押给北京润丰财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北京润丰”),出质股权数额为1亿元,目前状态为“有效”。

北京润丰为有限合伙企业,注册于2014年6月6日,最近一次(2016年2月18日)工商变更后,注册资本为30亿元,出资人分别为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鑫沅资产”)、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海淀科技”)、北京中技所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中技所”)和北京润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润沣资本”),认缴出资比例分别为50%、39.93%、10%和0.07%。

其中,鑫沅资产为南京银行持股80%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海淀科技、中技所均为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海淀国资公司”)旗下公司,前者则为三聚环保第一大股东,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持股28.53%。

作为勃盛公司的母公司与三聚环保的大客户,隆鹏公司的实力又如何呢?

资料显示,隆鹏公司成立于2002年5月31日,注册资本3.2亿元,注册地址为七台河市新兴区红旗镇红鲜村,三聚环保与其签订的“焦化升级改造生产清洁化学品项目二期、三期工程”施工地址也位于此。

隆鹏公司的情况似乎也不太乐观,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5-2016年,隆鹏公司作为被告人至少涉及8起法律诉讼。

其中,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于2015年11月20日的一份执行裁定书称,因“被执行人(隆鹏公司)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同意终结该案执行程序。而该案的执行金额仅为147万元。

何为“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呢?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对本刊记者解释称,“(被执行人)没有资产可供执行,暂时找不着财产,它账户上没钱,没有车辆这样的动产了。”

而此类诉讼并不是孤案,隆鹏公司在2014年还与另一家企业发生了类似纠纷,涉案金额600多万元,对方亦最终同意终结执行程序。

在诉讼不断的情况下,三聚环保却依然选择与隆鹏公司合作,短短数年间合同金额高达几十亿元,截至2016年年底,应收账款余额达到13.8亿元。

对此,三聚环保似乎并不担心。公司称,未来,隆鹏公司经过三聚环保实施产业升级和产业延伸方案后,将依托138万吨焦化产能及基础设施,联产近百万吨各种化工产品,能极大地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及抗风险能力。因此,公司综合评估七台河整体项目之后,认为隆鹏公司具有很好的履行合同的能力。

另外,在红鲜村工业园隆鹏公司工地,一位施工队现场负责人对本刊记者透露,“(现在施工的)是隆鹏二期项目,是2016年5月份开始施工的,二期今年(2017年)都干不完,三期项目还没开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工。”另一位施工负责人也称,隆鹏二期项目2017年整体完工的可能性并不大。

一位隆鹏公司的高管称,“勃盛的BT项目(隆鹏二期项目)年底完工,预计2018年7、8月份的时候投产。”该高管透露,隆鹏二期项目由三聚环保垫资,建完并达到生产状态后交工,然后再分期还款,“应当是在一两年之内。”   

但是,三聚环保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合同金额为9.6亿元的隆鹏二期项目已经从“已签订待执行的重点项目”消失了,换句话说该项目当年已经执行完毕了。

华本公司:项目进度之谜

2014-2015年,大连华本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本集团”)旗下3家参、控股公司与三聚环保签订了合计16.3亿元的重大合同,而截至2016年年末,这3大项目都未出现在三聚环保“已签订的重大合同”目录中。

但本刊记者调查发现,3大项目中的两大项目疑似尚未施工建设,而已建成的项目也处于“停产”状态。

2014年,三聚环保分别与黑龙江华丰煤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华丰化工”)、双鸭山三聚华本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三聚华本”)签订了“焦化装置改造、升级项目”(下称“华丰项目”)、“1亿Nm3/年焦炉气制LNG项目”(下称“三聚华本项目”),合同金额分别为1.5亿元、6亿元。

截至2014年年末、2015年年末,华丰项目待执行金额均为1.5亿元,三聚华本项目待执行金额为3.8亿元、6416万元。

2015年,三聚环保与黑龙江华本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本生物”)签订了“20万吨/年清洁化学品项目”(下称“华本生物项目”),该项目合同金额为8.8亿元,当年末待执行金额为8.38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三家公司注册地址都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集贤县集贤镇平原村(工业园区),华本集团分别持有华本生物、华丰化工、三聚华本99.88%、45%、29%的股权。

上述三个项目合同金额累计达到16.3亿元。截至2016年年末,在三聚环保“已签订的重大合同”目录中,上述三个项目均已不在。是合同均已执行完毕了吗?

