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的天使
2014年4月25日 11:16

字号:

  • 增加
  • 减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赵岩/文  

赵岩/文

 

当他苦思如何找到一款同样火爆的社交游戏投资时,一通电话送来无限惊喜。电话中,来人自报家门:“徐老师,我是疯狂猜图的 CEO 曹晓刚,您是我的天使投资人……”后面的话徐小平都不记得了,因为实在是都不重要了。

 

当创新、创业俨然成为人类经济主旋律,全球都在经历“科技替代”带来的根本性变革,一个个行业被颠覆重建,许多竞争趋同再分野。站在创新和创业背后的风险投资界也概莫能外。

天使、VC、PE、投行这些普通人多数弄不清分别的概念,近年更显现出交叉融合竞争的趋势。投在前期的天使和VC差别何在?与其说是资金,不如说是理念差异。

遗忘是人类生存的法则之一,对天使投资人而言,某种意义上,恐怕更成了他们的特质,甚至快乐源泉。

2013年,疯狂猜图的开发团队豪腾嘉科获得启明创投250万美元A轮投资,让真格基金的创始人徐小平艳羡不已,当他苦思如何找到一款同样火爆的社交游戏投资时,一通电话送来无限惊喜。

电话中,来人自报家门,“徐老师,我是疯狂猜图的CEO曹晓刚,您是我的天使投资人……”后面的话徐小平都不记得了,因为实在是都不重要了。

作为新东方创始人之一,功成身退的徐小平创立了真格基金,目前共投资95个项目,其中13个在硅谷。4月17日,他到访硅谷与未名天使创投(Weiming Angel)及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交互中美天使创投经验。

因为天使投资通常在创业项目最早期介入,往往被认为风险最大,被问及投资成功率,他笑称,“100%,因为失败的都被忘了。”

爱忘的天使听似夸张笑谈,其实恰恰概括了天使和VC的理念差异,也是根本分野:一个投资会忘掉,一个忘不掉;一个习惯撒手,一个喜欢插手;所以有人形象地把接受两者投资的差别比成“请保姆,还是请老板”。

在美国硅谷,这个创业者摇篮,传统上形成天使投资早期,VC中、后期风险投资的完整的、流水线式的体系。简言之,天使投资(Angel Investment)第一棒,助力创业好主意;风险投资(Venture Capital)是第二棒,届时,公司已具雏形;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第三棒,一般都是未来2-3年内有极大的希望上市的准上市企业;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ing)大多数时候以上市业务作为基础,是第四棒。

Google(谷歌)仅有创意时,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就得到了天使投资人、斯坦佛大学教授Andy Bechtolsheim提供的10万美元的支票。

同样作为Andy Bechtolsheim爱徒,获得其50万美元天使投资的Alohar公司创始人梁松笑称,其融资的过程中,VC最常问他的问题就是,“梁松啊,我们是给你找个经理人?还是你自己管理公司。”如今,接受了天使投资,由他自己管理的公司已经被国内第一大电子地图提供商高德以4000万美元并购。

在美国,天使投资人往往是成功的创业者或前大公司高管、行业资深人士,他们往往能给创始人带来经验、判断、业界关系和后继投资者。企业发展到上市或购并阶段,风险投资又会提供相应的助力。

未名天使创投的主席李军称,目前天使和A轮VC分野越来越不明显,国内50万美元、100万美元的传统天使项目屡屡看到VC出手。

但是,中国天使投资也出现一些陷阱,包括天使很早就占去创业大股份。创新工场掌门人李开复作为国内首批天使投资人之一,就曾表示这类项目将被其排除出投资标地。

更有人总结出,还存在专门利用创业者知识不足的“鲨鱼型”天使、把创业失败当诈骗起诉的“官司型天使”、试图通过恐吓、威胁和诉讼来赚钱,以及期待24小时传经送宝的“教程式天使”。

天使投资在美国还有个别称叫“3F”,即Family, Friends, Fools(家人、好友、傻瓜),意思就是,要支持创业,首先要靠一群家人、好友和傻瓜!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

国际关系学院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现旅居美国旧金山

邮箱:yanina.zhao@gmail.com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评论

我要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PK沪深300

 投资工具 我的回报 沪深300 成份股
 胜券投资分析 18.73% -1.22% 达实智能,恩华药业»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华医疗» 
 智趣投资 464.51% 136.51% 上汽集团,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长化建,正泰电器» 
对比购买产品