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控股殷连臣:纾困地方财政与盘活国资
2016年2月24日 12:06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各位大家下午好。谢谢《证券市场周刊》的邀请。刚才听了大家谈,更多是说各个行业、各个部门、各类投资人怎么样通过你们的办法来刺激经济的增长。接着从这个角度来谈论问题,我讲一讲我们光大控股是怎么做的。

刚才工商银行的张总从全世界最大的银行这个角度提出了一些他们的举措,动辄是上百亿上千亿。大家知道光大集团很大,我们光大控股是光大集团子公司,设在香港,香港上市,规模跟工商银行不可同日而语。我们这些年来实际上通过一些完全市场化的手段和措施默默做一些基础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赚一些钱,同时也起到一定对经济增长刺激的作用。我今天重点讲基础设施的基金。

大家一听基础设施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互联网听起来那么诱人,也不像熊焰总做的TMT那么激动人心。一听基础设施大家认为傻大黑粗,都是重资产的东西,为什么要做这一块呢?一方面我们觉得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那么投资的期望目标就不能定太高了,投资人期望也应该进入新常态,这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也跟我们国有背景是有密切关系,毕竟我们是国有控股公司,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追求稳健、持续的投资方向,我们基础设施基金也是在这样两个原因的背景下成立起来的。

我们最初成立的时候,刚开始是美元的,这个和澳大利亚投资银行麦格理进行合作,这家机构大家了解的知道号称全世界除政府以外最大私营基础设施投资人,我们和他们一起在中国成立美元基础设施基金。通过境外募集资金投资污水处理、垃圾发电、仓储物流、港口等这类项目,应该说取得很好的收益。

对于美元基金大家可以理解,因为前些年境外对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是有一个期望和预期的,加上人民币一直长期持续升值,美元进入中国有天然动力。现在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做人民币基础设施基金,人民币资产基金是不是能够赚钱呢?这恐怕是大家非常关切一个问题。

大家都知道基础设施这类资产,但是各有各的理解,什么都可能叫基础设施。一个市政路,一个土地整理,都可以说成基础设施,而我们重点投资的是一些核心类基础设施,有一定专营权,或者有一定收费的,商业上有较高价值的这类资产。这里包括交通基础设施、能源、节能减排或者市政这类行业,这些行业通过我们的研究来看,它们和股市是一个负相关的关系。我们看一下美国的华尔街市场和香港市场来看都是负相关的关系。在股市波动情况下,股市低迷的时候受冲击比较小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一些基础设施类上市公司,贝塔系数小于0.5,美国系数是0.2,系统性风险较低,能有效缓冲其他方面投资风险,在资产组合中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所以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有这样一些配置,对分散风险,降低风险有很大好处。

那么怎么样才能保证投资人把钱给我们以后能赚到钱,我觉得这个方面首先你要选择好项目,投得好,这是基础。如果你是通过拼价格拼非市场的因素去拿到项目的话,你将来投资的收益一定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是通过很谨慎的非常严格的评估,然后定出来投资的价格,不跟其他人去拼价格。

除了要投得好,另外还有关键一点你要管得好,这需要十几年做投资的经验。大家知道,现在中国PE机构非常多,但是很多是机会主义型,投资后就等着你上市,上市以后退出坐地分钱。实际经验表明这种办法不行。

这些年来我们做基金有一些高附加值的地方,就是投后管理。如果说我们在市场上有一点地位的话,这是我们很突出的优势。比如光大控股的飞机租赁业务,可能各大银行都有,但他们都是融资租赁,我们是经营租赁,不仅提供资金,将来还要对飞机进行处置,因为最后产权是在你手里。所以这样需要全产业链的能力,必须真是行业专家才能够去做这样的投资。融资租赁相对来说轻松多了,实际上就是提供一个融资,赚一个利差就OK了,其他都不需要管了。这是我们的飞机租赁板块,公司已经在香港上市效果非常好。

还有房地产板块。光大在雷曼兄弟破产之前收购了他的亚洲房地产基金,收购以后经过重组之后,建立自己的特色,我们的目标是,我们要成为房地产开发商懂金融,在金融机构中懂开发的。为此,我们建立了很大的资产管理团队,对我们投的项目和开发商合作的项目,不管债权类还是股权类,开发商做不好我们可以自己操盘,我们已经操盘很多类项目,比如住宅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