然而,本刊记者在集贤镇平原村工业园区发现,除了新建成的LNG项目之外,并末看到其他新建项目。

“在这儿工作都六七年了”的一位华本老员工证实,“这几年华本(在这个园区内)新建的项目就是LNG项目”,但建成后至今也没有进行生产。

本刊记者发现,LNG项目工厂内颇为冷清,没有机器的轰鸣声,也鲜有人走动,而且工厂一侧的空地上也是杂草丛生。“不知道LNG项目什么时候再投产。”一位在维修设备的华本员工如此说道。

对此,三聚环保解释称,2014年,公司和华丰化工签署了项目合作的框架协议,后经公司对双鸭山地区及七台河地区整体规划布局考虑,双方认为实施框架协议的条件尚不具备,因此,双方同意待相关条件具备后再签署正式合同实施项目建设。

而对于华本生物项目,三聚环保称,由于该项目属于褐煤提质项目的配套项目,基于褐煤提质技术尚待完善,因此双方一致同意暂停了该项目的实施。

此外,本刊记者还调查发现,在华本集团及其主要参、控子公司高管名单中,多次出现与三聚环保核心技术(业务)人员或中层管理人员同名的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成立于2008年3月31日的华本生物,注册资本为4.1亿元,其一名董事名为杜明来。

据三聚环保2015年12月15日披露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激励名单》(下称“《股权激励草案》”),三聚环保“中层管理人员”中的一员也叫杜明来。而发布于2016年9月5日题为“三聚环保生物质综合循环利用又迈出可喜一步”的报道提及,三聚环保的一位总裁助理也名为杜明来。

三聚环保表示,上述杜明来为同一人。杜明来是公司于2014 年4月14日作为焦化行业专家引进的,作为中层管理人员授予股权激励。

三聚华本部分高管也与三聚环保人员名字重合。其中,三聚华本总经理名为王庆明,而三聚环保的一名董事也名为王庆明。截至2016年年末,王庆明还持有三聚环保106.89万股(限售股)。

三聚环保称,公司董事、原副总经理王庆明曾经作为公司主管东北区域业务的负责人,负责公司与三聚华本的相关业务,但并非三聚华本总经理。

另外,三聚华本财务总监名为宋小林,而三聚环保披露的《股权激励草案》中有一名员工为“宋小林”,为三聚环保“核心技术(业务)人员”;三聚华本一副总经理名为柴文奎,也与三聚环保披露的《股权激励草案》中一名“核心技术(业务)人员”名字重合。

三聚环保称,上述宋小林为同一人。宋小林于2014 年进入三聚环保,并作为财务工作人员被授予股权激励。2014年,公司与三聚华本建立业务关系,宋小林作为负责项目监管的财务负责人被派往三聚华本。

通化化工:履行能力存疑

2015年,三聚环保和通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化化工”)签订了“通化化工原料路线与动力结构调整改造项目”,合同金额为11.5亿元,待执行金额为5.55亿元。

以此推算,2015年,该项目执行金额(合同金额11.5亿元-待执行金额5.55亿元)约为5.95亿元。而另一方面,截至2015年年末,三聚环保对通化化工应收账款余额也为5.95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

三聚环保称,根据双方合同约定,5.95亿元的应收账款至2015年年末尚未到回款期限,因此没有回款,目前该笔应收账款已全部收回。

截至2016年年末,该项目合同金额升至13亿元,待执行金额却降至2.28亿元。以此计算,2016年,该项目执行金额(合同金额13亿元-2015年执行金额5.95亿元-待执行金额2.28亿元)为4.77亿元,2015年、2016年两年合计已执行金额为10.72亿元。

通化化工具备支付十几亿元工程款的实力吗?

资料显示,通化化工成立于1998年11月4日,注册资本为2.2亿元。2012-2014年,通化化工营业收入分别为3.48亿元、2.70亿元和0.6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72万元、263万元和-10821万元,业绩下滑十分明显。

另外,高企不下的资产负债率也使通化化工的经营“雪上加霜”。2012年-2014年,通化化工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40%、51.59%和78.14%。截至2014年年末,通化化工总资产、总负债、净资产分别为3.31亿元、2.59亿元和0.72亿元。

对此,三聚环保称,通化化工(原二密化工)是东北老工业产业搬迁改造项目,为吉林省内仅有的两家化肥企业之一。通过政府的支持,双方合作的项目前景将非常广阔。此外,该项目已经取得国家开发银行的低息贷款的大力支持。公司认为通化化工具有良好的合同履行能力。

本刊记者在通化化工厂区发现,厂区内几乎全部是新建厂房,部分厂房仍处于施工状态。工地内竖立着一块工程牌,上面写着:“通化化工原料路线与动力结构调整改造项目”建设时间为2015-2016年,投资金额为20亿元。

通化化工一工作人员表示,“这里是通化化工新建的化肥厂,从2015年开始建的,估计明年能完工,都是三聚环保投资的,通化化工老项目都扒(拆)了,(因为)设备老化。”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2014年1月18日,通化化工合成车间甲醇工段水洗岗位供水泵房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

一位通化化工员工向本刊记者透露,这个厂子是原大股东和三聚环保合资的,财务总监是后者派来的。

工商资料显示,2015年10月23日,通化化工新增股东北京洪泽阳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洪泽”)认缴出资额4163万元,持股比例达51%,成为通化化工第一大股东。

北京洪泽成立于2015年9月10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代表为刘宜峰(同时任经理、执行董事),监事为王丽梅。

北京洪泽的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刘卫东。三聚环保招股书及2013年、2015年披露的股权激励名单都曾出现过刘卫东这个名字——2013年,刘卫东为三聚环保“中层管理人员”,2015年,刘卫东则为三聚环保“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另外,工商资料显示,于学政担任通化化工董事兼总经理。而三聚环保2015年披露的股权激励名单中,也有一“中层管理人员”名为于学政。

三聚环保确认,刘卫东不是同一人;于学政为同一人,为公司于2015年6月引进的煤化工专家,被授予限制性股票。

润沣资本:合作关系密切

除了通化化工高管与三聚环保中层管理人员名字重合外,分别担任通化化工董事、监事的刘宜峰、王丽梅则是润沣资本的高管。

润沣资本成立于2015年4月13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股东为刘宜峰(现任董事长、经理,兼任法人代表)、周潇怡(现任董事)、中国创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比例分别为30%、20%、50%。

一则招聘广告介绍称,润沣资本是海淀国资公司旗下产业基金专业投资团队,管理基金规模超过两百亿元以上。

从股权关系上看,润沣资本与海淀科技、三聚环保并无直接关联关系,但润沣资本及其参控股公司,又或是润沣资本高管刘宜峰、周潇怡以及监事王丽梅等人所参控股的公司(下称“润沣系”)却多次出现在三聚环保的相关经营活动中,或为三聚环保客户高管,或为三聚环保客户提供股权质押、资产抵押等融资服务。

另据不完全统计,三聚环保第一大股东海淀科技投资的包括北京润丰在内的20家企业法定代表人或为润沣资本,或为润沣资本高管。

“润沣系”不只是与三聚环保某一区域的客户关系密切,而是横跨了东北三省、河南、山西、四川、湖北、江苏、内蒙古等至少九个省份,覆盖了三聚环保近几年主要客户。

除了通化化工,刘宜峰等人的名字还出现在四川省的江油市万利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万利化工”)、聚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聚润新能源”)以及湖北钟祥市金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鹰能源”)、内蒙古美方煤焦化有限公司(下称“内蒙古美方”)等客户高管名单中或股东名单中。

2015年,三聚环保与万利化工签订了“10万吨/年合成蜡-环保溶剂油装置项目”,合同金额为4.8亿元。工商资料显示,万利化工成立于2013年9月4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刘宜峰担任董事一职。

截至2016年年末,万利化工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4.47亿元和4.3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6.40%,当年销售总额及净利润分别为3.4万元和-974万元。

2016年,三聚环保与聚润新能源签订了“15万吨/年工业双氧水(利用甲醇生产尾气)项目”,合同金额为2.24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聚润新能源成立于2015年11月25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股东为北京京泽阳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京泽阳光”)。刘宜峰是京泽阳光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股东之一,而王丽梅则担任京泽阳光监事。

2016年,三聚环保与金鹰能源签订了“原24万吨/年氨节能减排、环保改造项目;30万吨/年氨醇项目、尾气制1.5万吨/年清洁燃料LNG项目”,合同金额累计为10.4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金鹰能源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为5.6亿元,控股股东为三盈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盈新能源”),持股比例为96.25%。刘宜峰、王丽梅、刘卫东三人分别担任三盈新能源董事、监事会主席和监事职务。

内蒙古美方)为三聚环保2014年第三大应收账款客户,期末余额为1.67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内蒙古美方注册时间为2008年4月16日,注册资本为2亿元,股东分别为北京亿泽阳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亿泽阳光”)、内蒙古美方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美方能源”),投资数额分别为1.02亿元和9800万元。

其中,亿泽阳光的股东为刘宜峰、北京沣泽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美方能源(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是刘宜峰)为三聚环保参股子公司内蒙古三聚家景新能源有限公司之股东,是三聚环保的关联方。2015年,三聚环保向美方能源采购商品9585万元,预付美方能源3021万元。

另外,三聚环保2015年第三大应收账款客户为内蒙古家景镁业有限公司(下称“家景镁业”),期末余额为3.32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

工商资料显示,家景镁业成立于2006年2月28日,注册资本为1.02亿元,其股东与内蒙古美方一样,也是美方能源和亿泽阳光,持股比例分别为49%和51%。

除此之外,家景镁业的全资子公司内蒙古聚实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聚实能源”)还是三聚环保2016年第二大应收账款客户,期末余额达8.07亿元,账龄在1年以内。工商资料显示,聚实能源成立于2015年10月23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刘宜峰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除了出现在三聚环保的客户高管或股东名单之外,“润沣系”还为三聚环保的部分客户提供股权质押、资产抵押等融资服务。

如,河南宇天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宇天化工”)为三聚环保2016年第五大应收账款客户,期末余额为3.32亿元,账龄在1年以内。三聚环保与宇天化工所签的“15万吨/年蒽油加氢工程一期项目”合同金额为4亿元,截至2016年年末,待执行金额为6756万元。即,当年已执行金额3.32亿元全部转为了应收账款。

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6月24日,宇天化工三位股东吴海林、王志强、王新顺分别与河南习泽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习泽贸易”)签订股权质押合同,合同金额分别为1800万元、2700万元和1664万元。

而王丽梅则于2016年4月6日成为河南习泽贸易的股东之一,并任法人代表及执行董事。

靖江众达炭材有限公司(下称“靖江众达”)是三聚环保2015年客户,两者签订了“焦炉尾气顶气补气制5000万立方米LNG项目”合同,截至2015年年末,该项目待执行金额为2.5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靖江众达成立于2009年3月31日,注册资本为3.42亿元,股东分别为无锡焦化有限公司、无锡焦化物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98.94%、1.06%。靖江众达两位股东分别于2014年12月、2015年12月、2016年5月27日将所持股权质押给北京润丰。

三聚环保称,润沣资本是公司控股股东海淀科技的合作伙伴,作为专业化的投资管理机构,与海淀科技以及其他合作伙伴共同设立有限合伙企业,这些合伙企业中,海淀科技作为LP(一般合伙人),不参与企业决策与经营管理,由专业机构润沣资本负责投资决策和经营管理。三聚环保和润沣资本及刘宜峰、周潇怡、王丽梅没有关联关系。

客户追问:是否存在关联?

北京中海北电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北电”)在2011年、2012年均跻身三聚环保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5772万元和5235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中海北电成立于1999年9月16日,注册资本为580万元,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为唐在洪。中海北电旗下唯一一家控股子公司为北京益众华信数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益众华信”)。工商资料则显示:益众华信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成立日期为2008年11月20日,股东为中海北电、唐在峪,分别持股99%和1%。

而据2010年4月6日三聚环保发布《关于公司设立以来股本演变情况的说明及发行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确认意见》显示,同样名字为唐在峪的高管持有三聚环保1.33%股权。

三聚环保称,唐在峪是公司的发起人股东,其本人在三聚环保创立及发展过程中给予了大力支持。唐在峪与三聚环保不存在关联关系。

2014年,三聚环保对鹤壁华石联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鹤壁华石联合”)应收账款为3.39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

工商资料显示,鹤壁华石联合注册资本为2900万元,注册时间为2013年9月18日,法定代表人为李林,于海军担任董事,股东分别为北京华石联合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石联合”)、鹤壁宝发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发能源”)。

其中,北京华石联合为三聚环保控股子公司武汉金中之股东,其法定代表人为李林,股东为李林、张旭之等人;宝发能源法定代表人于喜有,股东为于喜有、于海龙、于海军、于金红等人。

三聚环保称,虽然公司与北京华石联合同为武汉金中的股东,但根据关联交易的认定规则双方并不构成关联方,与鹤壁华石联合亦不存在关联关系。

一篇名为《悬浮床加氢:煤制油新势力?》的新闻报道提到:北京华石联合总经理李林透露,未来时机成熟,三聚环保会收购北京华石联合。

对此,三聚环保称,公司无法给出明确的答复。

2014年,三聚环保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为卫辉市豫北化工有限公司(下称“豫北化工”),期末余额为3.44亿元,账龄为1年及1-2年。这一应收账款远高于当期项目执行金额。

三聚环保年报显示,2013年、2014年,三聚环保与豫北化工签订的重大合同只有“卫辉市豫北化工有限公司35万吨合成氨联产50万吨高效缓释肥节能型改造项目中‘高硫煤净化、尾气综合利用生产1.5万吨/年LNG(含加气站) 、联产25万吨/年甲醇项目 ’”。

截至2013年12月31日,该项目建设待执行金额为2.8亿元;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上述项目待执行金额为2748万元,也就是说,2014年该项目执行金额(2014年年末该项目待执行金额-2013年年末待执行金额)为2.53亿元。

然而,三聚环保2013年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中却没有豫北化工,第五名为中海北电,金额为5211万元。即使假设三聚环保2013年对豫北化工应收账款为5210万元,以此计算,2014年,三聚环保对豫北化工新增应收账款(3.44亿元-0.52亿元)约为2.92亿元,超过上述计算的“2014年执行金额2.53亿元”。

三聚环保对此解释称,除了已披露的金额,公司与豫北化工还存在其他的业务往来。因此出现上述情况。

豫北化工旗下参股公司鹤壁世通绿能石化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世通绿能”)的股东及高管也曾出现在三聚环保前五大客户名单中。

工商资料显示,世通绿能注册时间为2015年6月4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法定代表人李林同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于海军担任董事,股东分别为北京华石联合、豫北化工、宝发能源科技、孝义市鹏飞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孝义鹏飞”,三聚环保2015年第四大应收账款客户)、鹤壁市宝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各持股20%。

同时,豫北化工还是三聚环保的供应商,2013年,预付款金额为930万元。另据工商资料显示,豫北化工近年来还多次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除此之外,孝义鹏飞在2015年是三聚环保第四大应收账款客户,期末余额为2.71亿元,账龄为1年以内。2016年,三聚环保与孝义鹏飞签订“20万吨/年费托合成装置项目(一期)”,合同金额为14亿元,截至2016年年末,待执行金额为13.6亿元。

孝义鹏飞与三聚环保的合作不止于此。2016年3月,三聚环保全资子公司还以2998万元受让了孝义鹏飞持有的孝义市三聚鹏飞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另外,2016年上半年,三聚环保对孝义鹏飞预付款达2.6亿元。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